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萬聖紀 >第一百五十六章、冰魄心經大成

第一百五十六章、冰魄心經大成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仙俠武俠

蕭陌被無罪釋放了。

不但如此,因為此事算是鬧了一個烏龍,蕭陌既然確認無罪,顯然就是被冤枉了。

雖然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蕭神劍,他也因此受到懲罰,但懺心殿也有偏聽則暗之嫌,所以那位金衣鏡主特許了蕭陌一個特權,只要他有需要,可以隨時來到這懺心殿的深處,一處參心悟玄之地,『煉心室』修鍊一月。

煉心室,顧名思議,就是一處至道學宮一些頂級強者,平時磨練心境的地方,也有人在此修鍊秘術,事半功倍,但沒有一定實力和地位,是根本不得資格進入的。

蕭陌倒是沒想到,進了一次懺心殿,還有這樣一個意外之喜。

他知道,申請懺心之問的是蕭神劍,跟這位金衣鏡主沒有多少關係,懺心殿或許也有少許害群之馬,但肯定也有大部份是置身事外,沒有必要把他們都恨上。

所以聽到金衣鏡主的話後,蕭陌十分痛快的接了下來,並沒有猶豫或怨憤之心。

接過一塊黑色的煉心室准入令牌,蕭陌離開了懺心殿,這一次,他沒有通過那天地倒懸的奇異場景,而是直接通過一條小路,回到外界。

這條小路,應該是懺心殿內部人員離開的通道,方便省時許多,不然每次都要走上小半個時辰,才能到達大門口,是個人都受不了。

不過因為是第一次來,蕭陌卻略有些遺憾,他原本還以為,可以再看一次那天地倒懸的奇異場景呢……

那場景對於司空見慣的懺心殿成員來說,不值一提,但對於第一次見到的蕭陌來說,卻足夠新奇與別緻,他在其中隱隱能感悟到某些不同尋常的東西。

不過想到自己手中還有一塊煉心室准入令牌,只要他願意,他還是能隨時再來一次這懺心殿,蕭陌也就收起心情,身形一動,飄然離去。

……

一個時辰之後,蕭陌安然返回甲三學舍,回到自己的屋室。

將房門關上,盤膝坐在榻上,蕭陌這才有空,仔細考量今日此事的得失。

毫無疑問,今日之事是蕭陌考慮不周,沒有計算到蕭神劍居然敢冒大不韙,妄圖用懺心之問來對付自己,當他被召喚到懺心殿,準備接受懺心之問的審迅時,並沒有做好萬全的準備。

這是他的缺失,當然,也是因為他之前對至道學宮的一些重要秘地,缺乏足夠了解的原因。

這是眼界不夠,也是地位沒到,不過,也有蕭陌並未重視對至道學宮一些資訊的收集,才導致今日之危。

不然,像最後他從湛若水口中聽到『懺心之問』四字,便能通過各種方法,從別人口中套出答案。不是做不到,只是沒有想到,或不願去做而已。

但經此一事,蕭陌將成熟許多,明白哪些事需要提前預備,哪些事可以緩以圖之。

可以說,蕭神劍此舉,讓蕭陌徹底明白,心修界並不是一個安定詳和的盛世樂園,這裡充斥著陰謀,算計,殺伐,危機……

一個不慎,可能就是身死魂滅的下場。

既然如此,若想在這至道學宮立足,自己就必須比以往更加小心,謹慎。

不過,今日此事,也不是沒有一點收穫,甚至可以說是收穫很大,因禍得福。

首先,就是蕭陌徹底洗脫了與外院五名弟子,納蘭蛛,歐元青,藍無心等的死亡關係,從今之後,即使別人再懷疑,也不敢在此事上攻擊蕭陌一分一毫。

這就是懺心殿的威力。

本來,蕭陌還擔心可能被人懷疑,但經過懺心之問的查證,一旦確認無謊,就像經過官方鑒定過的東西一樣,擁有巨大的公信力。

根本沒人會相信,蕭陌一名逍遙境中期弟子能在天心寶鏡的照射下說謊,這樣一來,納蘭蛛,藍無心等人的死亡就已有了定論,是被千年寒螭所殺,與蕭陌無關。..

所以,此事已經鐵案,即使日後蕭神劍不甘,再想翻案,都不可能,因為他繞不過懺心殿這一關。

蕭陌擊殺郭海,唐文濱兩名外院弟子,又設計害死納蘭蛛,歐元青,藍無心等三名外院弟子,並將他們身上東西搜羅一空,已算塵埃落定,再無後患。

另外,就是蕭陌沒有想到,黑色木魚居然有規避懺心之問的能力,這可是一個了不起的發現。

之前,蕭陌已經知道黑色木魚不同凡晌,但也從來沒有想過,它居然可以幫助蕭陌掙脫天心寶鏡的心神禁錮之力,從而脫罪。

可以說,這個發現,意義重大。

要知道,天心寶鏡那可是玄級頂階秘寶,黑色木魚既然能打破其禁錮,那豈不是說,黑色木魚的等級,說不定比天心寶鏡還要高?

只要想到此,蕭陌便不禁心中一陣狂喜。

玄級頂階秘寶上面是什麼,不用問,那是地級……

地級,整個至道學宮都沒有幾件,而至道學宮,可是靈州第一勢力,換成其他學宮,世家,甚至一件都沒有。

不過,蕭陌也知道,此事有點不靠譜,地級秘寶,那有多重要,可想而知,即使至道學宮發現了,也會不惜一切代價去獲取。

這是比大部份心蘊魂果還珍貴的東西,或許黑色木魚只是剛好擁有某種解開心神禁錮的能力,並非品階很高,超過天心寶鏡,這也有可能。

不過,不管如何,這總是又一重發現,等於蕭陌又發現了這黑色木魚的另一重能力。

繼提升資質,增加心竅,強化靈魂感知力之後,它居然有掙脫心神禁錮之能,這豈不是說,從此以後,蕭陌再也不懼怕至道學宮的懺心之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