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萬聖紀 >第一百零八章、再進靈武山,上

第一百零八章、再進靈武山,上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仙俠武俠

「蕭大哥……」

余青葯滿臉激動與興奮地望著蕭陌,眼淚不由模糊了眼眶。

她一邊,是感激蕭陌本來不過與她陌路相逢,結果卻待她如親如故,辛苦為其尋找解決之法;而第二,則是激動蕭陌竟然真的找到了,雖然這座奇怪的大陣,並沒有徹底治好她的病症,但她卻明顯感覺得到,身體的負擔在減輕,昔日折磨自己的病魔,也真的退去了三分。

或許這種方法,真的有效,也才是真正治療自己的方式。

只是讓她奇怪的是,為什麼這次,蕭陌不像她的父親爺爺,只是不斷的給他吃藥問診,而是用一塊怪異的紅色石頭,在地上畫出一幅圖案,產生大量金光,就對自己的病症產生了作用。

「這是什麼?」

終於,她不由輕輕問出聲,聲音中難掩激動與好奇。

此時,蕭陌看到九陽石陣真的有用,自然也不由為之大喜,感覺到余青葯狀態的恢復,他心中的一顆大石頭也為之落地,於是輕鬆下來,來到余青葯床邊。

至於要說為什麼對余青葯這麼好,一個原因恐怕就是因為,兩人如今都是孤單一人,蕭陌被家族拋棄,要當替罪羊推出去,連最親的家族都如此,只覺舉世皆孤,天下皆敵;而余青葯父母雙亡,現在唯一倖存的爺爺也離她遠去,一個天藥商會又不斷派人追殺她,同樣滿目無親,內心倉惶,這樣兩人遇在一起,註定蕭陌不願失去這唯一的蔚籍。

「此為九陽石陣……」

接下來,蕭陌將自己進入藏書閣,搜尋病理書籍,結果發現一無所得,但意外看到一本命理書籍,卻看到相關的記載,於是深入下去,查到這種九陽石陣的事情,告訴了余青葯。

「啊,竟然不是病,而是什麼命格嗎?九陰命?」

余青葯一時不敢置信,臉上出現凄楚的神色,喃喃道:「原來是我命該如此,如果上天真的想讓青葯不治而夭,青葯也不強求。」

然而,蕭陌卻阻止了她,開口道:「青葯,你別以為這九陰命很苦,很悲,恰恰相反,這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極品命格,十分稀有。」

見余青葯一時愕然,露出不信的表情看向他,不明白如此痛苦,如此絕望的命格,為什麼在蕭陌口中,卻成了極品命格,稀有命格。

只聽蕭陌開口道:「原本我是不相信命格這種東西的,但現在,要述說九陰命,便姑且信之吧!按照命理書中記載,世命格,以八字而論,分為『年干,年支』、『月干,月支』、『日干,日支』、『時干,時支』等,共八個干支所組成,正好是八個字。」

「每一個組合稱為『柱』,所以有『年柱』、『月柱』、『日柱』、『時柱』之稱,此就為四柱。」

「凡人命格,時柱或有變化,大多參差不齊,有陰有陽,陰陽互補,如同嬰兒長大,身體之中吸滿雜氣,但九陽命格和九陰命格,則不然。」

「這兩種命格,一者生就赤陽之相,內火虛旺,年幼時筋強骨壯,健壯如牛,但別看幼時強壯,如果不及時救治,九歲之時就會喪命,因為凡人身軀,承受不住如此龐大陽氣,九歲陽氣積累到頂點,承壓不住,爆體而亡。」

「另一種命格,九陰命格,正是你之體質,全身屬陰,則表現為多災多難,身體虛弱,同樣是九歲有一大劫,若沒有救治之法,必然無幸。」

「但這兩種命格,卻是千萬人中難覓其一,想想凡人要麼三陰五陽,要麼四陰四陽,再不濟也二陰六陽,或二陽六陰,即使一陰七陽都算少見,全部屬陰或全部屬陽,多麼難得?這種人,一旦成長起來,修鍊相應的功法,不但不會早夭,相反,成長率非常驚人,最後活下來的,無一不是萬中難得一見的巔峰強者。曾經,三千五百年前,就有一位頂尖強者,是九陽命格,最後,他成為一位帝王境強者,人稱九陽武帝,只差一步,就能踏入天道境界,觸摸天道,擁有進軍聖人之位的資格。」

「不過,想要得到那樣的功法,也不容易,需要極大的機緣,九陽武帝就是得到了一卷適合他的純陽秘笈,才練就赫赫修為,我想,如果能得到一卷至陰奇功,你的病症,不但不會成為你修鍊途中的阻礙,反而會一帆風順,進境速度遠超常人,修鍊到常人無法想像的恐怖境界。」

「到時候,估計就不是我領先你,而是在後面,只能看你一騎絕塵,遠遠無法望之項背了。」

「啊,還有這種事?」

聽完蕭陌的敘說,余青葯兩眼圓睜,滿是不可置信,但最終,還是相信了蕭陌的話,眼睛中不由露出一絲光芒:「是這樣嗎?九陰命,世所罕有,不但不是災厄,反而是機緣!」

「只是……」

眼中光亮出現不久,她又黯淡下來:「世上九陽九陰命者總有出現,但最終能有大成就者,也就一個九陽武帝,又有誰,能挺過九歲大限,最終得到機緣,修得神功呢,那至陰功法,肯定也有極大要求,哪是那麼容易得到,我……」

蕭陌說出九陰命的好處,其實是想激起余青葯的求生之欲,其實,如果她自己都沒有求生慾望,那即使他再努力,也沒有什麼辦法,但如果她自己就有極強的求生慾望,那救治起來,就要好辦許多。

本來,都看到余青葯眼中燃燒的希望光焰,但卻被功法打倒,蕭陌不得不再次安慰道:「青葯,你要知道,天之擇賢,必降其苦難,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一點困難又算什麼?」

「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