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一五三章萬年老二

第一五三章萬年老二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第一五三章萬年老二

被人仇恨的感覺很奇妙。

雲琅有些興奮,又有些感慨,甚至還有些得意。

不過,他一想到主父偃馬上就要經歷一個破鼓萬人捶的下場,也就得意不起來了。

這是他第一次真正參與到一個已經發生過的歷史事件當中,他非常的想知道,自己的到來到底會不會影響歷史的走向。

這關係到以後能不能救霍去病李敢他們命的大事,雲琅情願站在前面得罪一下失勢的主父偃,試驗一下蝴蝶翅膀煽動的威力。

雖然有撿軟柿子捏的嫌疑,雲琅不怕丟人……因為,無人知曉。

雲氏莊園很快就熱鬧起來了。

雲家的第一廚娘發誓要舉辦一次奢華無比的盛宴來款待前來祝賀的客人,要讓全大漢的人都知道天下美食盡在雲氏。

雲家的僕婦們準備穿上自己最好看的衣服,戴上自己最值錢的首飾向前來祝賀的客人們展現一下雲氏的富足。

雲家的孺子們不論男女都會穿上小巧合身的麻布青衫,準備在迎親的時候一起朗誦《詩經》第一曲《國風,周南,關雎》。

在婚禮結束的時候一起吟唱《詩經》之《有女同車》。

劉二準備親自刻畫儺舞的頭飾,還準備親自帶著雲氏的傷殘甲士上場為主家舞蹈驅邪。

至於,雲氏匠奴,也紛紛停下手裡的活計,預備在雲氏的主樓前面搭建一座高台,供奉雲氏先祖牌位。

長平對待雲琅婚禮的態度,與對待霍去病的婚禮態度完全不同。

她甚至都沒有出席霍去病婚禮,卻在雲琅準備大婚的時候,四處散發英雄帖,召喚她門下的走狗來為雲琅祝福。

阿嬌既然已經插手雲琅婚禮了,於是,大長秋也很忙……

雲琅看到足足有十幾斤重的賓客名單,痛不欲生。

霍去病看完賓客名單之後就把名單交給了一臉悻悻之色的張氏,就在昨日,張氏還在抱怨她的婚禮冷清。

張氏僅僅看了其中的一小卷,就丟下名單,拍著高聳的胸脯對霍去病道:「還好,還好!」

自從母親同意他娶妞妞之後,曹襄的心情就大好,喝著酒懶懶的道:「雲氏成了戰場啊……那一天總有一些人會生不如死的……阿琅,你婚禮的時候,我幫你照顧後院吧?一些不相干的人就不要讓我見了。」

「你是迎賓,去病是儐相,阿敢是知客……」

曹襄吧嗒一下嘴巴道:「你知道的,我這人嘴臭,要是不小心得罪了人,罪名可是會落你身上的。」

「你要是有膽子得罪客人,我沒意見。」

曹襄嘆口氣道:「董仲舒也要來啊……還是專門從淮南趕來的……就這位大爺,就能滅你雲氏滿門啊。

我聽說,這兩年死在這位大爺手上的山門中人,比死在始皇帝手中的山門中人還要多。」

「我就是一個種地的廚子,董仲舒年高德劭的,他難為我做什麼?」

「話不是這麼說的,當年孔丘還誅殺了少正卯呢,學說不同本身就是大罪,比殺他爹娘的罪過還大。」

「你應該知道,我最近一直在研讀儒家經典,我家的孩子們在婚禮上都要以儒家經典作為我婚禮的開場白,哦,這麼說起來,我其實也是儒家弟子。」

「要點臉啊,你西北理工的大名,已經傳遍了長安三輔,你又是敬獻元朔犁,又是發明水車,又是水磨,又是工具,又是改良種子,又是琢磨吃食的,養個蠶,養些雞鴨都比別人強一百倍,傻子都被你調教成專門的禽蛋博士。

再加上哥哥我一個必死之人被你調養了兩年之後就能追逐匈奴八百里,更不要那些被你救下來的傷兵,經他們的嘴,你早就成無所不能的神人了。

在很多地方,你西北理工的名望甚至超越了儒家,儒家的名頭只在士林中響亮。

論到實用,還得數你西北理工!

這時候你突然說自己也是出自儒家門下…………

卧槽啊——你真的要入儒家門下?」

曹襄猛地從地板上坐起來,死死的盯著雲琅。

霍去病大笑道:「內鬥什麼的最討厭了,如果阿琅將西北理工併入儒學,儒學才會真正變得完整。

你以為董仲舒為什麼會不遠千里來上林苑為阿琅賀喜,就因為這老兒知曉西北理工併入儒學之後,會對儒學有什麼樣的幫助,大家都是要實際利益的人,只要方向一致,沒什麼是不能妥協的。」

雲琅大笑道:「諸子百家,百家爭鳴的源頭在哪裡呢?誰都不願意併入其餘學說中,誰都想讓自己的學說成為萬法之源,誰都想要成為開山鼻祖。

好在西北理工我一個人說了算,你也知道,我最討厭當什麼老大了,很多時候,當個萬年老二有壞處嗎?」

曹襄打了一個哆嗦道:「這事應該告訴我娘。」

霍去病笑道:「本就是舅母安排的……」

「這麼說,所有人裡面就我最傻?」

李敢皺著眉頭道:「你比我聰明些,我到現在都沒聽明白你們說的話都是什麼意思。」

雲氏籌辦婚禮籌辦的熱火朝天,陽陵邑裡面卻沒有什麼動靜,這座通都大邑不會因為某一個人的事情就改變原有的步調。

「婚禮應該很熱鬧吧?」

卓姬放下手裡的簡牘問平叟。

「雲氏已經開始殺豬宰羊,收購魚獲,採買各色絲綢,邀請陽陵邑最出名的雜耍伶人……」

卓姬笑道:「應該很熱鬧,我們也該準備禮物了,就讓平沅去吧,我們就不去了。」

平叟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