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七章 迷醉夜

第七章 迷醉夜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兄弟,咱們純屬切磋,你千萬不要傷了自己的身子!如果真的喝不了,認輸不丟人!」周愷之露出了陰險的笑容,故作關心的說道,「在天州,拼酒輸給我周愷之的多了去了,也不在乎多你一個!」

眾人一陣鬨笑。

這個混蛋,分明是把羅非放在火上烤啊!說話太無恥了!林若心氣得雙眼都快冒火了,恨不得衝過去暴揍周愷之一頓!但她只能壓抑住這樣的衝動了,因為一旦做了,羅非之前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

羅非笑而不語,但這笑容中的深意,周愷之卻無論如何也看不透了。

……

幾分鐘後,羅非和周愷之坐在了一張大理石圓桌前。

林若心也不顧自己的身份了,把芝士焗澳龍、紅燒吉品鮑這些大餐統統端到了羅非面前。

盧漢陽也充當了周愷之的跑堂夥計,也給他端了很多下酒菜。

數不清的客人都放下了自己的事,來到羅非和周愷之的飯桌前圍觀了。

盧雲天還是很講誠信的,他在支票上面寫了小數點前的8個零,展示給了周圍所有人看。

這時,周愷之端起了酒杯,沖著羅非說道:「來!兄弟,干一杯!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羅非也端起了酒杯:「老周!幹了!今天誰不喝到盡興,誰不夠朋友!」

周愷之和羅非一碰杯,都是一飲而盡。

周圍的人們都在注視著兩個人,只見羅非和周愷之互不相讓,沒多大工夫,每個人都喝掉了三瓶茅台!

張愷之看著羅非那張微微有些發紅的臉,心中暗笑:小子,撐不住了吧?三瓶酒三個億,都給你,你有命花嗎?今天老子要是不把你喝到胃穿孔,老子天州酒神的位子讓給你!

周愷之想到這,又給羅非倒滿了酒,順勢將了羅非的軍:「兄弟,差不多就算了,認輸吧!已經三億了!」

沒有出乎周愷之的意料,羅非仍舊很帶種:「和你老周喝酒本來挺痛快的,你幹嘛掃興啊?來,再干!」

周圍的人們也是一陣唏噓:這小子這能作死啊!

盧漢陽看到羅非和周愷之又喝完了一杯,頓時露出了一絲陰險的笑容,走過去給兩個人倒滿了酒:「來,兩位好兄弟!我也陪你們喝一杯!」

「盧少,跟我就不用這麼客氣了!」羅非頗有深意的笑了笑,「你還有你的業務呢!」

盧漢陽不由一愣,笑道:「羅非老兄可真夠體貼的,我要是個女的!我也喜歡你!」

「沒關係,你可以去泰國做個手術。」

「……」

看到盧漢陽吃癟,羅非哈哈一笑,又是一飲而盡。

周愷之心中一陣愕然:操,這傢伙怎麼還能喝?已經四斤了啊!

盧雲天也看出了苗頭不對,周愷之最大的量就是四斤,破了四斤恐怕凶多吉少。但是到了這個節骨眼上,他又怎麼能讓周愷之服軟?

想到這,盧雲天狠狠的沖著周愷之使了個眼神。然而,他看到的是周愷之的一張苦瓜臉……

羅非悠然一笑,拿起一瓶酒,又給自己和周愷之倒滿:「來,幹了!天州酒神!」

周愷之端起酒杯的時候,眼中的羅非已經出現了重影,酒到了嘴邊,變得無比苦澀,幾乎難以下咽。而羅非卻又是一飲而盡!

周愷之只能捨命陪君子了,也硬著頭皮喝了下去!剛喝完,他搖搖晃晃的站起身,沖著羅非豎起了大拇指:「哥們,你牛……」

周愷之話都沒說完,突然間雙眼一翻,轟然倒地,頓時不省人事了!

羅非低頭掃了一眼周愷之,不由冷笑:「徒弟還沒醉,師父先趴下了,有意思!」

周圍的人群「轟」的一聲,都嚇傻了。甚至有些人的目光落在了盧雲天的身上,忍不住偷笑了。

「呵呵,還教人家喝酒?現在被教訓了吧?」人群中有人輕哼了一句。

盧雲天的臉上頓時一陣火辣辣的疼痛:真不是周愷之不爭氣啊,是這小子太能喝了!這傢伙到底什麼人啊?不!不管他是什麼人,他今天必須得死!

此時,盧漢陽的手已經在哆嗦了。他艱難的轉過頭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老爸還算淡定,這才鬆了口氣。盧漢陽又把目光落在了林若心的身上,心中閃過了一絲絕狠:再漂亮也被羅非睡過了!老子不稀罕了!去死吧!

……

掃了一眼被幾個服務生抬走的周愷之,羅非無奈的嘆了口氣:「盧董事長,師父都趴下了,我這個做徒弟的還有必要喝嗎?」

盧雲天幾乎要壓不住火了:「你只要能喝,我照樣投資!一瓶還是一億!」

「盧董事長真是豪氣衝天啊!我佩服您!」羅非說完,一把抓起了一瓶茅台,又是輕描淡寫的喝了下去!

「哇!」周圍的人們都驚得張大了嘴巴!

「天州酒神易主了!」一個中年男人一陣唏噓。

林若心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聲音都在顫抖:「羅非,別喝了!求你了!我不想讓你出事!」

羅非望著林若心,露出了平日里的笑容:「回家之後把你想說卻不能說的話告訴我吧!」

說完,他單手捏住了林如心的兩隻手腕,讓她動彈不得,自己又拿起了一瓶新的茅台,照樣一飲而盡!

周圍,已經有不少人一改對羅非的態度,開始為他鼓掌了……

羅非這才站起身,沖著盧漢陽豁然一笑:「我喝痛快了!盧董事長,咱們結賬吧!」

盧雲天把寫好了支票雙手遞到了羅非的手中後,又豎起了大拇指:「羅總,你有兩下子!你這個朋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