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萬聖紀 >第十七章、一朝暴富

第十七章、一朝暴富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仙俠武俠

進入天獸齋之中,內部的空間竟然出奇的闊大,各種物品分門別類,分在不同的櫃檯進行收購和售賣,而且很多人身邊都有一名專門的侍女招待,可以想見此天獸齋的東家是多麼財大氣粗。

光只這第一層,隨處可見的待女就不下二三十人,如果再加上二樓和三樓,光平時接待人的各級侍女便有近百之多,不要說還有各個櫃檯之後的掌柜,以及收購物資那邊的當鑒。

所謂掌柜,便是負責一處櫃檯中各式貨物的售賣;而當鑒,則是鑒別,定品,出價的收貨人。

蕭陌此來,自然不是為了買什麼東西的,而是出售凶獸材料和那些靈草,換取錢財,以供應他日後在這海城的一切用度,所以直接略過各處售賣貨物的櫃檯,直往東北角一處小門中走了進去。

「公子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

就在這時,一名青衣侍女剛好接待完一名顧客,見蕭陌進來,雖然看出他衣著並不怎麼樣,可不知為何,目光落到蕭陌那淡然平靜的面容上,她卻心中一動,主動放棄了左面走進來的一位錦衣中年,反而直朝蕭陌身前走來。

「出售一些物品。」

蕭陌對此並不熟悉,有人主動詢問自然最好,所以也不諱言。

青衣少女臉上一喜,恭恭敬敬地伸出一隻手道:「請隨我來!」

「好,有勞。」

兩人一前一後,進入一個密閉的小房間,大廳中,那兩名跟進來的猥瑣中年頓時呆住了。

左邊一個尖嘴猴腮的紅衣人問道:「大哥,他進去了,怎麼辦?」

右邊那被他稱之為「大哥」的黑衣人瞪目道:「你問我,我問誰去,還能有什麼辦法,在這等著吧,他總要出來的……」

「是是是,大哥英明。」

紅衣小弟不住拍馬屁,兩人徘徊在蕭陌兩人進入的密室門口,不時抬眼朝里張望,就是不離開。

大廳中,另一名青衣侍女目光偶然一瞥,似乎看出兩人的不對,走了過來,微微一笑欠身問道:「兩位,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呃,這……」

兩人不提防一位年輕貌美的少女忽然走到身邊,被她的話嚇了一跳,其中那名紅衣小弟開口道:「沒,沒什麼……我們在等人而已,對,等人!」

說到最後,胸膛一挺,氣勢十足。

青衣侍女面色不改,笑道:「等人,不知是等什麼人,小鈴去幫二位叫下?」

「啊,這……」

紅衣小弟呆住了,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還好他的大哥還算有點急智,急忙一拉他的衣袖,隨即向青衣侍女陪笑道:「我小弟胡言亂語,姑娘勿怪,我們就進來隨意看看而已,這就走,這就走……」

說完,拉住他的小弟,直接把他往門外拖,離開了天獸齋。

青衣侍女看著他們的背影,一聲冷哼,不過也沒有多說什麼,徑自去招呼另外的客人去了。

……

天獸齋外。

紅衣小弟一臉不滿地打開大哥的手:「大哥你拉我幹什麼,不是說好了在那裡等他出來的嗎?」

他大哥一臉恨鐵不成鋼地表情,猛地拍了一下他的腦袋:「你豬啊,沒看人家在趕我們走嗎,不出來等著挨打?反正在裡面在外面一樣等,不愁他不出來!」

「也是,也是,大哥英明。那小子背包里明顯有不少好東西,而且又是外來的,做完這一票,我們就發達了,半年都不用愁沒有吃喝了。」

「看你這德行,沒一點志氣!」

他小弟被他打罵,卻一點不生氣,依舊訕訕地笑著,然後兩人就蹲在大門口,兩對眼睛賊溜溜地盯著天獸齋的大門,等待蕭陌出來的時刻。

而天獸齋內的蕭陌,對此卻一無所知,在跟那名青衣少女進了內里的一間房間後,青衣少女說一聲稍等,沒片刻,便請了一位鬚髮皆白的老爺子過來。

青衣少女向蕭陌微微一躬身,解釋道:「這便是我們天獸齋的三位鑒定大師之一,顧風濂顧大師,本次就由他來負責為您鑒定物品,確定價格,如有異議,可以隨時提出,取消交易或另尋買家。」

「有什麼東西,便拿出來吧!」

那位一身青色衣袍的顧風濂大師目光微微瞥了蕭陌一眼,隨即仰頭淡淡道,顯然並沒有把這個一身窮酸,普通的布衣少年放在眼中。

對於他的倨傲,蕭陌也不以為意,他是來賣東西的,又不是交朋友的,只要對方給的價格公道,交易爽快,他才不管對方是誰。

所以他點了點頭,一揮手,便將自己在叢林狩獵中獲得的那些凶獸材料和低階藥草全部取了出來,一鼓腦擺放在面前的鑒定台上。

那位青袍顧風濂大師,雖然態度倨傲,但做起事來還是很利索的。

他掏出一個鑒靈鏡,在蕭陌取出的那些材料上只微微掃了一下,很快便得出結果,不以為然地報道:「一星低階凶獸,荊棘野豬的完整毛皮一張,價值二十五銅晶,野豬獠牙兩隻,價值十八銅晶,一星低階凶獸地火土狼的狼皮一張,價值二十六銅晶,狼牙兩隻,價值二十二銅晶……灰階低級靈草赤火靈草兩株,價值三十四銅晶,灰階中級靈草靈霧陀羅一株,價值八十六銅晶……」

點了點,他開口道:「一共五百六十一銅晶,願意東西就留下,自去前台支取費用,不願意就離開,帶著你的這些貨物一起走。」

蕭陌笑了笑,知道他是嫌這些東西太普通,一位鑒定大師看不上這些普通物品也是情有可原,就是蕭陌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