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十七章 惡犬兇猛!

第十七章 惡犬兇猛!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兔崽子!還給你發錦旗?你知道你給我惹了多大麻煩嗎?周平的臉都氣綠了。

雷豹在周平的眼皮子底下被打成了廢人,雷龍和雷虎氣得差點一把火少了天西警局。要不是周平極力斡旋,表示一定要找機會讓哥倆滅了羅非,這哥倆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現在,周平怒氣衝天,正找不到人發泄呢!

「是啊,是該給你一面錦旗。」周平壓抑著怒火說道。

「那麻煩你們定做一面吧,做好了給我送到公司來吧!」羅非繼續在他是傷口上撒鹽。

「行,你放心,這幾天馬上做好!」周平咬著後槽牙道,「不過,現在好像不是說這件事的時候。羅先生,如果你也是熊貓血,麻煩你去檢查一下,病人急需用血。」

「好,我這就去。作為華夏國的公民,見義勇為和救死扶傷本來就是我的本分!」說著,他一把握住了甘甜的手腕,「甜甜,咱們去檢查。」

不明真相的甘甜連連點頭道:「好啊!」

兩個人一走,周斌不太高興了,低聲問道:「爸,這傢伙是誰?甜甜的男朋友嗎?你不是說甜甜沒有……」

「閉嘴!」沒等周斌說完,周平低吼了一聲,把他嚇了一跳。

……

羅非和甘甜獻完血走出來的時候,周斌關切的遞來了一杯紅糖水。

然而,羅非卻拿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塊早有準備好的巧克力,塞進了甘甜的小嘴裡:「吃這個!補血的!」

甘甜微微一笑:「謝謝你了,羅非。一口氣獻了那麼多,真夠意思!」

「咱倆誰跟誰啊!」羅非一把攬住了甘甜的肩膀。

望著羅非跟甘甜打情罵俏,周斌氣得牙痒痒,終於忍不住了:「羅先生,你和甜甜什麼關係?」

羅非輕笑:「這你還看不出來嗎?」

甘甜沒好氣的捶了羅非一拳:「你這悶騷的傢伙別胡說……別……」

甘甜沒說完,身軀卻搖搖晃晃的倒在了羅非的懷裡。

羅非吃驚不已,連忙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鼻下……還好,甘甜只是暈過去了。羅非想到吃晚飯的時候,甘甜說自己這幾天連夜奮戰,想必她也是太累了。

周斌心疼的不行,連忙要走過去把她接過來。

羅非卻一把將甘甜抱了起來,淡然道:「周警官,不用麻煩你了!甜甜只是低血糖,回我家休息一晚上就好了!」

說完,他和周斌擦肩而過。

等到周斌醒過神,追下樓的時候,羅非已經開著車揚長而去了!

「爸,這傢伙什麼人啊?」周斌氣急敗壞的問道。他和甘甜認識了十年,一直暗戀著甘甜,警校畢業後,他更是為了甘甜想方設法的立功,不靠父親的裙帶關係而被調入天西刑警大隊,現在倒好,煮熟的鴨子被羅非捷足先登了!

周平望著兒子,只感覺老臉發燒,根本沒辦法跟兒子明說,只能搖了搖頭道:「這個說來話長……」

……

清晨,一縷縷香味從廚房裡飄散出來,不由自主的把甘甜和林若雪都勾引到了廚房門口。她們倆發現廚房裡沒人,立刻輕手輕腳的溜了進去,打開了鍋蓋。

「哇!牛肉湯!」林若雪舔了舔嘴唇道。

「雪兒,有個事我不明白。」甘甜問道。

「什麼事?」

「你們家都這麼有錢了,幹嘛還跟我一起過來偷吃?」甘甜問道。

「這跟有錢沒關係,偷吃才好吃呢!」林若雪用湯勺盛了兩塊香噴噴的牛肉,「來,嘗嘗看!」

「香!好吃!羅非這傢伙廚藝不錯啊!」甘甜笑道,「我最愛吃肉了,特別是牛肉!」

「廚藝不錯也不是你們倆偷吃的理由吧?」她們的身後突然間傳來了羅非的聲音。

兩個美女臉色驟變,剛要腳底抹油,就被羅非捏住了雪白柔滑的脖頸。

「非哥,我錯了!再也不敢了!下次明目張胆的吃!」林若雪求饒道。

「我也錯了,下次我應該掏出槍來頂著你的腦門吃!」甘甜說道。

羅非的額頭滲出了冷汗,道:「你們的態度敢不敢更惡劣一點?其實偷吃沒什麼,偷也就偷了。你們倆穿著內衣亂跑,信不信我立刻殺了你們?」

被羅非一提醒,兩個美女大驚失色,艱難的低下頭看了眼自己。

可不!兩個人都只穿著內衣就出來了!

一個青澀玲瓏,雪白剔透。一個火辣勁爆,呼之欲出!

兩個美女對視了一眼,頓時發出了尖叫聲,轉身跑上了樓。

林若心剛好下樓,看到這一幕,也無奈的聳聳肩。

「偉大的林總,咱們要不要弄個室規約束一下她們?」羅非問道。

「怎麼?你不愛看?」林若心調侃道。

「……」羅非語塞了,「當我沒說。」

「哼,你個悶騷的壞蛋。」林若心湊近了羅非,低聲道,「昨晚謝謝你把甜甜帶回來。」

「舉手之勞。」羅非也恢復了淡定。

林若心望著別墅二樓一個個房間,不由輕嘆道:「現在是我最喜歡的狀態。姐妹們都陪著我一起玩耍。可是,好景不長了,晶晶的酒吧裝修好了,以後會很忙。小丫頭也快開學了。甜甜也有任務在身……」

「害怕孤獨?」羅非笑問。

「是啊,你不怕嗎?」林若心反問道。

「我……」羅非啞然無語。他的確很怕,而且,比任何人都怕。以至於離開了獵殺者之後,整整一年時間,他都大隱於市,每天逼著自己在喧鬧中入睡。否則,陪伴漫漫長夜的,只有孤獨。

羅非不是沒朋友,只是沒知己。沒有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