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十八章 你怎麼不打死這個畜生?

第十八章 你怎麼不打死這個畜生?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這不是一般的狗,而是犬類中最兇猛的比特犬!

比特犬,戰鬥力比藏獒、高加索、土佐犬更加兇猛的犬類,一般人壓根不是它的對手!而且它具有非常強的攻擊性!

這隻比特看到丁薇的時候,雙眼都紅透了,似乎要把丁薇撕碎了似的!

丁薇已經嚇得閉上了眼睛……

一股暖流湧入了羅非的心頭:呵呵,你這傻姐姐,你知不知道這傢伙能把你咬死啊?不要命了?

就在這傢伙行將撲過來的時候,羅非一個健步,又擋在了丁薇的面前,猛然間就是一腳!

「嗷!」比特叫了一聲,身軀橫空而起,飛出去10多米開外,還摔了一個大跟頭!

然而,比特就是比特,在打鬥的時候,雄性激素分泌的十分旺盛,這讓它根本沒有疼痛的感覺,又一次撲向了羅非!

「羅非你小心!」丁薇失聲尖叫道。

羅非的雙眼死死地盯著比特犬,眼神慢慢的凝固成了近乎一條線:「小狗,你想死是嗎?」

比特犬不顧一切的沖了過來,但就在距離羅非只有三米左右的時候,驟然間停了下來!

下一秒,比特犬居然退後了兩步……

丁薇都驚愕不已……此時此刻,有一股特殊的味道,突然間席捲了她的鼻孔。這股味道是羅非散發出來的,類似強烈的雄性荷爾蒙氣息,是一種根本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味道。丁薇只感覺自己的全身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酸楚感覺……有些興奮,還有些因為興奮而引發的……特殊感覺。

「嗚嗚……」比特犬的眼神不再狂野,慢慢地湊到了羅非的面前,居然抬起了前腿,緊緊抱住了羅非的大腿,一通狂舔!

丁薇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心頭一陣愕然:這可是能把一個大活人活活咬死的比特犬啊!怎麼會和羅非這麼親近?

「大黑!你找死啊!滾過來!」就在這一刻,狗主人突然從對面的廠房裡出來了,臉色都變了。畢竟,自己的狗自己知道多兇猛,要是真咬死人,他擔不起責任啊!

然而,他的狗卻不聽話了,賴了吧唧的趴在羅非的身上,嗚嗚的叫,似乎找到了新的主人一樣!

這位中年人一臉驚魂未定的樣子。自家的狗自己最了解習性,萬一把羅非或是丁薇咬傷了,該怎麼辦?

想到這,中年人連忙跑過來道歉:「兄弟,這位妹子,讓你們受驚了!我家大黑……我的天!怎麼跟你這麼好?」

羅非伸出手,撓了撓比特犬的下巴,笑道:「也許是跟我有緣吧!您是廠長?」

中年人連忙遞上了名片:「兄弟,真不好意思!今天多虧遇到你了!要是遇到別人,真會出人命的!」

羅非接過了名片看了一眼,頓時笑道:「沒事。你瞧,咱還是本家,我也姓羅。老哥,咱們也是有緣,聊聊如何?我車裡有好茶!」

「好啊!看來兄弟也是愛狗的人啊!咱們可以好好聊聊!」中年人心有餘悸,今天多虧自家的大黑碰到了羅非才沒出事,要不然……想想都後怕啊!

……

羅非和中年人去賓士車裡喝茶聊天了,而丁薇則去了客戶的廠子里。

不到兩杯茶的功夫,丁薇滿面春風的走了出來,包包里已經多了一張300萬的支票。她一臉興奮的走到車前的時候,發現羅非並不在車裡。

「哎?這小子去哪了?」

丁薇正一陣疑惑的時候,只見羅非從對面的廠里走了出來,身後還跟著大黑和狗主人。

狗主人緊緊地握住了羅非的手,激動不已的說道:「兄弟,多虧認識了你啊!這下好了,我老娘的病有救了!」

「老哥,你別客氣了,咱都自己人。再說了,你不也跟我做了800萬的生意嗎?」

「800萬小意思!老弟,你可得常來!」說著,狗主人湊近了羅非,低聲道,「下次你過來的時候,我給你把周圍的幾個朋友都叫來,讓他們也跟你簽,這些老梆子有的是錢!」

這些話,都被丁薇聽在了耳中,頓時心頭一顫,連忙看了一眼自己的包包有沒有拉好拉鎖,唉,還想在他面前顯擺一下呢,結果人家一出手就是800萬的訂單,這簡直……唉,難怪若心提拔他當了副總!

丁薇並不嫉妒羅非,反而深深的點了點頭。

狗主人把羅非送到了車前,說了半天才放他走。

羅非上了車,開著車出了雙沽港,這才把合同連同支票拿出來,塞進了丁薇的手裡:「薇姐,這些都是你的了!」

丁薇大惑不解,連忙推辭道:「開什麼玩笑呢?這是你談下來的客戶,跟我有什麼關係啊?」

羅非不假思索道:「可是你別忘了,這條街按照銷售部的劃分,應該是歸你的。另外,我不是銷售部的人,我不能搶你的合同,這是公司的規定。」

「羅非,你這話在我這不好使。我真的不能要。」丁薇一陣面紅耳赤。

「薇姐,別跟我那麼客氣了,這樣真沒勁了。」羅非笑道,「我不是外人。」

「羅非!」

「照辦吧,我級別比你高,就這麼簡單。」羅非下了死命令。

丁薇眉頭緊鎖:「羅非,你幹嘛那麼高風亮節?之前那六億,如果沒有你,壓根拿不下來。可是你怎麼一分錢都不要呢?還有今天……羅非,你到底怎麼想的?」

「我不是不愛錢,只是現在正是若心最需要資金的時候,我不能釜底抽薪。」羅非坦言道,「等她渡過難關,我可以加倍找她要回來,一分錢都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