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十五章 吃土吧你!

第三十五章 吃土吧你!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這是丁薇積累了三年的情感,她那種強勁的衝擊讓羅非甚至都有些難以抵抗……更何況,他也不想抵抗。

羅非從沒見過像丁薇這樣的女人。也許她和林若心相比,並非絕色;也許和李晶相比,身材並非絕對火辣;也許和陳靜相比,並非心細如髮。但她那種近乎母性的溫柔,讓羅非感動。

羅非不想傷這樣的女人的心,因為他覺得這是一種最卑劣的犯罪。

羅非忍不住伸出了雙手,抓住了她的上衣,魯莽的將它拽了下來。一時間,丁薇那苗條卻飽滿的嬌軀完美的呈現在了他的面前。

「呼呼呼……」羅非的聲音都忍不住變得粗重了,似乎自己從來都沒有這麼笨拙過。

盛放著魚湯和鮮美貝類的碗已經被丁薇放在了角落裡,靜靜地目睹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丁薇伸出了柔和的雪臂,也脫去了羅非的恤,那一條條暴漲的肌肉充斥雙眼,讓她的心跳加速了。

丁薇只談過一次戀愛,一場從開始談,一直到結婚的戀愛。雖然思想上有些保守,一直堅持要在結婚之夜才把自己送給自己的丈夫,但是在幾年的戀愛過程中,難免會有激動到幾乎無法自控的時候。

但是,不論那時多麼激動,丁薇最終還是忍住了,但這一次,她感覺自己忍不住了,有一種特別讓融化在羅非身上的衝動。

「羅非,我不是在做夢吧?」丁薇呢喃道。

「不是,是真的。姐,我追你……」羅非在她耳邊說道,他的聲音從沒有如此柔和過。

「羅非,我怕我配不上你。我是結過婚的人。」丁薇慚愧的說道,都到了這個節骨眼上,她仍舊有些謹小慎微。

「姐,你比沒結過婚的女孩更純潔,更體貼……」

「羅非,姐很放蕩吧?三年都忍不住……」

「姐,我理解你!一直都理解你!」

「羅非,為什麼我第一個遇到的不是你!」丁薇淚如雨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兩個人緊緊貼著對方,都用自己最溫暖的地方,溫熱了對方內心深處最冰冷的角落。

唇齒相依,十指緊扣,心意相通……

只是,就在這一刻……

「非哥,你吃飯嗎?」門口突然傳來了鳳凰的聲音。

丁薇瞬間清醒了過來,連忙鬆開了羅非,幫他把衣服披上了。

羅非呆愣了半天,這才意識到這樣做不太合適。最起碼,地點都不對……

羅非嘆了口氣,也幫丁薇套上了衣服,很是鬱悶的說道:「哦!我吃飯,等我!」

羅非剛說完,丁薇又湊到了他的身旁,在他的臉上偷偷親了一下,柔聲道:「羅非,我昨晚說的話算數,我不會……打擾你和若心的。」

「姐,我……」

「不要說什麼會對我負責之類的話了。」丁薇溫柔的打斷了他,「羅非,我不需要。我需要什麼,你知道。」

「……」羅非欲言而止。作為一個王牌僱傭兵,他對付各種女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手段,但是對付丁薇……似乎每一種手段都不適用。丁薇是個善良到近乎純凈的女人,羅非真的不想傷害她。

「羅非,謝謝你讓我走出來了……」丁薇終於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

羅非和丁薇走出了他們的小房子的時候,林若心和陳靜的眼神中都流露出了一絲擔憂。

羅非看到她們的表情,立刻安慰道:「蛇毒來得快去得也快,只要有抗毒血清,人不到一晚上就沒事了,你們就放心吧!」

林若心怯生生的走到了丁薇的面前,像個做錯了事的小女孩一般:「姐,都怪我。是我昨天太任性了!」

丁薇摸了摸她的頭,卻淡淡一笑:「跟你有什麼關係?哼,都怪那條毒蛇!羅非,今天老娘要吃它的肉!烤著吃!」

羅非笑道:「烤不如爆炒,這個我在行!」

「真的嗎?不過咱們沒有佐料啊!」陳靜攤手道。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羅非道,「還好意思說沒有材料嗎?」

「對,差點忘了!」

這時,羅非的目光落在了遠方,只見茫茫大海上,居然有一艘快艇朝著這邊疾馳而來。

林如心等人也注意到了,都興奮的站起了起來。

「嘿嘿,我們得救了!羅非你看!」林若心興奮的指了指遠方。

「是啊,我們可以回去和大家會合了!」陳靜也開心不已。

羅非卻沉默了,他望著距離小島越來越近的船,心中一陣疑惑:我們的通訊工具全都和快艇一起炸掉了,這個島距離大家所在的小島很遠,又是禁區。這些人未必是自己人。如果不是自己人的話,他們是來幹什麼的?

羅非的目光很快落在了鳳凰的身上,微微點頭。

多年的默契,讓鳳凰頓時心領神會,立刻用沙子把篝火撲滅了。

林若心也意識到鳳凰的舉動不尋常,立刻問道:「羅非,那群人會不會不是好人?」

「嗯,你們幾個現在這裡,我過去看看。」羅非說著,從腰間取下了匕首,塞進了林若心的手心裡,「小心!」

……

快艇靠岸的時候,羅非已經來到了岸邊,只見快艇上下來的幾個人一個個也是垂頭喪氣的樣子。

羅非不看則以,看到了其中的兩個人,頓時心中冷笑:呵,方正豪、張少游……你們這幾個小畜生還真是肆無忌憚,居然還敢來!

快艇上並非只有方正豪和張少游,還有四個彪形大漢。羅非從他們走路、神采、氣色上可以分析出這幾個人身上都帶著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