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萬聖紀 >第一百四十二章、黃級秘寶爆血球

第一百四十二章、黃級秘寶爆血球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仙俠武俠

夜幕降臨,山地上燃燒起篝火,撿來的乾柴在地上燒得「噼啪……」作響,上面一隻剛打來的麋鹿正散發著金黃色的光澤,被串在一支木棍上不斷炙烤。

隨著蕭陌手腕一翻,木棍轉動,鹿身上就不斷有金黃的油脂滴落下來,打進火堆中,「呲……」的一聲過後,便是青煙一縷,數十點火星綻放。

黃衣女子坐在另一邊,明黃的火光照耀著她的臉龐,雖被一層薄紗遮擋,依舊覺得人美如玉,美不勝收。

她笑眯眯地看著蕭陌在那裡忙活,很快,一整隻麋鹿都被烤好,蕭陌再在上面細心地灑上一層鹽巴和香料,這才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柄小刀,切開一大塊金黃的鹿肉,遞了上去。

「嗯。」

黃衣女子接過,低頭聞了幾下,不由笑道:「好香,看來本師姐今天有口福了,謝了,師弟!」

說完,她微微欣起面紗一角,將串好的鹿肉放到嘴邊,小口小口地咬了起來。

蕭陌見狀,在一旁獃獃看著,雖然黃衣女子並沒有把整隻面紗摘下,只露出那一小角,但蕭陌仍看得到她下巴處那絕美的圓弧,以及白玉一般的脖頸,在火光下顯得分外閃耀。

直到黃衣女子似乎發現他在偷偷看她,嗔怪地朝蕭陌斜視過來一眼,稍稍轉身,背過身後,蕭陌這才看不到她吃東西的樣子,不由尷尬一笑,也切開一塊庇肉,自己大快朵頤起來。

片刻後,兩人都填飽肚子,又去漆邊洗盡手上的油污後,這才重新坐回火邊,蕭陌看著那黃衣女子,幾次開口,都欲言又止。

黃衣女子從袖中掏出一塊紗巾,擦了擦嘴角剛凈面留下的水珠,這才轉過頭來,笑看向蕭陌:「師弟有什麼想問的,那就問吧!」

蕭陌聞言,這才鼓起勇氣,好奇地問道:「師姐真的,也是出自我至道學宮,的內院弟子嗎?」

「這還有假?」

見蕭陌似乎還是有些不太相信自己,黃衣女子也不生氣,微微一笑,一揮手,一隻金黃色的內院弟子令牌便出現在她掌中,上面用一根紅色的絲線串著,掛在她指間微微搖晃。

雖然顏色不同,但蕭陌相是一眼認得出來,那令牌上就是至道學宮的標誌,顯然,這就是和他所有的外院弟子令牌不一樣的內院弟子令了,黃衣女子並未說謊。

確認了對方的身份,蕭陌瞬間覺得輕鬆起來,其實早在之前他就相信了黃衣女子的話,不然也不會看到她有一股熟悉感,只不過還是不敢相信有這麼巧,能在這流沙荒漠相遇,並且被她救了而已。

所以此時看到令牌,他才再也不疑其他,連忙起身向黃衣女子鞠躬道:「多謝師姐救命之恩,蕭陌沒齒難忘。大恩大德銘記於心,日後便有所命,絕不推辭!」

「是么,這麼客氣?」

黃衣女子看著蕭陌拘緊的模樣,不由笑了起來,將令牌收起,搖了搖手道:「好啦,都是一個學宮,小師弟不必如此,這是我應該做的。倒是你剛才說你叫什麼,蕭陌?」

蕭陌急忙點頭道:「是的,風蕭蕭的蕭,陌路人的陌。」

黃衣女子聞言,搖了搖頭道:「這個詞用的不好,風蕭蕭聽起來怪凄涼的,但還勉強可以接受,但陌路人就讓人聽得很不舒服了,不如改一改?」

蕭陌不過隨口一說,讓黃衣女子好清楚明白的知道是哪兩個字,說出口的時候其實並沒有想那麼多,聞言一回味,還的確是,不由奇道:「那改成什麼?」

黃衣女子皺眉想了想,忽然道:「有了,不如改成風雨蕭蕭的蕭,阡陌紅塵的陌吧,這樣聽起來就順耳多了。」

「嗯。」

蕭陌聞言,仔細回味了一下,還的確是,雖然只改了幾字,但整體聽起來,總算是上面好多了。他不由一笑,道:「多謝師姐。」

「呵呵,跟我這麼客氣幹什麼?對了,你是怎麼惹上那個禹炎的?」

黃衣女子笑了一下,忽然想起什麼,又問道。

「你是指那個雪笠金衣人吧……」

蕭陌一怔,隨即反應了過來:「我也沒有得罪他,不過在一家店鋪賣點藥草,剛好遇上他在出售一枚血色圓球,我好奇就將它買了下來,不知道怎麼就被他給知道,還一路追了下來,幸虧有師姐嚇退了他,不然後果不堪想像。」

「血色圓球?爆血球吧!」

黃衣女子聞言,恍然大悟:「難怪,估計是他從哪裡得到的,剛好要買什麼貴重的東西,所以就將其當了出去,只不過被你恰巧買到,他看到居然有不花錢收回的機會,所以就銜尾追了下來,算你倒霉。」

「對了。」

聽到此處,蕭陌瞬間反應過來,手一揮,就從儲物袋中取出那枚在那家店鋪購買來的那枚血色圓球,遞到黃衣女子面前:「師姐可知道這血色圓球到底是什麼東西,我聽你們都說這叫『爆血球』,但在此之前,我真沒有聽說過這名字。」

黃衣女子見狀,伸手將其接了過來,放到眼前打量了幾眼,隨即遞還給蕭陌,道:「不怪你不知道,沒有一定經驗閱歷,不知道這東西很正常。你還是趕緊收起來吧,別放在眼前亂晃,這東西可是很要命的!」

「啊……」

蕭陌一驚,拿著那血色圓球的手不由一顫,差點失手將其跌落在地上,他急忙握緊,將其小心翼翼收入儲物袋中,這才一臉不解地道:「求師姐解惑。」

黃衣女子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道:「也真是奇了怪了,你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居然也敢隨意往回買,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