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六章統一戰線

第六章統一戰線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一第六章統一戰線

霍去病跟雲琅學會了很多東西,其中就有不在大庭廣眾之下說比較重要的事情這個行為習慣。

大漢人很多時候都是大嘴巴,在這個缺少資訊的世界裡,想要吸引別人注意,你就要說點別人不知道的。

所以,只要他們知道,哪怕是僅僅知道一星半點都會說的滿世界人都知道。

勛貴們理所當然的成了談資的貢獻者,雲琅則貢獻出來了一出香艷至極的愛情戲。

到現在雲琅都不知道這個消息到底是誰傳出去的,霍去病說是卓姬自己說的,雲琅有些不信,卓姬到底是有學問的女子,不可能這麼無聊的把自己的艷情宣告的滿世界都知道。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平叟這個老混蛋說出去的,一個總喜歡躺在太陽底下遛鳥的淫猥老傢伙為了某些利益,說出去的可能性實在是太大了。

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幾事不密則成害。《易經》裡面的這句話,雲琅覺得就是給大漢人說的。

雲琅說機密事情的時候一般是分場合的。

如果是心中最大的隱秘,就會去始皇陵對裡面死去的陵衛們說。

如果是自己個人的壞心思,則一般只會跟老虎說,說完之後還要囑咐老虎不許說出去。

再次一等的事情能跟霍去病說,不過,到了這個等級,即便是被別人知道了也不會有太大的隱患。

身邊有繡衣使者存在這回事,不但云琅知道,霍去病,曹襄,李敢都知道,只是不能確定是誰。

雖然雲琅用排除法很容易確定誰是繡衣使者,他卻從來沒有刻意的去找過,人家暴露了又如何?

暴露了可能會被招回去,然後再給你弄一個你不認識的繡衣使者過來,後果可能更加的糟糕。

太祖在統一戰線大會上曾經說過一句話——統一戰線就是把我們的朋友搞的多多的,把我們的敵人搞的少少的。

雲琅深以為然,從國家層面上,繡衣使者跟他是站在一個戰壕里的,匈奴人要是打過來了,不會因為他是繡衣使者就會少砍他一刀,還不是要跟大家扭秤一股繩,一起努力的抵抗兇惡的匈奴人?

在這個大環境下,雲琅覺得應該團結那個繡衣使者,集體的力量很容易同化某一個特定的人。

雖然這會讓那個如同告密者一般的繡衣使者感到痛苦,雲琅相信,這種痛苦一定會伴隨那個繡衣使者一生。

四個人躺在溫泉池子里才是說真正機密事情的場合,一般這個時候,老虎都會趴在池子邊上啃骨頭玩。

再一次嘲笑過李敢碩大的傢伙之後,四個人就懶懶的躺在池子里說閑話。

「你覺得有人會把我們說的話告訴陛下嗎?」曹襄的肚子里基本上就存不住話。

雲琅喝一口醪糟笑道:「會的。」

「我們為什麼不找出那個繡衣使者呢?」李敢確定老虎沒有警惕的反應,這才小聲道。

霍去病白了李敢一眼道:「你連大聲說這種話的膽量都沒有,還敢去找?」

雲琅搖頭道:「我一輩子都不想知道我們著一千三百個兄弟中到底誰才是繡衣使者。

有他在,我們的行為以及要求才能最快的傳進陛下的耳朵里,且不擔心有被篡改的危險。

不過啊,在這樣做之前,我們首先要做好一件事,那就是忠君愛國這種話一定要經常掛在嘴上。

雖然我們兄弟四個都不是傻蛋,一個比一個聰慧,在這件事情上,我希望大家能夠表現出十幾歲少年的本來模樣來。

另外,像昨日那種事情一定要少干,一兩次不打緊,次數多了,你覺得陛下會看不穿我們的用意?

總之,不要表現的比陛下聰明,要是誰表現的比陛下還聰明,他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曹襄吧嗒一下嘴巴道:「耶耶天資聰穎,你讓我扮傻瓜這很難啊。」

霍去病瞅了曹襄一眼道:「你現在的樣子就足夠愚蠢了。」

曹襄瞅瞅霍去病,嘆口氣沒說話。

霍去病這兩年變化的太厲害了,連他這個對霍去病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在跟霍去病打交道的時候都能感受到拘束,就不要說羽林軍中別的軍卒了。

「這就是名將的樣子?名將等於不喜歡說話,一說話就能把人噎死?」曹襄不甘心的對雲琅道。

雲琅把麻布巾子弄濕了頂在頭上,無可奈何的道:「從細微處聽驚雷,這本身就是名將的特質,放心吧,我們四個人裡面,最適合成為名將的人就是去病。」

曹襄指指一臉享受的霍去病道:「你看看他的樣子,他居然連客套的意思都沒有。」

雲琅苦笑道:「你母親說了,長袖善舞才是你的特質。」

「你呢?」

「我就是一灘爛泥,丟哪裡都成,放哪裡都不算出類拔萃,卻都能拿來抵擋一陣。」

「你很厲害啊!我不信我母親會這樣說你。」

「她就是這麼說的,還是在我被靠山婦的大屁股壓住的時候說的,還說我要是能一直強硬下去,她還能高看我一眼,偏偏在看似強硬的時候,因為一小點痛苦,就立刻毫無立場的投降。

還說從她認識我的那一天起,就知道我絕對是大漢國之恥!」

李敢瞅瞅忿忿不平的雲琅小聲道:「大漢國之恥不是中行說那個燕地老宦官嗎?」

霍去病冷哼一聲道:「舅母的意思是雲琅千萬不要被匈奴捉去,否則為害更烈。」

雲琅嘆息一聲道:「你們到時候看著辦,反正我是沒膽子自殺的。」

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