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萬聖紀 >第九章、追殺

第九章、追殺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仙俠武俠

風,呼呼地吹著,無情地吹著,吹折漫山遍野的野草,吹斷那些落葉掉盡的枯枝。

蕭陌的身軀潛伏在黑暗中,如同一頭隱形的獵豹,躬著身子不斷地前進,專找家族那些黑暗偏僻的地方而行。

所幸他住的地方本就在家族外圍,再加上荒涼偏僻,沒住什麼人。此時又是夜色最為濃重的時侯,所有蕭家人都進入了夢鄉,短時內根本不虞被人發現。

所以很快,他就沿著早已想好的路徑,躍出了蕭家的大牆,然後目光一轉後,不往更容易逃走的北城而去,反而直奔南城。

陽城東南,有一條浩浩湯湯的長河,日夜不休的朝前奔流。這條長河跨越大半個靈州,是整個靈州境界最長,也是最寬闊的河流,所以命名為靈江。

蕭陌出了南城之後,一刻不留,直奔靈江之畔,沒多久就看到一條延綿數千里,不見其邊的巨型河流,自北而來,往東南方向洶湧流去。

深呼一口氣,知道到了最為關健也是最危險的一步。今夜自己能否脫險,就看這一步了。

想到此,他再不猶豫,奔至靈江之畔,目光一轉,落到江畔一塊磨盤大的巨石之上,頓時一個縱步跳了過去,伸手用力地抱起巨石,當胸環抱,然後閉上一口氣,連人帶石猛地「撲通」往大江之中一跳。

隨著一朵醒目的浪花翻起,蕭陌連人帶石,赫然已經被河流沖刷不見。

至此,他所有的痕迹,氣味,都被這條大江沖刷得乾乾淨淨,再也找不到半點。

……

在蕭陌離開沒有多久,蕭執事的身影便奔入了蕭家後院,來到蕭家族長蕭百器所居的房間,把蕭陌身亡的消息告知了蕭百器。

蕭百器聞言之後,來不及處置這名蕭執事,急忙帶人奔至蕭陌所在的偏院。卻見這裡乾乾淨淨,除了地上一灘血漬,蕭陌的身影早已鴻飛冥冥,消失不見,連房間之中的貴重之物也一併帶走。

那名蕭家執事還在奇怪,為什麼蕭陌的屍體會突然不見,莫非被人偷走?

但蕭家族長蕭百器畢竟是見多識廣之人,聯想到之前蕭陌非要他提前預支的天王保心丹,瞬間明白過來,不由一聲冷哼:「好狡猾的小子,倒是小看你了。」

「啪!」

他一掌甩出,重重地打在面前逍遙境五重的蕭執事臉上,那蕭執事一個不慎,便即中招。

甚至即使他有所準備,蕭家族長打他,只怕也不敢躲閃,只能硬受,甚至不敢運起心元相抗。

一位齊物境巔峰的大高手出手,哪怕只是隨意一掌,也重如山嶽。蕭執事臉上,瞬間便出現一個通紅的掌印,清晰可見,掌印邊緣,甚至滲出血跡。

只見他聲音轉冷,寒聲道:「立即吩咐暗隊小組出動,四面八方尋找,如果找不回蕭陌,你也就不用回來了!」

蕭執事被這一掌打得完全懵了,半晌才明白自己是上了蕭陌的當。

他根本沒有死亡,只是用自殘的假象來調離自己,暗中卻用自己之前交付他的天王保心丹保住一命。

若非他下得了狠心,真的用的是自殘的手段,憑自己逍遙境五重的實力一定能發現異常,結果不但被騙,更是情急之下忘了他還擁有天王保心丹這等異品,這才中招。

只怕自己剛一走,他就已經重新「復活」,然後趁機逃走。

「該死!」

他不敢恨重重打了他一耳光的蕭家族長,卻恨起了為保命而走的蕭陌,讓自己無端受罰,心中頓時生起無邊的憤怒,聽到蕭家族長之聲,立即點頭道:「是,保證完成任務。」

說完,身形一轉,便欲離開,去家族後院召集暗組,追殺蕭陌。

暗組是蕭家成立的一支神秘小隊,專門負責各種見不得光的生意,也是蕭家族長手中所掌握的最強大的力量。

暗組成員每一個,都是逍遙境三重以上,幾名小隊長更是達到逍遙境五重,甚至六重,和他這名蕭家執事相當。

而暗組的大隊長,更是達到齊物境一重,遠遠不是他能比。

有暗組出動,他相信,一個入定四重的小子,能跑到哪裡去,還不是手到擒來,到時看怎麼折磨他。

就在這名蕭執事轉身之時,蕭家族長蕭百器眼神一陣明滅,忽然又道:「且慢……」

蕭執事不解,但仍然下意識地身形一頓,回過頭來。

蕭百器擺了擺手道:「另外,立即向外傳出風聲,說是蕭陌使用陰謀詭計,在遇龍嶺偷襲了白家二子白心秋,已被我們查出證據,畏罪潛逃,通告白家同樣派人追捕。」

蕭執事聞言,恍然大悟,知道這是要先坐實蕭陌的罪行了。

不管他真逃走還是沒有逃走,這下是有嘴也說不清了。而且白家知道是蕭陌暗殺了他們的二公子之後,也肯定也會派遣族中強者前往追殺,這下真正是萬無一失,還怕他蕭陌有三頭六臂,能逃脫過蕭白兩家頂級高手的追殺不成?

蕭執事精神大振,一臉振奮,點頭應是,隨即再不猶豫,奔出蕭陌所在的偏院,不多時,便召集了一隊身穿黑色衣服,衣服上綉著一隻只白色蝙蝠的暗組精銳成員,直接朝著城外追去。

沒過多久,城內另一座底邸中,白家的精英小隊,血組成員,也在一名身穿血色長袍的中年人帶領下,奔出底邸,朝著蕭陌逃離的方向疾追而去。

「殺蕭陌,懲兇手,以報少爺隕命之仇!」

「報仇!」

「報仇!」

……

蕭陌並不知道自己離開後,因他逃離,陽城四大世家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