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十六章 別給臉不要臉!

第二十六章 別給臉不要臉!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午飯時間到。非凡集團的員工們忙碌了一上午,都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在辦公室里吹著冷風,有說有笑的吃了起來。

丁薇則一個人來到了車隊的休息區,結果發現一群夥計們都在一個大房間里吃飯。

「薇姐,又來找頭兒啊!」車隊隊長老譚忍不住調侃道。

「你們頭兒去哪了?」丁薇俏臉一紅,她今天是專程過來邀請羅非吃午飯的。

「他啊!」老譚壓低了聲音,指了指隊長辦公室,「在我屋裡睡覺呢!」

老譚他們吃飯的房間就在隊長辦公室旁邊,門開著,羅非正躺在沙發上睡覺。

丁薇走過去一看,發現羅非睡覺的姿勢很優美。他躺得十分筆直,而且呼吸聲非常小。只是,今天是個陰天,天氣有點涼,而他並沒有蓋被子。

丁薇拿起了辦公室里的一件外套,披在了他的雙腿上。

這時,羅非居然醒了。他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人是丁薇,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又合上了眼。

丁薇的心中,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在萌生髮芽……她不受控制的坐在了沙發上,微微的撫了撫羅非的後背。

羅非的眉毛頓時完全舒展開了,擺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睡熟了。

唉,我知道你幫助我完全是你的本能,並不圖我什麼。可是你知道嗎?你這樣熱心的一次次幫助我這樣的人,還是會讓我起反應的。你怎麼就那麼不懂女人心呢?丁薇不由嘆了口氣。

她茫然若失的在羅非的辦公室里坐了一個多小時,甚至都忘記了吃飯,直到上班的時間才離開。

而羅非仍舊在睡著,一覺睡到了下午四點半。然而,他並不是自然醒,一個電話打過來,把他吵醒了。

羅非拿起了手機,看了一眼號碼。

是本地打來的電話,但是電話號碼很陌生。

羅非心裡已經有了準備,並不著急的接通了電話:「喂,我是羅非。」

「羅非,我是雷。晚上點,天港區三號碼頭,會有熟人接你的。」雷先生說完就掛斷了電話,沒給羅非哪怕一秒鐘拒絕的時間。

「呵,老狗!還是那麼愛裝逼。」羅非冷冷一笑,站起身伸了個懶腰。

……

晚上,把林若心和丁薇送回家,羅非請了假,出門了。

在門口,他望著林若心那張因為沒有吃到他做的晚飯而有些幽怨小眼神的時候,突然間心頭一陣溫熱,極為難得的爆了一句粗口:「呵呵,好像兩口子過日子……這感覺真他媽好。」

車子一路開出去,剛剛離開市區,羅非就接到了林若心的電話,他剛接起來,就關切的問道:「怎麼樣?沒挨批評吧?」

羅非說完這句話,頓時感覺太突兀了。關心則亂,作為童年時代自己最好的朋友之一,他對甘甜的關心顯然讓他的話失去了邏輯性。這句話本不該問。

「你放心,我沒事!周隊沒有怪罪我!已經向上面幫我申報,準備給我記功了!你明天晚上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吃飯!」

「明天?」羅非遲疑了片刻後,還是謹慎的說道,「這樣吧,明天咱們再說這件事,我怕有什麼變化。」

「行。」

「甜甜!」

「呃,還有事吧?說吧!」甘甜笑道。

「甜甜,你今年還有年假嗎?」羅非問道。

「有,我已經兩年沒放年假了!我們大隊年底不清零,可以存的。我存了兩個禮拜呢?幹嘛,土豪羅邀請我出去玩?」

「是啊,最近想去歐洲玩玩,到時候你有時間嗎?」羅非問道。

「喲,這麼好心?我開始懷疑你的動機了!」甘甜壞笑了一聲。

「唉,你想太多了,我就是單純的想泡你,或者被你泡。」羅非也難免耍了一次流氓。

「哼,我看你是活膩味了!你等著,明天見了你我再收拾你!」

「你打不過我。好了,不跟你逗了,我剛才是認真的,旅遊的事情你考慮一下,只要你點頭了,咱們隨時能走。」

「好吧,我會好好考慮的。我最近也累了,真的想找個有陽光雨露沙灘的地方好好調整調整!」

……

掛斷了電話,羅非總算鬆了一口氣。他並不是為了泡甘甜,而只是為了讓她離開天州。不但是她,林若心和一些相關連的人也要走。這是職業僱傭兵的規矩。她們一走,羅非就要開始「清場」了,等到她們回來的時候,天州又將是一片安靜祥和之地。

說的更確切一點,羅非已經對三雷幫、對盧漢陽、甚至對周平動了大心思。理由只是因為盧漢陽對林若心動了同樣的心思。那一次萬麗飯店的餐會上,他雖然喝了不少酒,但絕對不傻,他早就看出來了。

動我逆鱗者必死,這是天狼永恆不變的信條。

即將晚上七點鐘的時候,羅非的車已經停靠在了三號碼頭。這是他一個月以來第二次來到這個碼頭了。

剛一下車,羅非的不遠處就走來了一個美女,她和羅非年紀相仿,留著一頭利索的荷葉發,身高一米七出頭,高挑之中不乏豐滿性感,栗色的皮膚給人一種異樣的魅惑。她看到羅非,雙眼中難掩激動和喜悅,甚至忍不住加快了腳步。

然而,羅非卻遞給了她一個警戒的眼神。

美女微微一愣後,只能無奈的放慢了腳步。

兩個人很快擦肩,都停了下來。

美女低聲道:「狼……非哥,我想你了。」

「都是鳳團的老大了,怎麼還是這麼沉不住氣?」羅非低聲訓斥著她。

「哼,老狗又不在這裡,我怕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