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六章 億萬賭注!

第六章 億萬賭注!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進入萬麗飯店,林若心和羅非隨便吃了點東西,又和幾位客人聊了聊生意經後,這才去見了今天的主家盧雲天。

盧雲天,天州四大財團之一的雲天集團董事長,盧漢陽的老爸,同時也是天州房地產業的巨無霸。他體態肥碩,看似憨厚,但眉目間卻有一種無法隱藏住的凶戾之氣。

盧雲天一眼看到了林若心,頓時笑著迎了過來:「若心!好久不見了!叔叔想死你了!」

林若心對盧雲天也沒有太多好感,卻也只能強擠出了一絲笑容:「叔叔,確實好久不見了!您身體還好吧?」

「我挺好的!身子骨很硬朗!」盧雲天說著,目光故作不經意的轉向了羅非,「這位是羅總吧?我聽說羅總和漢陽有些小誤會?」

「哪有的事!我和盧少喜歡開玩笑,誰都沒當真。」羅非淡然一笑,卻並不看盧漢陽一眼。

「是啊,不當真!」盧漢陽臉上在笑,心裡卻一陣陰冷,呵呵,誰他媽跟你開玩笑?告訴你,今天這個餐會就是一口大鍋,專門炖你用的!姓羅的,你今天死定了!

「年輕人嘛,打打鬧鬧很正常!喝兩杯酒就什麼事都沒了!」盧雲天笑過之後,只是微微一動眼神,立刻有一個服務生端來了一托盤的酒。盧雲天拿起兩杯,分別遞給了林若心和羅非,「來來來!一杯泯恩仇!」

羅非的注意力瞬間落在了那杯酒上。

這是宴會上很常見的高腳杯,一杯能盛半斤。而此時,杯中裝滿了味道濃烈的高度白酒。

羅非心中冷笑:呵呵,為了玩死我,你們真夠拼的。

盧雲天笑著把酒杯放在嘴邊,剛要下肚,卻看到羅非按住了林若心的手,不但自己沒喝,也沒讓她喝!

盧雲天頓時臉色一沉:「羅總,你不給我面子嗎?」

盧雲天剛說完,一群身著正裝的男女很快圍住了羅非。

一個中年胖子不由輕哼道:「小夥子,盧董事長敬你酒,你也好意思不喝?你好大的架子啊!」

「是啊!年輕人不要太張狂了!一杯酒而已!怎麼,真不給盧董事長面子?」一個體態臃腫的老女人不屑的瞥了羅非一眼。

周愷之端著酒杯走到了羅非的面前,言語中暗含殺機:「老弟,盧叔叔可是很欣賞像你這樣有膽子有魄力的年輕人的!你這樣太不夠意思吧!」

羅非只是聞了聞酒杯,淡淡笑道:「茅台的度數也不低了。盧董事長金口一開,我喝一杯沒問題,若心總不能因為盧董事長的一句話,直接回家醒酒吧?盧董事長一向很有風度,不會不憐香惜玉吧?」

羅非話音落地,周圍的人們都是一愣。

「原來這小子擔心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老闆!」

「是啊,這小子人品不錯,口才也不錯啊!」

盧雲天心中一陣冷笑:小子,本來老子也不稀罕欺負一個小姑娘,你不是跟我兒子不對路嗎?我今天要用軟刀子弄死你!

想到這,盧雲天輕笑道:「小夥子挺護著自己老闆的嘛!有點意思!我聽說非凡集團最近急需業績。若心為了業務,又跑到米國折騰了兩個多月……她實在太辛苦了!這樣吧,我今天心疼一下我的大侄女!」

此時,圍觀的客人越來越多了,很多人都議論紛紛,又把目光轉向了羅非,那眼神像是看著外星人一樣。

羅非的目光再次轉向林若心的時候,看到的是一雙對他充滿了信任的雙眸。這時,他的心裡徹底踏實了。他回過頭,沖著盧雲天微微點頭:「盧董事長,您準備怎麼心疼若心?」

盧雲天笑裡藏刀:「作為非凡集團的副總,羅總應該也有些過人之處吧?比如說,你的酒量是不是還說得過去?」

「一般般吧。」羅輕描淡寫道。

「一般般可不行啊,年輕人!副總是幹嘛用的?不就是談業務的嗎?談業務不會喝酒,誰跟你談啊?」盧雲天故作焦急,把目光轉向了周愷之,「這樣,為了若心大侄女的事業,我讓愷之教教你怎麼喝酒吧!」

周圍的一群人都鬨笑了起來。

「是啊,不會喝酒談什麼業務啊?盧董事長說的沒錯啊!」

「酒量一般般,還當什麼副總?笑話!」

「酒神,教教這後生怎麼喝酒!」

聽到這群人的議論,羅非並不客氣:「不好意思,非凡集團不養酒囊飯袋,也不是那種靠喝酒陪人睡覺才能做成業務的公司。」

盧雲天的臉上頓時掛不住了:你小子嘴巴真夠損的,你這是含沙射影啊!

盧雲天會生氣,是因為雲天集團在業界的名聲並不好。他們的很多地產業務員都靠不正當手段賺取業績。他們對典型的方式正如羅非所說。

「小夥子,你這麼說話可就不好玩了!」盧雲天壓著火道,「咱們直截了當吧!我想跟非凡集團做一筆生意。生意的大小,就在這酒里!今天我把話放這,你能喝一杯,我給你一千萬!」

「一千萬?!」

周圍的眾人都震驚了。他們也很富裕,但不論如何也沒辦法和盧家相比!盧家當一千萬是毛毛雨,他們要是拿出一千萬扔給羅非,非得肉疼好幾個月不可!

一個明眼人看出了端倪,壓低了聲音道:「看來這小子是惹上盧董事長了,今天一定會被盧董事長玩死!」

周圍的人們都點了點頭,但眼神之中卻沒有一個對羅非報以同情的。

「管他呢,等著看好戲唄!」中年胖子雙手叉腰,冷笑了一聲。

此時,羅非輕笑道:「聽您的口氣壓根不像是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