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十五章 知錯能改還是好孩子

第二十五章 知錯能改還是好孩子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羅非這句話並不假,如果一個人一口氣得到了這麼多錢,並不懼怕,卻產生了貪婪之心,那這個人多半不可救藥了。而趙子亮又是嘔吐又是害怕,這才是正常反應。

趙子亮哭了一會兒後,終於平靜了下來。

這時,羅非的目光筆直的落在了白五爺的身上。他都沒說話,白五爺會領會了他的意思,立刻說道:「老弟,有什麼事儘管吩咐。」

「老哥,你手頭的賭場不要幹了。」羅非不假思索道。

「這……」白五爺愣住了半天……在做了一番心理鬥爭之後,他還是忍著痛點了點頭,「我……不做了。」

羅非拍了拍他的肩膀,隨後將一張信用卡塞進了他的手裡:「常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

「老弟,這……」白五爺不由一愣,忙問道,「這是你之前贏的錢嗎?你給我幹嘛啊!我怎麼能要你的錢?」

「五爺,我戒賭已經兩年了。我發過誓,以後如果再沾賭,贏的錢全部散盡。你不想讓我食言吧?」羅非沒好氣道,「這也算是補償你的損失了。另外,你再幫我一個忙。」

「你說,只要我能做的,一定辦到!」白五爺不假思索道。

「那天喝酒的時候,你說你在香江有兄弟?」羅非問道。

「是,是過命的交情!」白五爺不假思索道,「他現在在香江做正經生意,做得很大。」

「讓子亮過去給他幫忙吧!」羅非道,「管吃管住,教他一些真東西。」

「這也太簡單了吧?」白五爺大吃一驚,這件事對他來說簡直就是舉手之勞!

「為什麼要搞得那麼複雜呢?」

趙子亮聽到這,一下子悟了,怯生生的問道:「非哥,你是想洗白我和五爺?」

「呵呵,還不傻。」羅非打開了車門,笑著走了出去,「打打殺殺什麼時候是個頭?」

「兄弟,謝了……」白五爺突然間感覺鼻樑一陣發酸。過去,即便是和他關係再好的朋友,也沒有人能替他想這麼做,替他做這麼多。倒是這個霸氣的爺們,一直都對他指手畫腳,但最終還是這個霸道的傢伙在白五爺即將淹死的時候送上了最重要的一根救命稻草。

……

凌晨5點半,正在審訊室里睡覺的甘甜突然間被一陣手機鈴聲吵醒。她機警的拿出了手機,不由一愣:「羅非?」

「喂,賤人,幹嘛這麼早吵醒我,我都快困死了!」接通電話,甘甜毫不客氣的罵道。

「甜甜,在家了嗎?」羅非問道。

「沒有,我在審訊室呢。」甘甜看了下手錶,「我剛睡了……四個小時。幹嘛,有事找我?」

「你說話方便嗎?」羅非低聲問道。

「你……你等等。」甘甜關緊了房門,同樣壓低了聲音,「出什麼事了?」

「甜甜,你的許可權能夠調動多少警力,你跟我實話實說。」聽筒里,羅非的聲音格外嚴肅,不像是開玩笑。

「我……我能調動……八個人。」

「明白了,你調動一下吧!分成兩組,分別掃兩個賭場。我把具體地點發給你,動作要快,要保密。」

「羅非,你……你怎麼知道這些的?」

「先別問了。你馬上行動吧,這是立功的機會!」

……

一分鐘後,電話掛斷了,甘甜握著手機發獃,心中也是一團霧水:為什麼他不讓我把這件事彙報上級?難道他對我的上級有所懷疑?可是,周隊是我爸最好的戰友,是個最好的人,怎麼會……難道他懷疑周隊?我該相信誰?

甘甜陷入了糾結的思索之中。突然間,她想到了林若心。

是啊,若心是我最好的姐妹,晶晶也是,她們倆看著羅非的時候,眼神里充滿了信任……還有,羅非對我的工作也很支持,還跟著我一起獻血呢!他不會坑我的,絕對不會!

想到這,甘甜不再猶豫了,立刻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喂,小劉,我是甘甜!有個行動,動作要快,不要驚動上級!」

……

甘甜連著打了三個電話後,才鬆了口氣,這時候,她突然間感覺情況不太對勁。她猛然間側過臉,發現審訊室的門開了一道縫,周斌站在門口,正一頭霧水的望著她呢!

甘甜頓時怒意叢生,衝過去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領,沒好氣道:「你都聽到了?」

周斌無奈的笑道:「幹嘛,要殺我滅口啊!」

甘甜狠狠地白了他一眼,道:「跟我一起行動吧,你跟我一組,我帶帶你!」

「是,師姐!」周斌嬉皮笑臉道。他其實比甘甜年紀還大了一些,但是在警隊的資歷卻差遠了,不過這並不妨礙他愛上甘甜。之前他在醫院裡已經輸給了羅非一次,當然要扳回一城。

……

半個小時後,甘甜和自己的心腹小劉帶領的人馬已經殺入了三雷幫在天西區的兩個賭場,將來不及散場的賭徒、打手甚至連同經理都一網打盡,安經理想跑都沒來得及,被甘甜一腳撂倒。

周斌也很賣力,又踹了安經理一腳。

不過,還是有漏網之魚,有幾個小弟還是跑了,而且立刻想方設法聯繫到了他們正在歐洲給自己親兄弟看病的雷龍雷虎。

於是,就在甘甜等人剛剛勝利收隊的時候,甘甜的老上司周平也在睡夢中被人吵醒了。

周平一看到手機上是一長串號碼,也是一愣,想了半天才接通了電話:「喂,哪位?」

「草尼瑪的周平!你是不是活膩味了?我弟弟傷了,我沒怪罪你,現在你他媽居然敢挖我的根基,你是不是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