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十一章 怎麼會是他?

第二十一章 怎麼會是他?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聽到「毒狼」二字,羅非這才慢慢地放下了警惕之心,因為毒狼是他在獵殺者內最好的朋友。不過,他的精神上沒有任何麻痹大意,仍舊冷冷道:「你最好把我想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我!」

「哼,就沒見過你這麼不懂風情的男人!剛才我只是試試你好不好?」漂亮女人伸出小拳頭捶了他肩膀一下,「我不管,你要請我頓飯作為補償!」

……

天南大學附近十分繁華,羅非找了一家鬧市區中的西餐廳,和她在靠窗的座位坐下了。

只不過,羅非沒有點餐,只是要了一杯冰水,而漂亮女人卻點了一份西冷牛排,外加一瓶很貴的紅酒。

「不錯嘛,兩年不見,你越長越帥了!」九尾妖狐言語中不乏調侃,但當她看到羅非那犀利的目光的時候,心中難免一陣哆嗦,氣呼呼道,「好啦好啦!先談正事吧!省得你總是一副要殺掉我的樣子!」

「好啊,你說吧!」羅非喝了一口冰水,目光轉向了窗外。

「狐狸會已經加入獵殺者了。我被雷先生分派到了狼團,我來天州是受他所託,來保護林若雪的。我現在的名字叫胡美,我的掩護身份是林若雪班的班主任。」

「呵,我沒見過上班時間喝酒的班主任!」羅非輕笑道,「還有,我們並不是自己人,我已經退出獵殺者了。麻煩你轉告雷先生,不要讓他插手我的事情!」

「這個我就無能為力了,你自己跟他說吧!」胡美無奈的聳聳肩。

羅非很清楚,雷先生絕對沒安好心,他這樣做毫無疑問是向羅非傳遞了一個訊號,那就是他要羅非回歸獵殺者,繼續為他效力。但這是羅非不可觸碰的底線。羅非離開獵殺者的時候已經跟雷先生說得非常明白了,那就是永遠也不希望雷先生再把他召回。

「其實,雷先生沒有惡意的,我也沒有。要不然,我也不會主動要求加入狼團了,你說對不對,羅非?」胡美拿起了酒杯,隔著紅酒望著他,露出了一抹曖昧的笑容。

羅非沒有搭理胡美,而是陷入了沉思:我要不要相信雷?現在看來,不相信也只能相信了,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爭取日後的主動。畢竟,雷的目的不是殺戮,而是為了爭取我。但是,我必須調調他的胃口!

想到這,羅非淡然一笑,道:「胡老師,雪兒的安全就拜託你了。」

胡美這才露出了笑容,道:「來,乾杯!羅非,你要不要給我賠罪?你剛才可是差點掐死我!你這個壞傢伙,這兩年功夫漲了不少啊!」

「你也不錯,你的功夫也比兩年前高了一些。」羅非和她一碰杯,一口喝光了杯里的冰水。隨後,他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卡放在了桌上,隨即起身而去,「不好意思,失陪了!」

羅非剛一走,胡美就撅起了嘴,把刀叉狠狠地戳在了牛排上:「你這個不懂憐香惜玉的笨狼!」

……

開著車回公司的路上,羅非不由自主的聯想起了最近幾年和狐狸會之間的一場場惡戰。

獵殺者一共分為五個團隊,分別是龍團、鳳團、虎團、狼團、鷹團。在羅非還在預備隊的時候,狼團是實力最弱的。而隨著他進入了主力團後,狼團實力倍增,很快具有了和龍團分庭抗禮的能力。那時候,雷先生最器重就是羅非和龍王。

羅非的狼團在和狐狸會的戰鬥中還算比較溫柔的,雖然傷過對方的人,卻沒有殺死一個狐狸會成員,反而是龍王更辣手無情,殺了對方不下五六人。估計這一點成為了胡美心甘情願加入狼團的原因。

而羅非和胡美在四年前就認識了,那時候兩個人雖然都不到二十歲,但卻已經是獨當一面的高手了。只不過兩個人較量過三次,都以羅非完勝而告終。

這一次,如果胡美不說出「她是自己人」這句話,恐怕她一定會死。理由很簡單,羅非絕不會容許卧榻之下有敵人安睡!

不過,昔日十分強大的狐狸會都已經加入了獵殺者,也足以證明獵殺者的實力更加可怕了……

羅非嘆了口氣:兄弟們,姐妹們,我並不憎恨你們,我憎恨的只是雷,如果有一天還能一起戰鬥,我希望那時候咱們能一起擺脫雷的控制。

……

下午下班,林若心和丁薇手拉著手來到了車裡。車門剛關上,林若心的小拳頭又落在了羅非的後背上:「哼!土豪你好!」

羅非頭也沒回,只是從後視鏡中看了一眼丁薇,就嘆了口氣道:「什麼事就怕出內奸。」

丁薇笑而不語。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林若心冷笑道,「說吧,你到底是什麼身份,不準隱瞞了!」

羅非心頭一沉:若心知道我的秘密了?不可能,應該只是懷疑我為什麼那麼土豪,可以一口氣借給丁薇那麼多錢!得,是時候表誠心了!

想到這,羅非以另一種方式坦白了:「若心,其實我和雪兒的情況差不多。」

「這一點我看出來了,你家應該很有錢。」林若心微微點頭,「而且,你也見過大世面。所以,你保鏢更不像保鏢。」

「你眼力不錯。」羅非淡淡一笑,繼續撒謊,當然,這種謊言是自己的掩護身份,實際上也可以當做一種大實話,「我家也是華夏國籍,只不過家族常年在意國經商,從事珠寶生意。我爸……比較多情,給我留下了很多兄弟姐妹。」

「羅非,對不起……」林若心面露尷尬,道,「別說了,都怪我好奇心太重了。」

丁薇也是眉頭緊皺:「不,都怪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