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十章 神秘的女人

第二十章 神秘的女人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羅非把丁薇抱在了懷裡的時候,她的嘴裡一直都在喃喃自語,聽得羅非有些心慌……

「子明,再見了,子明……終於該結束了……」

羅非對這個素昧平生的趙子明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恨他,恨不起來。以羅非對丁薇的了解,丁薇是那種特別理性的女人,如果一個男人能讓她變得感性,那說明這個男人真的為她付出了很多。

可是敬他,卻也真的敬不起來。因為羅非有太多次身處比趙子明更為艱難的絕境,每一次選擇的都是堅忍不拔的活下來,而並非自殺。更何況,他這一死,幾乎把一家人都推上了絕路。

羅非心疼丁薇,格外的心疼丁薇。

羅非抱緊了丁薇,在她耳邊溫柔的說道:「不再有子明了,以後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都跟我說。」

丁薇哭出了聲……

羅非不是鐵石心腸,只感覺自己的心都像是被一片犀利的刀鋒划過,不停地流血,有一種感同身受的痛楚,在周身徘徊,久久無法消散!

羅非把丁薇抱進了屬於她的客房裡,剛把她放在床上,她卻狠狠地摟住了他的脖子,不肯鬆手。她一直在哭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羅非沒有走,他知道此時如果選擇離去,自己和一個畜生是沒有區別的。他深吸了一口氣,極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慢慢地躺在了丁薇的身旁。

夏末的灼熱仍舊沒有消弭,酒精的作用下,燥熱的丁薇忍不住寬衣解帶,房間里很快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脫衣聲。

丁薇的身上散發出了酒精、茉莉花香水和美妙的女性荷爾矇混雜在一起的氣息,讓羅非也感覺到了心跳加速,甚至感覺到了全身燥熱。

丁薇那雙包裹著黑色長襪的雙腿搭在了他的大腿上,絲質的柔滑和雙腿本身的彈性,讓羅非的血液也跟著洶湧起來。

羅非艱難的喘息著,發現自己的心跳居然微微加速了。

「薇姐,別這樣,控制一點。」

「你騙人,你剛才還、還說有不開心的事情就跟你說。」

「你……你沒……」羅非欲言而止。有些事,看破不說破是一種美德。

此時,丁薇突然間湊近了他。

聞香識女人。

羅非並不濫情,但多年來形成的職業素養讓他嗅到了好女人散發出的味道,這股味道對於一個正常男人來說,實際上要比壞女人的味道更吸引人。因為通常很難如此輕易地靠近一個好女人。

丁薇誘人的雙唇慢慢的靠近了他,極具熱度,她的雙手也在情不自禁的抱著他結實的腰桿,呼吸在慢慢地加劇。

羅非很清楚,只要這火辣的雙唇貼在不該帖的位置上,那麼今夜註定難眠。羅非終究不忍心傷害她,特別是她最需要溫暖的時候。

心跳,此起彼伏。呼吸,交相呼應。丁薇火辣而溫柔的嬌軀緊緊地貼著羅非,慢慢地……漫漫地……閉上了眼睛。

……

清晨,窗外一片寧靜

丁薇的房間里一片光亮,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羅非就坐在床頭,而且已經穿好了衣服。

丁薇聯想起了昨夜。羅非最終還是做了柳下惠,他抱著丁薇睡了一整晚,卻沒有任何越軌的舉動。

「羅非,對不起。」丁薇低下了頭,尷尬的說道,「是我太放蕩了。」

「薇姐,應該說對不起的是我。」羅非誠懇道,「你熬了那麼長時間,那種情緒,我能懂。」

丁薇只感覺鼻樑一陣發酸……她強擠出了一絲笑容,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羅非,昨晚的事就當沒發生過吧!」

「這……」羅非欲言而止,道,「好。」

呵呵,真能當做沒發生過嗎?丁薇在心中嘆了口氣。

……

吃過早飯,羅非開著車,先是把林若心和丁薇送到了公司,緊接著又送林若雪去上學。至於李晶,她的酒吧已經照常營業,忙得不亦樂乎,所以昨晚住在了酒吧里。

羅非帶著林若雪,沒多久就開入了天州市最高等學府——天南大學內。

「想不到淘氣包居然還是個學霸,居然能考到天南大學來!」羅非忍不住調侃道。

「哼!這是必須的!」林若雪不無得意道,「我姐姐就是學霸,我怎麼可能不是學霸呢?」

羅非打量了林若雪一番,今天她穿著白色襯衣搭配藍色短裙,雪白的長腿上搭配著一雙過膝的白色長襪,看上去清純無比。

「嘿嘿,好看吧?」林若雪很努力的挺了挺胸膛。

羅非無奈的嘆了口氣:「我就不多加點評了。」

「你討厭!你個悶騷的大賤人!」林若雪伸出小拳頭把他一通暴打。

「好了,下車吧,到主樓了。」羅非說著,打開了車門。

這時,羅非突然間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從主樓最前面的門裡走了出來。羅非頓時和那人對上了眼神。

「非哥!非哥!喂!你看什麼呢?」林若雪叫了羅非兩聲,看到他沒有答應,鬱悶的撅著小嘴,在他眼前揮了揮手。

「哦!沒什麼。雪兒,我什麼時候來接你?」羅非問道。

「不用接我了。你忘了,我今天是來參加軍訓的,要住上大半個月呢!」林若雪沖著他一揮手,「再見了,不要太想我哦!」

「嗯,再見,不要調皮。」

羅非目送著林若雪走進了主樓,又等了大約五分鐘,突然走進車裡,把車子開到了學校的停車位。

那個人顯然是看到了他,因而並沒有走開,而是一直在主樓的門口等他。等到羅非下車,那人突然間沖著羅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