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十九章 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第十九章 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趙子亮的臉上又出現了一片五指山,差點哭出聲,道:「爸,你打我幹嘛?」

「我只恨當初讓你媽把你生出來!你這個畜生,小薇已經不是你嫂子了,你幹嘛還欺負她?」中年男人越說越生氣,又是一巴掌狠拍在了他的臉上,「給老子滾!滾得越遠越好!以後再也不准你回家!再也不許你欺負你嫂子!」

趙子亮呆住了半天后,才灰頭土臉的跑遠了。

鄰居們看到這種情況,也紛紛搖了搖頭,唏噓著走開了。

羅非看得出,不少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對丁薇的同情。

中年男人望著丁薇,不由嘆了口氣,道:「小薇,你以後不要回來了。」

丁薇愣住了……片刻後,她的眼圈都紅了:「爸……」

「我不是你爸!」中年男人的聲音居然哽咽了,「我沒資格當你爸!我們老趙家不知道上輩子積了什麼德,能有你這樣的兒媳婦……我們一家把你害慘了!」

中年阿姨已經端詳羅非半天了,這才開口道:「小薇,我看這小夥子不錯,你跟他走吧,以後再也不要管我們兩口子了。我們一家都對不起你!我們欠你的,只能下輩子做牛做馬報答你了!」

「媽!爸!你們這是幹什麼啊?」丁薇氣得臉都一片煞白了,「你們非要氣死我是嗎?好不容易就要過上好日子了!你們幹嘛這樣對待我啊!」

羅非一頭霧水,再猜不透這裡面的情況了。他連忙按住了丁薇的肩膀,低聲說道:「別激動,先進屋再說吧!大叔,阿姨,我能進去討杯水嗎?」

中年男人望著羅非,半天才艱難地點了點頭:「先進來吧!」

……

走進了中年男人的家裡,羅非的第一感覺就是這家不算大,不過收拾得井井有條、窗明几淨。中年夫婦的房間牆壁上掛著一張全家福,上面有五個人,分別是中年夫婦、丁薇、趙子亮以及一個和丁薇年紀差不多的男人。

這張照片應該是三四年前拍的了,因為照片中的趙子亮年紀看上去只有十三四歲。

中年男人看到羅非的目光落在照片上,頓時苦笑了一聲,道:「這個年紀大的是我大兒子趙子明。他和小薇是大學同學。兩個人三年前剛領完證,還沒來得及辦婚禮,這個不爭氣的東西就自殺了!」

「爸,沒影的事!您別說了!」丁薇苦澀的搖了搖頭,不由嘆了口氣。

「小薇,別提他遮掩了!」中年男人的目光轉向了羅非,「小夥子,你叫什麼?」

「趙叔,我叫羅非。我是薇姐的好朋友。」羅非問道,「家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羅非,你別問……唔!」丁薇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趙阿姨堵住了嘴。

趙阿姨嘆道:「子明這孩子上學的時候心氣就高,總想有一番作為。大學畢業,他找我們和小薇借了將近100萬,就跑去經商了!一開始做得還不錯,但是後來就慢慢不行了,越賠越多。這個臭小子為了還債,居然跑去借了高利貸,結果越欠越多。他看到自己還不起債了,就喝了200多片安眠藥自殺了……」

趙阿姨說著說著,不由潸然淚下。

趙大叔的眼圈也紅了,難過的說道:「這些年要不是小薇,我們早就被放高利貸的弄死了!這不,小薇好不容易把債還清了,子亮這個兔崽子又開始欺負她,沒事就找她要錢花!不給錢就搶,像強盜似的!」

「爸!您、您別說了!」丁薇掰開了趙阿姨的手的時候,已經泣不成聲。

羅非心中一陣嘆息。其實按照正常邏輯來看,丁薇雖然已經和趙子明領證結婚,但趙子明因為他自己的失誤欠了一屁股債,自己又扛不住自殺了,跟她是沒有任何關係的。她同樣要冒著被放高利貸的砍死的危險去還債,一還就是好幾年,人品已經在熠熠發光了……

恐怕也是因為丁薇做的太好了,所以趙大叔和趙阿姨才會這麼喜歡她,才會讓趙阿姨說出讓她跟羅非走這句話。

羅非再看一眼丁薇的時候,只覺得自己有些心疼她。他不由嘆了口氣,問道:「有什麼打算沒有?還有一直住在這嗎?」

丁薇搖了搖頭:「既然今天都讓你看到了,也都讓你知道了,我也不妨跟你直說吧。我最近正在拚命做業績,想儘快讓爸媽搬走。至於子亮……我沒想好該怎麼辦。」

「不用你想了!這種混蛋不是我的兒子!」趙大叔氣憤的拍了下桌子,怒道。

「小薇,你別管我們了。我還是那句話,你跟羅非走吧,以後兩個人好好的過日子。羅非,你不要嫌棄小薇,其實她……」

「媽!」丁薇的臉蛋瞬間紅透了,連忙捂住了趙阿姨的嘴:「您別說了,人家只是我朋友,不是我男朋友!」

「誰說的?我覺得羅非挺好的。」

羅非心中一陣苦笑,居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一杯茶的功夫,趙大叔兩口子還是把羅非和丁薇都推到了門外。羅非看得出,兩口子實在不想繼續拖累丁薇了。

羅非並不想辱沒了丁薇的清白,把丁薇接下來要去的地方告訴了兩口子,那就是林若心的家。

……

車子開出小區,丁薇一下子癱軟在了副駕駛位上。

羅非把車子停在了路邊,給她系好了安全帶,這才重新啟動了車子。

「薇姐,你……」羅非欲言而止,他感覺自己接下來要問的問題可能會很唐突。

「很荒唐吧?連夫妻之禮都沒行過,子明就離我而去了。」丁薇苦笑道,「他走了三年了,我也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