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萬聖紀 >第三百二十四章、離開

第三百二十四章、離開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仙俠武俠

「這是?」

手握著這塊奇特的紫金銅片,蕭陌一臉疑惑,腦海中思緒電閃,在思考著它的來歷。

陡然,他想到一種可能,心情一下子不由激動起來。

這塊紫金銅片如此特殊,莫非是『血屍』陰九連身上之物,甚至,就跟他心心念念,一心想得到的九元爆脈術有關。

只是如果真是如此,似乎又有點說不通。

因為,若這塊紫金銅片,真是『血屍』陰九連身上之物,那在他被秘術殿殿主葉摩訶帶頭抓捕到手時,不可能沒搜到。

只看他現在似乎連儲物袋都沒有,一名養生境存在,甚至也沒有其他半點寶物遺留下來,便可見當初,他被抓時,被清理得有多乾淨。

除非……

這塊紫金銅片,是對方搜到後,又根本看不上,所以還給陰九連的?

又或者,此物是因為被陰九連藏得極為隱秘,連秘術殿殿主都沒有搜到,所以才遺漏了下來,直到『血屍』陰九連身死,此物才暴露出來。

不過,第一個可能並不存在。

此紫金銅片明顯並不是凡物,無論是其上的九個圓圈,還是其組合在一起,形成的一個隱隱人形,似乎都暗含深義。

秘術殿殿主葉摩訶見多識廣,不可能看不出此銅片的特殊。

如果他看到,並取到手,豈會放過如此異寶,並將之還給陰九連?

——那根本不可能。

所以,便只剩第二個可能。

即使以秘術殿殿主葉摩訶之能,此物藏在『血屍』陰九連身上,他也沒有搜到。

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自然是因為這張紫金銅片的特殊。

其上沾染了一些人體的血肉碎塊,還有因為銅片在血水中浸染後,隱隱變色的模樣,都讓蕭陌猜測,此外一定不是藏在身外,而是被封存在了某個人的體內。

聯想到,曾經有些怪人,將一些寶物縫入身軀之中,只為保守某個秘密,蕭陌便想到,這極有可能是『血屍』陰九連也知道此物的寶貴,所以得到手後,為防止別人窺伺偷取,所以不惜藏入身軀中,以人身血肉為障眼法,才最終避過了秘術殿主葉摩訶的搜查。

但他自爆時,整個身軀都被炸開,所以這件紫金銅片才暴露了出來,因為材料特殊,竟然沒在那場爆炸中損毀,反而被泥土掩埋,保存了下來。

而其上的血肉碎塊,以及其全身隱隱變色的模樣,自然也是因為持久接觸血肉,而造成的。

『血屍』陰九連修鍊的,為上古秘術,九元爆脈術,珍稀無比。

而此紫金銅片上,卻有九個圓圈,而且圓圈位置不一,如果將其當成人身穴道,便可以在其外側隱隱勾畫出一個隱約的人形。

再加上『血屍』陰九連對其如此看重,甚至不惜將其縫在身軀中,蕭陌便不免有所猜測,此物,極有可能便跟他所修鍊的九元爆脈術有關?

甚至,就是九元爆脈術的修鍊之法。

不過,猜測畢竟只是猜測,蕭陌並不敢確定,因為這張紫金銅片,除了這上面的九個圓圈,並沒有其他圖案或文字,說它是秘笈,這也不像啊!

蕭陌翻來覆去的看,除了那九個圓圈,跟九元爆脈術的九字有關之後,其他的,是根本看不出什麼來了,一頭霧水。

知道短時間內不可能破解,他也就不再停留了,直接帶著這枚紫金銅片回到左秀桐,李淺妝身前,蕭陌並沒有藏私,而是將其拿出,分別交給左秀桐給李淺妝看了一眼,看她們是不是能看出什麼特殊。

然而,無論是身份特殊,關係親密的左秀桐,還是天賦驚人,見多識廣的李淺妝,拿著這紫金銅片,看了很久,也沒有看出什麼特殊來,只能將其還給蕭陌。

李淺妝道:「此物雖然極有可能是『血屍』陰九連所留,應該不是凡物,只是暫時我們大家都看不出個因果,既然這是蕭師弟先發現的,便先由蕭師弟保管著,若是有所發現,再通知我們不遲。如果沒有,那它就算再珍貴,於我們而言,也不過一個普通銅片,不值一提。」

顯然,她對這銅片並不感興趣,而且既然看不出秘密,留之無用。

再說,經過蕭陌主動贈送血靈石乳一事,她已經與蕭陌,左秀桐有了特殊的關係,既然蕭陌連血靈石乳這等靈珍都敢相告,贈送,那如果日後蕭陌破解這銅片的秘密,一定也不會忘了她與左秀桐。

正因為知道蕭陌的人品,所以,她並不在意這塊銅片現在保存在誰手中,但如果是關係不熟,或者她不相信的人,則自然不會如此簡單的分配了。

李淺妝都如此說了,左秀桐自然更不會反對,她也立即點點頭,說道:「正是,李師姐都發話了,那蕭師弟你就先收著吧,如果日後有發現,再告訴我們。」

「好吧。」

蕭陌見狀,也沒有扭捏,此銅片與他的確關係重大,留在他手中是最好的,因為他修鍊過三元爆脈術,若說三人中,最有可能破解這銅片秘密的,也只有可能是他了。

所以,他直接收下,將其放入儲物袋,然後看向左秀桐,李淺妝兩人問道:「一共尋到多少天魔黑晶,可有計算出結果么?」

左秀桐,李淺妝聞言,對視了一眼,左秀桐開口道:「蕭師弟,我們要發財啦!通過剛才我們三人的聯手搜尋,一共發現紫焰黑石一顆,價值至少六十萬,火焰黑石十六顆,價值八十萬,黑石碎片數百,至少兩百多萬。」

蕭陌聞言,雖然有所預料,仍不由深感震驚,說道:「那豈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