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萬聖紀 >第十一章、完整心竅

第十一章、完整心竅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仙俠武俠

雖然因為處於深度修鍊,物我兩忘中,蕭陌暫時還不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怎樣的異變,但是,修鍊之時那種酣暢淋漓的感覺,卻與原來的遲緩滯塞截然不同,讓他感覺到了異樣。

「這是?」

懷揣著遲疑,驚慮不定的心情,蕭陌繼續修鍊,只要沒出什麼大問題,這般變化總是好的。

隨著入定大道歌的不斷運轉,蕭陌的呼息再一次變得遲緩,若有若無,意識抽離,六感漸失。

而且這一次,十分古怪的,以前修鍊時經常會出現的一些繁雜的情緒,患得患失的心情,全部消失不見,蕭陌的心變得前所未有的平靜,如同一面鑒照萬物的古鏡。

他身上放射出隱隱的光華,這光華如一層白色的紗衣,將他包裹,清晰透明,有如水晶。

蕭陌的身軀端坐其中,身如琉璃,六塵不染,充滿著一種清凈出塵的聖潔味道。

他再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心臟部位,「看到了」那裡有一個細小的淡銀色孔竅,鑲嵌在心臟最下方。平常的時候就是這裡堵塞住,阻止了裡面心元之力的流出,使蕭陌久久不能修鍊。

但現在,這一次卻截然不同。

當他運轉入定大道歌,想嘗試著從金色湖水中牽引出一部份的心元之力的時候,那金色湖水竟然瞬間沸騰,隨即所有的金色湖水如受到引召,前撲後繼地朝著淡銀色竅穴撲了過來。

一道浩然渾厚,充滿神秘感的金色湖水,穿過了淡銀竅穴,進入蕭陌的四肢百骸,瞬間化為淡淡的金色心元,不住地在蕭陌體內四處流轉,帶來一種酣然舒適的感覺。

蕭陌的身軀瞬間變得滾燙,經脈中有了氣感,如同枯木逢春,也隨之染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

當蕭陌再一次運轉入定大道歌的功法時,這些金色的心元之力,便沿著特殊的軌跡,路線,在蕭陌體內快速地移動著,流經四肢百脈,最後匯聚於蕭陌的丹田部位。

心元進入丹田,如同倦鳥還巢,遊子歸家,一個個露出喜悅歡呼的氣息,在蕭陌丹田中蹦跳打鬧,如同頑皮的孩子一樣四處亂竄。

不過隨著越來越多的心元之力湧入,蕭陌的丹田也猛地亮了起來,成為一片金色。

眾多的心元之力匯聚成一團,最後竟然凝聚成一個拇指般大小的金色氣團。

「這是,心元氣團的雛形?」

蕭陌不由大喜過望,完全沒有料到能有如此變化,這可是以往想都不敢想的奇蹟。

他心神一陣激動,瞬間就從入定的狀態中解除了出來,剛才那種神奇的感覺消失不見,所有心元之力也隨之潰散,重新還於經脈。

不過他卻一點也不覺得失望。

因為心神內視,再次觀察自己丹田的部位,那裡依舊有一團小小的金色氣團在不斷地旋轉。雖然比起剛才規模要小了許多,顏色也淡了許多,但畢竟真實存在。

而且隨著金色氣團的不斷旋轉,即使他沒有再修鍊,也能慢慢牽引動經脈中的一絲絲游離的心元之力,繼續匯入丹田部位,從而使這枚心元氣團不斷地壯大。

「我,這……我真的不是在做夢?」

蕭陌用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下一刻,他嘶牙咧嘴地跳了起來,頭顱碰到洞穴之頂,一聲痛呼。但跌落下來之後,卻依舊滿臉喜色,毫無頭顱被洞穴撞到的痛感。

畢竟,對於經歷了那麼漫長和艱難修鍊之路的蕭陌而言,能有什麼比發現自己居然在入定四層時就擁有心元氣團更加驚喜?

心修九境,並不包含入定。

入定境不過是心修之士的基礎奠基之路,講求的主要是寧心凝神,棄妄絕思,從而能達到一種深沉的寧寂修鍊狀態。

唯有在這種修鍊狀態下,才有可能更好地踏入修鍊之門。

所以,入定境並不能凝鍊心元,更不要說形成心元氣團了,那是逍遙境三重才有的能力。

逍遙一重,心元初聚;逍遙二重,周天循環;逍遙三重,心元匯丹田,氣丹初形成。

達到逍遙境三重以上,在陽城那種小地方,就足以稱得上一個小高手了。

至於逍遙境四重,五重,自然有更加劇烈的變化。不過那些,都不是現在的蕭陌所能奢望的。

反之,能在入定境四層時,便先後擁有了逍遙境一重心元初聚,逍遙境三重心元氣團等種種異相,這些都是蕭陌平時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以前他也修鍊得很刻苦,很努力,但是從來沒有這種神乎其神的進展。

今天這是怎麼了?似乎從藏心閣得到那隻黑色木魚開始,自己的命運便開始發生轉變。

「對了,黑色小木魚!」

想到此,蕭陌心中一動,急忙伸手往自己袖子中一摸,然而令他大驚失色的一幕發生了,他只感覺袖子中空空蕩蕩,竟然什麼也沒有,那隻黑色小木魚已經不翼而飛。

「啊,這是?」

蕭陌的心一時間有些慌亂了。他已經略微猜測到那隻黑色小木魚有些不同凡晌,還把它看成是自己命運的轉折點……怎能就此失蹤?

然而,無論他如何在自己身上四處翻找搜尋,甚至把從家中帶出來的一切隨身物品都給翻了出來,衣服匕首都扔在石地上,但就是不見那隻黑色小木魚的蹤影。

「怎麼會,莫非是我被浸泡在江水中時,因為昏迷被水流沖走了?」

蕭陌一時猜測不到原委,所以只能這樣懷疑,心底充滿著一種強烈的失落和不甘,還有遣憾。

什麼東西不沖走,偏偏把這件他最看重的異寶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