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萬聖紀 >第一百一十六章、再斬一人

第一百一十六章、再斬一人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仙俠武俠

不過,雖然心中已有足夠的信心,但蕭陌卻不會大意。

所謂獅子博兔,亦用全力,更何況,現在的局面,蕭陌還不是獅子,而是那隻兔子呢。想做到反殺對方,就必須保持足夠的冷靜,思考出萬全的計策。

蕭陌能擊殺郭海,全因偷襲,一擊必殺,這才成功。

在剛才那種局面下,郭海全無準備,也沒運起防禦心元技,肉身防禦也就和一個普通人一樣,別說他只是一個逍遙境四重,就是逍遙境五重,乃至逍遙境六重七重高手,都逃不過隕命的下場,但現在可不同了。

現在蕭陌是正面和唐文濱相對,兩人實力的差距,兵器的壓制,都成了致命的問題,由不得蕭陌不小心。

「殺!」

唐文濱率先出手,他不怕打不過蕭陌,恰恰相反,現在他只想早點將蕭陌解決,免得藍無心,納蘭蛛等人聽到動靜趕來此地,到時候,即使他們成功將蕭陌擊殺,功勞也不是他的了,肯定要分出一大半,甚至極有可能最後什麼也沒有。

所以他反而比蕭陌更著急了起來,兵甲劍經運轉,頓時,一聲嗆然龍吟,一柄金黃色古劍出現在他腦後上方,隨著他伸手一指,金黃古劍散為點點金芒,盡數融入到他手中的寒鐵長劍上來。

那黃級兵器寒鐵長劍之上,頓時也覆蓋上一層金光,顯得更加威武不凡了。

唐文濱長劍一抖,劍身頓時筆直,然後劍尖輕晃,如靈蛇探腦,疾刺而來。

蕭陌眼睛一眯,知道厲害,不敢硬接,腳步急退,同時冰魄心經全力催動,周身頓時覆蓋一層淡淡的冰霜,蕭陌左手握劍,右手一指點出,指尖之上,藍光閃爍,寒氣四溢。

虛級上品心元技,冰玄指!

「呵,雕蟲小技,也敢在唐某身前賣弄!」

一聲冷笑,唐文濱劍尖改刺為削,寒鐵長劍如秋波臨水,直向蕭陌的手指削來,竟然想要先廢去他一指,破了他的冰玄指再說。

蕭陌不得已,收指再退,然而,唐文濱連續兩式,盡佔上風,豈肯放過如此大好機會,自然乘勝追擊。

只見他足步一頓,腳下竟然瀰漫起一層淡淡的青光,速度一下加快三成,劍尖再抖,恢復直刺,眨眼就到了蕭陌胸前,眼看一劍就能將他直接貫穿,釘死在地。

「虛級上品身法,青萍步!」

蕭陌眼神一變,認出來歷,綜上所見,這唐文濱半月前在傳功堂上選擇的兩本心元技,顯然一本是劍法,另一本就是這門步法青萍步了。

不過這本來就是大多數外院弟子的首選,要麼攻擊加身法,要麼防禦加輔助,要麼治療加爆發,蕭陌亦是如此,一本攻擊,一本身法,只不過,選擇的具體秘笈不一樣而已。

但現在,他卻感受到了這種選擇的恐怖之處。

唐文濱修鍊的兵甲劍經,本來是加成劍類攻擊威力的,所以他優先選擇一門劍法,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而要將一門劍法在實戰中發揮出最大威力,有一門與之相匹配的步法至關重要,所以他第二門心元技選的青萍步,正是恰到好處。

這樣一來,他速度夠快,劍法夠強,對上蕭陌,完全是呈碾壓之勢,蕭陌只有退避之功,毫無還手之力。

危急之間,蕭陌毫不猶豫,手中的青鐵劍一陣亂舞,化為一道光幕,擋在他面前。

他雖然沒學過劍法,但基本的劍法動作卻是難不倒他的。

然而,叮叮叮叮叮……

一連串急驟的亂響過後,蕭陌腳步急退,低頭一看,只見自己手中這花五十功勛鐵幣購買來的凡級兵器青鐵劍,已經徹底成了一把破爛,劍身之上坑坑窪窪,到處都是缺口,上半截更是直接被對方手中的黃級兵器削掉一截,掉進雪堆之中不見,顯然是再無任何用處了。

「嘶!」

蕭陌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眼神微凜。

在此之前,他雖然知道心聖大陸的兵器若是等階相差過大,威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但也沒有想到,只是區區一柄黃級低階武器,與尋常鐵劍相比就相差到如此程度。

這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

難怪青鐵劍只是凡級兵器,而唐文濱手中的那柄寒霜長劍卻能位列黃級低階,入沒入級果然是不一樣的。

「呸」了一聲,蕭陌眼神冰冷,一甩手就將手中那半截斷劍扔了出去,他右腳滑後半步,身軀微躬,知道真正的戰鬥要來臨了,左手食指在唐文濱面前勾了勾道:「再來!」

「不知死活!」

看到蕭陌手中的青鐵劍三下五除二就被他的寒鐵劍削成一堆廢渣,唐文濱哈哈大笑,看到蕭陌挑釁的動作忍不住一聲冷笑,當即青萍步再次展開,足下聚攏一團青光,一下讓他速度暴漲,手一揮,掌心中的寒鐵劍再次綻放萬千寒芒,朝蕭陌全身上下疾刺而來。

剛才你有兵器可以擋住,現在,你連兵器都沒了,看你如何擋我的寒鐵劍!

而此時此刻,蕭陌的心頭一片通明,他乾脆地閉上了眼睛,任靈魂感知力彷彿潮水般蔓延開去,世界似乎在他的天地中慢了下來,唐文濱揮舞的劍花也變得遲緩清晰。

「唰!」

蕭陌腳步一動,整個人陡地消失不見,原地只見一道炫目的極光閃過,下一刻,一道冰藍的手指直接越過了萬千劍影,點在了唐文濱的咽喉。

「嘩!」

世界恢復,雪花再次紛紛揚揚落下,而唐文濱揮劍的手卻已定格。

他一雙死魚般的眼睛,死死地盯著蕭陌,滿臉震驚,疑惑,不甘,還有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