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萬聖紀 >第一百章、量功殿

第一百章、量功殿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仙俠武俠

「你求我呀,求我,說不定我大發慈悲,就允許別人與你組隊,甚至親自把你加入神劍小隊,一生享用不盡。」蕭神劍的聲音帶著森森冷意,卻說出詭異莫明的話語。

「哼!」

蕭陌冷哼一聲,知道這是蕭神劍的計策,想亂他心神,根本不上當。

他知道,一旦他真的跪下來求他,別說加入他的神劍小隊,到時候等待他的,只怕是蕭神劍的瘋狂大笑,以及更深的*。

他聲音變得冰冷,說道:「你把這些告訴我,不怕我全說出去,讓你千夫所指,萬人唾罵,白家與你不死不休嗎?」

「說出去?呵,你盡可以一試!」

蕭神劍冷冷一笑:「我既然敢告訴你,就不怕你說出去。現在你我有仇,已經舉世皆知,你的話,誰肯相信,我只要說是你的報復之語,你看世人是信你,還是信我?」

「再說——」

他說到這裡,頓了一頓,看著蕭陌,如同在看著一具死人:「就算你真的全說出去,世人相信了,又能奈我如何?現在,我是至道學宮副山長的弟子,整個靈州,能動我者,有幾人?別說一個小小的陽城白家,就算是靈武白家,沒有確切的證據,也不能拿我如何!」

聽到這裡,蕭陌默然。

他知道,對方說的是真的,身為至道學宮副山長之一,秘術殿殿主『維摩居士』葉摩訶的親傳弟子,陽城白家就算知道他是真正的兇手,也不敢拿他如何,就像他現在只是一個至道學宮的普通外院弟子,蕭白兩家的追殺令,到了這裡,就像完全失效一樣。

這就是差距。

有身份有地位,和沒身份沒地位的差距。

至道學宮,是靈州四大學宮之首,也是所有勢力之首,不管是另外三大學宮,或是其他九姓世家,都要甘附驥尾,沒有任何一方勢力能與之相提並論。

如果把整個靈州,比喻成上古帝國,至道學宮,就是帝國的皇室,至道學宮的山長,就是皇帝,那副山長,就是王侯,蕭神劍,就是王侯親傳,等同子孫……

哪怕他們犯了錯,除非通敵叛國,否則都沒有幾個人能治得了他們,這就是王侯的特權,也是所有人熱衷於權力的原因。

更重要的是,蕭神劍跟蕭陌說的這些,全部只有他一人聽到,即使蕭陌說出去,也沒有人相信,反過來,蕭神劍可能反咬他一口,說他是誣告,到時候,蕭神劍還沒有如何,可能『維摩居士』葉摩訶就不可能放過他。

知道逞這些口舌之利毫無作用,最終,蕭陌只是冷冷看了蕭神劍一眼,道:「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讓開吧,我有要事,如果你不敢在這裡殺我,就不要擋道!」

「你……」

蕭神劍沒有想到,他向蕭陌說出這麼多秘密,蕭陌反而冷靜了下來,他看著蕭陌,最終冷冷一笑:「也好,在學宮之中,我的確不敢對你如何,不過除非你永遠不出學宮,否則……嘿嘿……」

說到這裡,他嘿嘿一笑,故意想看蕭陌害怕的神色。

然而,蕭陌神色平靜,根本懶得理他,直接邁開大步,朝前撞去,欲要離開。

蕭神劍見狀,不得不讓開去路,臉色一冷,望著蕭陌的背影,冷冷道:「別囂張,蕭陌,據說,這山上的凶獸可是窮凶極惡,有時候吃掉一兩個學宮弟子,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希望你上山時,多看看腳下的路,不然,夜黑風高,可能遇鬼啊!」

「不勞你操心,告辭!」

蕭陌頭也不回,手一甩,再也懶得理會這個心理變態之人,向著學宮深處,漸漸消失不見。

而原地,蕭神劍望著他離開的背影,眼神森冷,喃喃道:「雖為同族,但你在我眼中,無異於豬狗,屠豬殺狗,又算得多大的事?蕭陌,是你不識抬舉的,既然如此,我必要你在這學宮之中混不下去!」

說到這裡,他冷冷一笑,也不再多看,直接回到傳功堂,面色一變,又是一臉溫和儒雅之態,引人追捧。

……

蕭神劍的出現,的確讓蕭陌心中生出莫大的漣漪,不過他知道,目前來講,他並沒有什麼好的解決辦法,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了。

既然無法阻止,就只能萬事小心,而且,蕭神劍想殺他,他又何嘗不想殺了蕭神劍。蕭神劍把靈武山脈當成蕭陌的葬身之地,蕭陌又何嘗不能反過來,把靈武山脈,當成蕭神劍的葬身之地?

「只是,想要做成這種事情,一是必須有一個周密的計劃,二是必須有足夠的實力。這些我現在都不具備,還是得努力提升實力才是緊要。」

想到此,蕭陌的心更加緊迫,他加快腳步,幾個轉折之後,終於離開了外院的範圍,順著一條通天大道,進入到內院。

至道學宮的外院內院,只是範圍區域的的差別,並沒有規定,內院弟子,就不能出現在外院,外院弟子,亦不能出現在內院。

當然,內院弟子從內院來到外院,沒有什麼規定,畢竟是從高到低,並無禁忌;但外院弟子想進入內院,還是有一定要求的,有些地方,屬於禁地,非內院弟子不能進入,比如五大秘境。

但像量功殿,珍瓏殿,這些面向至道學宮所有弟子開放的公共建築,卻是並無條件,即使是外院弟子,持有身份令牌,也能隨意進出的。

蕭陌來到的,首先就是六殿之一的量功殿。

至道學宮的量功殿,建立在靈武山脈腳下,通體墨綠色,背山而建,門口有一片巨大的廣場,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