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萬聖紀 >第二百七十四章、風紀堂

第二百七十四章、風紀堂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仙俠武俠

一身灰衣的李淺妝身後,還分立著兩名身穿黑衣勁裝的少女,一左一右,俱是面容冷漠,氣度森然。

在她們衣襟下方,紋著一個白色的風字,一筆一划,如刀劍崢嶸,看之便覺膽寒,不用問,這個標記,代表著至道學宮七堂六殿之一,而且是最讓所有至道學宮弟子敬畏的一堂,『風紀堂』。

既然連兩名隨從都是風紀堂之人,那李淺妝不用多說,肯定也加入了風紀堂,而且明顯地位不低。

畢竟,她的師傅,可是至道學宮風紀堂堂主,七大副山主之一。作為風紀堂堂主宿英縱的親傳弟子,李淺妝也會加入風紀堂,並很快嶄露頭角,也就不言而喻了。

見到三人,蕭陌不由心中暗暗一嘆,立即明白,過了這些天,用爆血球擊殺井千星,羿鴻雪等人的事,終於發了。

李淺妝既然來了,就代表事情已經敗露,風紀堂開始就此事進行關注,接下來,就看至道學宮到底已經掌握多少,和掌握情報之後,又該如何宣判和處罰自己兩人了。

另外,蕭陌心中還有另一重好奇,當初在那場爆炸中,蕭陌可以確定,以井千星,羿鴻雪等人的實力,絕對難逃一死。

可五人之中,實力最高,同時手段也最多的蕭神劍,到底在那場爆炸中炸沒炸死,他卻並不確定。

如果死了,毫無疑問,自己兩人的處罰必將更大;但如果沒死,那反而更加麻煩。畢竟,此人不死,可是一大禍害。

只看他自從在外院傳功堂遇見自己之後的所作所為,無一不是針對自己,無論是從傳功堂的排擠,還是成立個什麼神劍小隊進山追殺蕭陌,抑或冒險啟動什麼懺心之問,再在冰湖溶洞率領井千里,羿鴻雪等四人,親自追殺自己,等等……

種種種種,無不揭露,此人是亡自己之心不死,如果不把他消滅,自己遲早要死在對方手上。

所以,對他的存在,蕭陌也是恨之入骨,如果能有機會致他於死地,蕭陌絕不會有任何留手。

原本,這仇恨,或許會怪罪到主動要求自己做替罪羊的蕭家家主蕭百器身上,蕭神劍只是導致他被選作替罪羊的主因,卻不是他本人所為。

但現在,隨著蕭神劍對自己的打壓行動一次比一次激烈,蕭陌與蕭神劍的矛盾徹底激化,蕭百器蕭陌當然依舊是恨的,但這蕭神劍,卻超越蕭百器,成為了他暫時的頭號大敵。

冰湖溶洞一戰,自己兩大底牌都被他消耗光了,如果下一次再遇上,自己還有什麼手段,應對他的攻擊?

所以,蕭陌既希望他死,又不願擔上擊殺秘術殿殿主親傳弟子的罪名,一時頭大不已。

不過他相信,不管蕭神劍死沒死,既然風紀堂的人已經出現了,那就代表,蕭神劍的存亡已經出現結果,接下來,就該是揭曉答案的時候到了。

所以,他直接走了上去,並不退避。

該來的總會到來,對這一幕,他早有預料,因此並不意外,當事情真的發生的時候,也就沒有什麼好退避的了,直接勇敢面對便是。

只是蕭陌沒有想到,此事發酵的時間會那麼長,而且剛好會在自己認證完一品煉丹師的身份之後,而且還是當著鍾離丹師的面,此事是好是壞,卻一時難以言說了。

而鍾離丹師既然在旁,理應不會讓他們就這麼當面被風紀堂帶走,只可惜,如果是普通的事情,以鍾離丹師的身份地位,估計可以直接壓制下來。

但他卻不知,死的人,卻是他的四名學徒弟子,如果知道,還會不會包疵蕭陌,左秀桐兩人,卻是說不準的事了。

蕭陌眼神微眯,就那樣淡然從容的,終於走至李淺妝等三人面前,雙方在青楓院前相對而立。

見到蕭陌與鍾離丹師到來,絕色少女李淺妝目光微動,終於有了動作。

她主動邁步,來到蕭陌與鍾離丹之前,表情並未如同其他風紀堂成員那般高傲,而是先對蕭陌身旁的鐘離丹師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打了個招呼,這才轉過身來,面向蕭陌,冷冷地說道:「蕭陌,有人控告你以一次性大威力秘寶,轟殺同學宮四名內院弟子,現在跟我們走吧,這是風紀堂的傳喚令牌!」

說完,她手一揮,掌心中出現一塊淡銀色的令牌,令牌背面,雕琢著繁複古老的花紋,而正面,則是一個篆刻的『風』字,代表了風紀堂的威嚴。

見到此令牌,蕭陌更是心中篤定,此事非同小可,不然都用不到風紀堂主的親傳弟子出馬。

既然連李淺妝都出現了,代表這件事情,已經鬧到了風紀堂上面,誰想壓都壓不住,接下來等待自己的,只怕不是什麼好消息吧。

不過,對於此事,蕭陌心中早有腹稿,所以並不驚懼,挺胸走前一步,來到李淺妝身前,微微一笑道:「好,蕭陌這就隨你而去。」

然而,蕭陌答應得爽快,一直站在他身邊,甚至剛剛還跟他一起去煉丹堂辦理一品煉丹師認證的鐘離丹師,卻不由猛的身形一閃,攔在了蕭陌面前,說道:「且慢,我這徒兒到底犯了什麼事了,還請風紀堂明言!」

說到這裡,他冷哼一聲,說道:「什麼大威力秘寶,四名內院弟子,一派胡言,我這弟子一向安份,不像會做這種事的人,你們是不是搞錯什麼了?別還沒等弄清楚就來抓人。」

李淺妝雙目一閃,倒是沒想到鍾離丹師會為蕭陌出頭。

不過她並不動怒,而是就事論事,沉聲道:「鍾離前輩,我敬你是學宮中的長輩,但是蕭陌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