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一二六章皮袍下的小人物

第一二六章皮袍下的小人物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第一二六章皮袍下的小人物

當雲琅把日子過得慘無天日的時候,大漢帝國卻迎來了他最強盛的時刻。

半年時間,河套之戰的勝利,終於轉化成了大漢帝國反擊的力量。

漁陽,右北平,漢州,上谷,雲中,雁門乃至整個大漢帝國漫長的北方防線上,匈奴開始撤退了。

河套之戰的失敗,讓那些匈奴貴族們終於明白了一件事,漢人也能深入草原,荒漠,戈壁,也能在這些地方擊敗他們,並且擄走他們的牛羊。

也就是在這一刻,大漢皇帝劉徹在建章宮也敏銳的發現了這個問題,於是,就很自然的發出了「寇可往,我亦可往」的琅琅之音。

也就是在這句話出口之後,大漢帝國將會在長達萬里的北方邊境上,開始醞釀有史以來最龐大,最猛烈的反擊。

整個世界不會因為一兩個人的失意就有所止步,霍去病之所以冒著大雪來到雲氏,就是為了告訴雲琅,個人的一些挫折,委屈不能成為人一生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你來看!

自元朔二年我舅舅突襲河南之地後,匈奴不甘心失敗,先後襲掠代郡、雁門、定襄、上郡等地。

右賢王率騎數攻漢邊郡,併入河南,襲擾朔方郡,殺擄民眾,雖然被邊軍一一擊退,然而,我大漢也損失慘重。

雁門的公孫敖手下八千於騎兵,如今僅剩下不足三千,定襄的張次公,朔方的李沮,上郡的蘇建,也損失慘重,亟待回長安休整。

如今,匈奴人退去了,正是我大漢調整邊防的時候,阿琅,我們敢不敢要一處險隘守衛?

並為將來突襲匈奴做好準備!」

雲琅懷裡的雲音不斷地在父親的腿上跳動,雖然雲琅的頭髮被閨女扯得亂七八糟的,並且還扯下來一些,他依舊沒有什麼感覺,一手護著閨女,一邊看霍去病攤開的軍事地圖。

地圖上有很多不錯的關隘,霍去病卻總是把手指有意無意的點在白登山上。

白登山很有名,就在白登道邊上,大漢初年,大漢朝不堪匈奴侵擾,太祖高皇帝親自率領三十二萬大軍出征匈奴,先在銅輥告捷,後來又乘勝追擊、直至樓煩一帶。

時值寒冬天氣,天降大雪,氣候十分寒冷,漢軍雖然手指被凍掉者十之二三,但見匈奴只有老弱殘兵,比漢軍更加的疲弱,更是獲勝心切,便不顧前哨探軍劉敬的勸解阻攔,直追到白登山,結果中了匈奴誘兵之計。

太祖高皇帝率兵剛到自登,冒頓單于忽然率領四十萬鐵騎伏兵將漢軍團團圍住。

匈奴圍困白登山七天七夜,漢軍斷糧斷水,十分危困。

多虧謀士陳平為劉邦出謀劃策,送重金和美女圖像給冒頓單于之妻闊氏,另外又寫了一封書信,信中說:「如果單于繼續圍困,漢朝則將美女送給單于,到那時候,閥氏之地位就保不住了……」

閾氏受賄後,極力勸說單于撤軍,單于聞聽漢軍增援部隊即將趕到,惟恐對自己不利,只好解圍撤兵。

太祖高皇帝收軍回師廣武之後,對探軍劉敬說:「吾不用公言,以困平城。」

遂重賞陳平和劉敬,並封劉敬為關內侯,號建信侯。為防止匈奴侵擾,命周勃、樊哈率兵二十萬駐守代地。

也就是說,這塊地方非常的適合匈奴大規模騎兵作戰,不適合大漢兵車,步軍作戰,是大漢國真正的傷心地。

每一年,在這裡戰死的漢軍都不下萬人,軍中有哀歌曰:生人不入白登道!

「皇帝不喜歡公孫敖,就派他去鎮守雁門,八千將士死傷超過五千,人人都以為這是對公孫敖的懲罰,為什麼你一定要去更加慘烈的白登山呢?

我聽說那裡的戰事幾乎每日都有,不論是左賢王,還是右賢王還是單于本部,都會把白登山作為練兵之場所,我大漢國也是如此想法。

此地廝殺之慘烈,冠絕天下,還聽說此地白日里都能聽到鬼鳴啾啾。

你一定要帶著大家去白登山嗎?」

霍去病聽雲琅這樣講,就笑著從他懷裡接過雲音,讓這孩子站在他的掌心跳躍,等孩子玩鬧的開心了,才小聲道:「我從不覺得公孫敖去雁門關是一種懲罰,相反,我認為公孫敖去雁門關是臨危受命。

公孫進刺殺我,又被你所殺,此事好像就算過去了,陛下沒有任何問責的意思,更沒有懲罰公孫敖的意思,一個驃騎大將軍的封號下來,公孫敖的氣焰更勝往昔。

白登山,白登山,乃是大漢之恥,當年,太祖高皇帝在白登山戰戰兢兢,一日三驚,唯恐死在白登山,也就在那裡,冒頓單于寫信給呂后,要她前去匈奴侍寢……

此乃奇恥大辱,我欲雪之。」

雲琅見閨女已經在抱著霍去病的脖子往他肩膀上爬,連忙接過孩子把她放在老虎的肚皮上,這才道:「我一般不會立下什麼雄心壯志,很多時候,我只會離有雄心壯志的人遠遠地,免得被那個傢伙爆發出來的傻氣給禍害死。

為什麼這些冒著傻氣的話從你嘴裡說出來,我的心總會噗通噗通的跳個不停呢?」

霍去病大笑,攔著雲琅的脖子道:「因為我們是一類人,一樣的愚蠢。」

雲琅低頭憐愛的瞅著四仰八叉的躺在老虎肚皮上的雲音,緩緩地道:「我以為有了這個孩子之後,我就會變得膽小,變得更加的謹小慎微。

誰知道,有了這個孩子之後,我的膽量卻在無限制的變大,以前的時候,我以為讓我跟一頭野老虎搏鬥是一件永遠都不可能發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