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萬聖紀 >第八十二章、回返學宮

第八十二章、回返學宮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仙俠武俠

不過,十年冰魄就已經如此艱難,這還是蕭陌有了萬花生返訣這等逆天之術才有的成就,百年冰魄想必更為困難。

蕭陌這次進步如此之快,原因無非是他在冰魄心經境界還低的時候,就能使用冰湖寒氣這等強大外部寒氣來煅煉自己,才有如此成就。但想將十年冰魄晉陞為百年冰魄,困難程度將提升十倍不止。

甚至,不止如此,即使在十年冰魄這個境界上,想提升一個小境界,都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需要吸納更多寒氣,再花上大量時間的磨練,才有可能。

不過不管如何,這一次出外試練,總算是圓滿完成自己的目標,接下來,就是回返學宮,參加接下來的傳功堂第二次授課了。

唯一可惜,就是這段時間他一直沉浸在修鍊之中,在冰湖之底從未離開,也沒有時間去獵殺凶獸和尋找靈草,如此一來,他這後半個月基本沒有任何收穫,對於功勛值的賺取也就停止下來,這一趟進山,賺取的財富並不算多。

不過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對於蕭陌來說,修鍊和賺錢二者只能取其一,能獲得如此成就,已經足夠滿足。至於賺錢,那是下一個月才要思考的事情。

而且,這次蕭陌並不是一無所獲,就前幾日獲得的幾株灰階靈草,以及那頭二星中階變異凶獸風刃霜狼,便價值不扉了,這裡,的確不需再留戀了。

想到此,蕭陌再不猶豫,仰天一聲長嘯,身形一縱,衝風冒雪,朝著靈武山脈外疾行而去。

兩日後,蕭陌重新出現在靈武山脈外圍,而山腳下,那龐大到一望無際的龐大學宮,已赫然在目。

「不知道青葯那個丫頭怎麼樣了?」

蕭陌心中暗暗地想道,心中竟然莫名的有了一絲急切,腳步更急,抖落一身風雪,朝至道學宮外院疾馳而去。

不過一個時辰,蕭陌就再次回到至道學宮外門,拿出身份令牌一划,頓時,前方的白色光幕就驀的一顫,隨即,分開一道細小的光門。

蕭陌身形一動,整個人便再次回到至道學宮之中了。

穿過漢白玉長階,山頂大門,蕭陌幾個繞拐,就回到自己至道學宮的學舍所在地,不斷地看到有一些新晉外院弟子在進出,都是自己同一屆進入的,蕭陌難免有幾分親切。

即使離宮不過一月,但對於他而言,卻彷彿天長地久,這至道學宮,已經成為他身體的一部份,血肉靈魂的一部份,離宮再短,都有一種恍然如夢的感覺。

「不過好在,我終於回來了。」

蕭陌沒有先回自己的甲三學舍,而是身形一轉,朝著乙二學舍走去。

他記得余青葯居住的,好像是乙二學舍七號房,所以他就向著乙字學舍的第二間院落走去。

這還是他第一次來到外院女弟子們居住的學舍,雖然並沒有覺得有些什麼不對,但還是不由放輕了腳步,彷彿到此,連風都變得有些不同,比甲三學舍的風輕柔些,清香些……

這是一種奇怪的想法,但蕭陌,不由自主就這樣做了。可能,即便是他,第二次踏足女弟子居住的學舍,還是有一些不適應,和奇怪的感覺吧。

所幸,大部份弟子,應該都在自己的房屋中修鍊,蕭陌一路順利地來到乙二學舍面前,並沒有遇到幾個人,即使偶爾看到一個女弟子從自己的院落出來,也只是打量了一眼,便即偏過頭去。

顯然,至道學宮之中,雖然學舍分為了甲天地等差別,男女弟子各自分開,但並不禁止串門。畢竟,有些時候,有些男女弟子最後會成為一個團隊的成員,偶爾需要集合在一起商量事情,串門在所難免,甚至成為情侶,居住在一起的,也不是沒有。

蕭陌這才發現,可能是自己多想了,不上無奈地笑笑。

來到乙二學舍,蕭陌一眼便看到了緊閉的七號房門,他也沒有猶豫,跟余青葯之間,早已超越了萍水相逢的友誼,而變得有些不同。

似親情,非親情,當然,更不會是愛情。

可能,只是看到這樣一個女孩子,見到其柔弱無助的一面,激起了蕭陌的保護欲,有一絲憐惜吧。

走上前,敲了敲門,裡面開始是靜寂的,毫無人聲,蕭陌有些著急,更有些奇怪,莫非,余青葯出門去了,並不在門內?

他有些猶豫,是就此離去,過兩天再來,還是在此等一段時間,說不定她一會就會回來。

然而,他又敏銳地感覺到不對,余青葯在他的心目中,是一個十分乖巧柔順的女孩,在這外院中,舉目無親,除了自己,更沒有一個認識的對象。

憑她羞澀的性子,若沒有什麼要事,基本不會隨意外出,這個時候,她應該正在房間中努力修鍊才是。

想到此,蕭陌不由有些急切了。

他再次抬手,重重地在門上敲了幾下。這一下,門內終於傳來一個細微,甚至有些斷續的聲音:「門外……是哪位師姐?」

「咳……咳……」

隱隱的,蕭陌還聽到了裡面傳出的咳嗽之聲,極是低弱,痛楚。

聽到這聲音,蕭陌哪裡還不確認的確就是余青葯,而且她的身體肯定出現了大的問題,不然不會如此。想到此,他再也顧不得男女之防,直接運勁,伸手用力一推。

「咔!」

灌注了心元力的一掌,直接將余青葯所居的木門推開,裡面的木栓直接震斷,蕭陌身形一縱,整個人就直接飄進房中,頓時就看到,房間內一股濃重的草藥味,窗戶緊閉,而最里側的木床上,一床厚被,包裹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