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萬聖紀 >第二百一十四章、內院五怪

第二百一十四章、內院五怪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仙俠武俠

看著面前的黃衣少女,蕭陌這一次是真的感受到了她的提攜之情,忍不住面容嚴肅,莊重一拜:「多謝師姐提點之恩!」

湛若水這一番話看似簡單,卻給自己指明了一條康庄大道,雖然現在並無實際的用處,但卻比之當初送給自己一粒五陽補天丹時作用還大。

更重要的是,對方關於齊物境的理解,這都是每一個人的不傳之密,現在卻這樣輕易的傳給自己,雖然不明白湛若水為何獨對自己如此垂青,但蕭陌心中仍是盛滿感激。

「師弟客氣了。」

見狀,湛若水不以為意,揮袖微微一拂,蕭陌只覺一股龐然大力籠罩而來,自身竟然沒有半分反抗之力,彎下的身軀再被扶得坐直。

只此一拂,盡見功力。

蕭陌至此,方知自己與齊物境高手之間的差距在哪裡,很顯然,在湛若水面前,自己這個外人眼中的逍遙境七重巔峰高手,實在是不堪一擊。

不過,想到自己不過內院中的一介新人,而湛若水卻是內院弟子榜排名第一,甚至已經超出內院的範疇,隨時都有可能成為核心弟子的存在了,蕭陌也就不以為意。

在通往大道的路上,有人先行,有人後遇,甚至路還會有分岔,但最後殊途同歸,只有自己肯努力,總有追趕上的一天。

湛若水一拂之後,緩緩站起,離開琴案,招呼蕭陌到一旁的茶几旁坐下,一番熟練的洗茶動作後,她先給蕭陌倒上一杯,再給自己倒上一杯,輕輕抿了一口,這才繼續說道:「師弟有沒有奇怪,為何我們在逍遙境的時候,依舊執著於功法,秘技,心元兵,秘寶這些東西,卻並不如聖人所言,心外無物,世間一切力量,都是從心而出?」

蕭陌聞言,微微一怔。

這個問題他還真未曾想過,而且也想不明白。

是啊,既然一切力量是從心而出,為何現在,大家仍在追求那些外物,所謂功法,秘技,心元兵,秘寶……哪一樣不是元氣時代遺留的產物,雖然現在有所改變,但體系還是相同的。

蕭陌好像並沒有看到,多少跟「心」有關的東西。

湛若水見狀,微微一笑,說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沒想過,而且想不明白,不過也正常,因為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境界還沒到罷了!」

沉吟了一下,她繼續說道:「心修之路,以人為本,萬物從心而出,這是根本大道,永遠不會改變。」

「只不過想踏上這條路,很難,非常難,所以前人才結合元氣時代遺留的體系,開發出了心元功法,心元技,心元兵,心元秘寶等等此類……這一切的功用,只不過是作為一個過渡,輔助每一名心修,真正踏上心修之路的開始。」

「只有到了齊物境,掌控心念之後,才算是一名真正的心境修士。心靈境界越高,最後功法,秘技,心元兵,秘寶等等此類……作用會越來越小,甚至徹底失去一切地位。」

「心修九境,逍遙境為基礎,是築基期,齊物境才為真正入門,是心修的開始,養生境則涉及到一部份的天地大道,但也以內養為主,而到了人間境,則一切大大相同!」

「所以人間境,是心修世界一處非常大的分水齡,唯有踏入人間境,才是心修世界真正的高手。」

「萬丈紅塵,人情歷練,心臟發生巨大變化,真正開發出屬於『心』的力量,這才是人間境。一念花開,一念花敗,一念天光破曉,一念黑暗降世,那時候拼的,就是對心靈力量的掌控程度,以及對天道法則的領悟多寡……」

「功法,秘技,心元兵,秘寶等等這些外物的力量,都將削弱到極致,甚至全然無用,更多依靠的,是自己從天地法則中,領悟出的心靈神通,當然,一些十分強大的功法,秘寶還會保留,不在此列。」

「啊!」

蕭陌聽到此,不由震驚地睜大了眼睛。

他踏上心修之路,一直以為逍遙境就是心修入門,現在才知道,原來逍遙境,也不過是心修的築基基礎而已,真正踏上心修之門的開始,竟然是齊物境。

世人不說,讓別人誤以為逍遙境就是心修第一層,估計是怕所有人畏難而退,所以給了他們一個似是而非的台階吧。

等他們真正要踏上齊物時,才告訴他們,對不起,你還徘徊在門外,真正的大門,得你跨過了這個境界才能看見。

齊物境,心念初生,養生境,內養本身,人間境,需經世情百態,人情歷練,遊走紅塵萬丈而不隕落迷茫其中,才能真正看見本心的一縷光明。..

從此明悟天地法則,掌握心靈神通,那才是真正的頂級高手。

所以,傳說中強大的心修之士,可以一念動搖天上的日月星辰,一念世界滋生,一念萬物毀滅,這都是真的了?

而想達到這一步,毫無疑問,那需要把心靈力量修鍊到一種震古爍今,神靈自生的境界吧!

對於目前的蕭陌來說,他現在連大門都沒進,那種頂級境界,他也只能仰望。

今日湛若水的話,是真正的給他打開了心修的大門,以前他雖然也走在這條路上,但毫無疑問,還是只能跟著前人的腳步走,卻不知道前方,到底具體是什麼模樣,也沒有一個具體的參照,一片漆黑。

而現在,湛若水等於就給蕭陌指明了方向,漆黑中出現光明,如同迷途的羔羊終於找到了回家的路。

蕭陌這一次沒有言謝,因為知道僅僅一個「謝」字,已經不足以表達他對湛若水的感激。雖然這些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