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萬聖紀 >第一百七十七章、殺入百強,下

第一百七十七章、殺入百強,下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仙俠武俠

藺晨風作為小擂台榜排位前三十的存在,聽到名字後身形一縱,彷彿一隻白鶴般翩然而起,躍上擂台。

這身姿配合他一身白衣,長劍懸背,劍穗迎風,飄逸若仙。

雖不及『冷公子』米寒光那般俊美,但自有一股出塵的氣質,而且更加溫和,沒有『冷公子』米寒光那般冰冷孤傲,同樣迎來了一大群女子的歡呼聲,擂台下喊著『晨風晨風』二字的少女不知多少。

而他的對手就在遜色多了,這名名叫『石修傑』的男弟子粗眉大目,手長腳長,修為倒也不錯,擁有逍遙境六重中段的實力。

可惜,他的實力還是遠遠及不上逍遙境六重後期的藺晨風,其他方面也相距甚遠,雖然勉強上了擂台,與其一戰,但結果不出意料,僅僅走了七八招,石修傑便敗下陣來,藺晨風勝!

第三場,『鐵拳』湯九對一名名叫風靈靈的年輕女子,蕭陌終於看到了『鐵拳』湯九的風姿,他一拳一拳重如泰山,如巨錘砸落,一步踏下,地面都要震三震。

如此重拳,直砸得對面那名身材嬌弱的白衣少女不斷退避,只有招架之功全無還手之力,臉上全是惶急與委屈的神色。

七八招後,白衣少女終究一個閃避不及,被他一拳砸中左臂,當下便聽到「咔」的一聲脆響,明顯是小臂骨折了。

在擂台下一群「禽獸」、「死變態」、「不懂憐香惜玉」、「注孤生」的叫罵聲中,那名白衣少女「哇」的一聲哭著跑下了擂台,只剩鐵塔一般的『鐵拳』湯九站在擂台上,迎接的卻不是眾人讚賞羨慕的目光,而是殺人一般的注視。

偏偏『鐵拳』湯九毫無所覺,依舊一臉得意洋洋,還舉起雙臂朝擂台下眾人示意了一下,當即就迎來一片的破石頭,臭襪子,甚至還有一柄小飛劍……

不過這些都被他輕鬆躲過去了,擂台旁邊那名藍衣執事一臉複雜的表情看過來,朝他揚了揚手,道:「鐵拳湯九,勝。」

說完,這名藍衣執事就轉過身去,不忍再看了。

『鐵拳』湯九跳下擂台,四周的眾人如避瘟神,紛紛空出一大片距離,正好他落的地方離蕭陌不遠,看到這一幕蕭陌不禁哭笑不得。

小擂台榜前列的人,一向是被大家崇拜敬畏的對象,如『冷公子』米寒光和『白衣秋光』藺晨風,上場迎接的就是眾人一片的歡呼。

而像『鐵拳』湯九這種,明明排名還在『白衣秋光』藺晨風之上,上台之後卻人人喊打,一片叫罵的,估計也沒有兩個。

也不知道是他的腦子真的缺根筋還是故意如此,以另一種方式嘩眾取寵,博取眾人關注。

不過這些都不關蕭陌的事,因為接下來再進行一場,就輪到他與舒奇勝的比試了。

「第四場,高楓對慕藍山……」

隨著擂台上裁判的聲音,又有兩人應聲躍上擂台,有聲有色的對戰了起來。

這一次上台的兩人竟然實力相當,在擂台上打得難分難解,精彩異常,和前三場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不過以蕭陌的眼力還是看得出,兩人中以那名氣質溫和,如一個文弱書生般模樣的慕藍山明顯要更強上一些,不出意料,最後應該是他獲得勝利。

不過,就在他津津有味的觀戰時,驀的,卻有一名白衣青年從人群另一端找了過來,他湊到蕭陌身邊,低聲道:「蕭兄弟,可否讓舒某一局,只要舒某進入前百,三蟲三花丹的事情就一筆勾銷,我另外再補償你三萬功勛,如何?」

「嗯?」

蕭陌看過去,卻赫然發現,這突然擠過來,向他秘密傳話的,不是別人,正是他下一場的對手,『三趾靈貓』舒奇勝。

『三趾靈貓』就是舒奇勝的綽號,說的是他身法靈動,有如狸貓一般,變幻莫測,雖然不是什麼非常頂品的身法心元技,但也絕對不俗,而且境界不低。

不過,讓我故意認輸?

蕭陌好笑地看著對方,奇道:「我真不知道是誰給你的自信?明知不敵,就想用一點功勛讓我主動退出嗎?還過往不計,一筆勾銷,再補三萬功勛,嘖嘖,真是好大的手筆!」

聽出蕭陌語氣中的嘲諷和不屑,舒奇勝臉色變得極為難看,道:「你……你不要太過份,要知道,就算你有逍遙境六重巔峰的修為,最多也就進入前三十,但進前三十,並沒有額外的獎勵,只有前百名的一萬功勛,一部虛級上品心元技。」

「虛級上品心元技遲早淘汰,尤其是對你這種修為高的弟子作用並不大,完全沒有獲取的必要,以它交換兩萬功勛,你並不吃虧。」

蕭陌淡淡地道:「誰說我的目標只是小擂台榜前三十了?如果我告訴你,我的目標是前十,你拿得出相應的物品嗎?拿得出我就跟你交易!」

舒奇勝:「……」

他盯著蕭陌,眼神徹底冷了下來:「蕭陌,別以為我怕你,就你,還想進小擂台榜前十,做你的春秋大夢吧!你以為前十是那麼好進的,現在與我交易,你還能賺一點,真進了前百,有你好受的!」

蕭陌瞥了一眼,淡淡道:「呵呵,我不受威脅,要麼,你拿出與前十等級相匹配的物品,要不然,就從哪裡來,再從哪裡圓潤的離開吧,我們等下擂台上見!」

「你……」

舒奇勝恨恨看了蕭陌一眼,心中恨意如山高如海深。

說起來,他之所以來找蕭陌,其實因為心中惶恐不安,他是小擂台榜前百的弟子,這才有被裘奇文那種頂級天才看中的機會,但如果他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