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十四章 你還有救!

第二十四章 你還有救!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操!你他媽真欠死上幾次啊!好啊!你不是有錢嗎?老子今天不把你輸個底朝天,老子就他媽白跟老大混了!經理在心中一陣暴怒的腹誹,但臉上仍舊不動聲色:「好啊,爺,咱們來吧!」

羅非很清楚,但凡是能在三雷幫的賭場里當經理的,都不是一般人,賭術高明不高明先放在一邊,千術絕對一流。而對付他們的最好方式,一個是比他們更高明的千術,一個就是爐火純青的賭術。

羅非雖然非常了解千術,但並不喜歡出千,之前給荷官換牌也只是為了幫趙子亮一個小忙。現在,是考驗趙子亮的時候到了。不過話說回來說白了,考驗趙子亮更是考驗羅非這位當師父的。

此時此刻,羅非坐在了距離趙子亮十米開外的地方,正在悠然的喝著飲料。

趙子亮看到氣定神閑的羅非,突然感覺心裡踏實多了。

荷官很快開始發牌了,趙子亮和經理對了半天眼神。

這一刻,經理感覺趙子亮很奇怪,但是說不出哪裡奇怪。

兩張牌後,經理說道:「你底牌大,你說話。」

趙子亮看著面前的一千萬籌碼,目光不經意的落在了羅非的身上,淡然一笑道:「1000萬梭這一把!」

「什麼?爺,您、您沒事吧?」經理都懷疑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連忙問道,「您說什麼?1000塊?跟我賭最低籌碼要5000啊!」

「你有病是吧?我說1000萬梭這一把,你跟不跟?」趙子亮沒好氣道。

「……」經理雖然久經沙場,但已經被趙子亮的氣勢嚇到了,心中一陣疑惑,卧槽,這逼裝的太過了吧?1000萬說梭就梭,你以為你是誰?

經理咬著牙,仔細地凝視著趙子亮的牌……然而,另一張是什麼,他看不到,趙子亮已經用手把牌當了個嚴嚴實實。

經理心中冷笑:碰到高手了……他應該知道牌上有記號,而我也帶了透視眼鏡了!不過,這又怎樣?我會怕你不成?我就不信你比我打得好!

一些賭徒和打手也圍了過來,但是按照規矩,他們只能站在數米開外,而且不能站在能看到兩個人牌面的位置,但是這些人的目光都筆直的落在了經理的身上,不由露出了讚賞的眼神。

「真不知死活,居然主動挑戰安經理!不知道他的技術是龍爺四個賭場經理里最牛逼的嗎?」剛才還和趙子亮一桌賭牌的胖子賭徒不屑的掃了趙子亮一眼。

「沒辦法,胖哥。這年頭不知死活的人特別多。估計又是哪家大公司的少東家,有錢沒地花了!有這麼多籌碼,換成錢找個二線明星都能睡上半個月了!」一個和胖子相熟的賭徒說道。

打手們不便開口,不過眼神中也帶著對趙子亮的絲絲不屑,都把他當做了一個來送錢陪玩的生瓜蛋子!

趙子亮臉上淡定,可是心裡非常緊張:這可是非哥的1000萬啊,要是給他輸光了該怎麼辦?非哥啊非哥,你的戰術真的這麼牛逼嗎?

先到這,趙子亮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了羅非的臉上。

羅非仍舊淡定,居然還了一杯紅酒,慢慢的喝了一口。

趙子亮更不淡定了,但也沒毫無辦法,錢已經五張牌了,一分都不剩了,接下來,是考驗演技的時候了!

趙子亮一邊笑著,一邊問道:「怎麼,不敢跟?不敢就算了!我聽說你們賭場高手很多,今天一見,呵呵!也就那麼回事!」

安經理冷笑道:「爺,說話還是客氣點好。」

「我從來不知道客氣。願意玩就陪爺玩,沒能耐就滾蛋!」趙子亮面露不悅,冷冷道。

安經理的心火一下子被勾起來了,頓時咬牙道:「好啊,我今天就陪爺好好玩玩!」

經理剛說完,沖著荷官狠狠地點了點頭。

荷官心領神會,繼續發牌。

每個人的後三張牌都是亮著的,經理是兩個小對。趙子亮也是兩個小對,但比經理要大一點。

安經理看罷,不由哈哈一笑,亮出了自己的底牌,道:「爺,我三個三,一對四,福爾豪斯!」

在場很多人都笑了,賭徒也好,打手和荷官也好,他們都太了解安經理的手段了,他如果如此志得意滿,就說明這把牌贏定了。

趙子亮望著經理,不由嘆了口氣,慢慢地把牌翻了過來:「唉!」

聽到趙子亮嘆氣,眾人的目光齊齊落在了他的牌上!

很小,居然只是梅花五!

眾人一陣鬨笑,可是笑過之後,卻都瞪大了眼睛!

「卧槽,也是福爾豪斯!三個五!這小子贏了!」胖子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驚愕道!

周圍,不少人都發出了一聲唏噓聲。

安經理差點站起來,雙眼都瞪直了,仔仔細細看了半天。沒錯,是比他大,而且,沒大多少!

足足1000萬的籌碼轉眼間推到了趙子亮的面前。

此時此刻,趙子亮的心終於不再亂跳了。只是,他仍舊有些肝顫:這特么就是真正的賭桌嗎?我以前玩得是什麼?過家家嗎?

趙子亮悄悄地看了羅非一眼,只見羅非仍舊在笑,笑容之中,居然帶著一種特殊的溫暖……趙子亮從沒見過這樣的眼神,不由深吸了一口氣:非哥,我不會讓你丟臉的!

……

轉眼間,第二局開始,趙子亮又開始耍流氓了:「梭了!」

安經理心頭一顫:我賭牌這麼多年,最多一局輸過六百萬,現在居然輸了一千萬!我怎麼跟龍爺交代啊?媽的,不能退縮!這小子一定是在唬人,我特么不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