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十章事態很嚴重,少年當小心

第十章事態很嚴重,少年當小心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第十章事態很嚴重,少年當小心

因為雲琅堅持的緣故,騎都尉軍中的強弩多過弓箭,甚至很少的一些弓箭,雲琅也不是很贊成繼續存留。

如果不是李敢把自己的長弓視為性命一般愛護,騎都尉軍中早就沒有弓箭這種東西存在了。

弩弓這種東西事實上是一種已經快要發展到極致的武器,戰國策》中韓策記載:「天下強弓勁弩,皆自韓出,溪子、少府、時力、距來,皆射六百步外。」

漢代許慎也說,天下好弩材料中有「溪子」,韓國出的這些弩都很有名。

《荀子》記載,魏武精銳能用十二石弩。此說看似誇張,但云琅就知道大漢軍中就有種叫大黃弩或大黃參連弩的,從一到十石拉力的都有。

最誇張的就是那具被架在戰車上的十二石強弩,雲琅沒見過十二石強弩發射的壯觀模樣。

同樣,無論石的換算單位是什麼標準,十二石弩都是很恐怖的射遠器。

只是九石以上的超級強弩,騎都尉這種三流戰兵沒資格擁有,只有禁衛,以及北軍五校士才能裝備這樣的東西。

雲琅看過一次十二石的強弩之後,就絕了要仿造的心思,因為那東西堪稱是一個戰爭堡壘,是被裝在馬車上的,由六頭牛拉著前行,車上站著八個身高八尺力大無窮的軍校才能控制這架戰爭怪獸。

騎都尉連多餘的戰馬都沒有,根本就沒有什麼財力去支持那種笨重的戰爭堡壘。

也就是看過軍隊裝備之後,雲琅終於明白百姓們為什麼會過得那麼辛苦,他們的勞作所得,全部被皇帝用到軍備上去了。

這或許就是大漢直到滅國,軍力也非常強大的原因所在。

雲琅的鐵臂弩其實就是神臂弩的現代版,雖然沒有十二石大黃弩那麼恐怖的殺傷力,如果能夠抵近到五十步,甲士對於鐵臂弩就沒有什麼抵抗力了。

十二具鐵臂弩就掛在雲琅在軍營的房間里,用油布細心地包裹著,打開之後,一股濃烈的桐油味道就散發了出來,每一具都寒光閃閃的,一看就知道是利器。

「太少了!」霍去病嘆息一聲。

「弩箭更少……」雲琅給霍去病潑涼水。

「我們的人手太少,合格的軍卒也少……」

「那就不要用那麼多人,我以為一百人就夠了,既然你想要去撿便宜,我們就不會跟敵人硬拼,我覺得一百人就足夠了。」

「卧虎地地形複雜,人少不足成事。」

「人多更麻煩,隱蔽這種事還是有辦法的,高出不行,我們就藏在地下。」

「藏哪裡?」

「藏地下,挖坑,人藏坑裡,他們交戰的時候我們不動彈,等非他們交戰完畢了,我們再出來撿拾戰馬,能撿多少就撿多少,不要強求,你也知道,我們的實力是這群爭奪寶貝的勢力中最弱小的一支,能撿點破爛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兄弟,咱們弱小,就要有弱小的覺悟,別高估自己的能力,相信我吧,你最好把這一次出擊當成一次戰場觀摩最好,這對我們將來作戰有莫大的好處。」

霍去病咬著牙道:「看看再說!」

雲琅不放心的道:「我就怕你看的熱血沸騰的自己跳出去給人家當了靶子。」

「我忍的住!」

聽霍去病做出了承諾,雲琅這才放心,又打開柜子指著滿柜子的鐵羽箭道:「放一點暗箭還是可以的。」

霍去病取出一支弩箭拿在手裡掂量一下笑道:「破甲錐?你沒打算給甲士留活路?」

「如果能撿拾一些鐵甲,我覺得也是大收穫,城陽王的寶貝我們不要,那裡一定是戰場最核心的位置,我們就待在戰場外圍,收集跑散的戰馬。」

霍去病緊鎖的眉頭終於鬆開了,輕聲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必須全軍去卧虎地,埋伏在那裡的人只需要百人,挖地道地坑的人手卻不能少。」

「嘿嘿嘿……正合我意。」

曹襄回來了,臉上有一個清晰地掌印,估計他老娘給他印上去的。

「這一次去卧虎地,我一定要親自上戰場,我倒要看看,我要是戰死了,她會不會流一滴眼淚!」

正在吃飯的雲琅跟霍去病對視一眼,雲琅道:「又鬧翻了?」

「鬧翻了,徹底鬧翻了,她說我們有這個念頭就該一個個全掛在房樑上用鞭子抽死,免得她在戰場上找到我們殘缺不全的屍體不好下葬!」

霍去病放下飯碗道:「消息探聽到了沒有?」

「探聽到了,禁軍八校尉裡面的長水校尉,胡騎校尉,越騎校尉都會參戰,我母親說,有這一群胡人在,我們只有被馬踏死的份。」

曹襄憤怒的坐在毯子上,撈過一根雞腿咬的咯吱咯吱的。

雲琅還是第一次聽說大漢軍中竟然有胡人,不由得把目光落在霍去病的身上。

「歸化胡!

從文皇帝時期就已經建立了,以鮮卑,烏桓人為最,最初招攬這些人是為了訓練我大漢騎兵,後來匈奴人數逐漸增多,陛下就組建了胡騎三校尉。

平日里派遣作戰還算得力,也就這麼著了。」

曹襄是一個標準的大漢貴族,大漢人能被他看起的都不多,更不要說這些異族人了。

霍去病對誰參與搶奪已經不太關心了,他只想知道城陽王的部下能否抵抗得住這些如狼似虎的搶奪者。

「我母親沒告訴我關於城陽王他們的事情,只是不允許我們參與,還要我告訴你們,去搶城陽王的珍寶,就等於自尋死路。」

雲琅詫異的問道:「這些話你母親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