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十六章 患難見人心

第三十六章 患難見人心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方正豪和張少游都快哭了。這四個人是他們最得力的保鏢,其中兩個是市拳擊冠軍,還有兩個是散打高手,可是卻連一個嬌滴滴的妹子都對付不了。

這時,鳳凰走到了他們二人的面前,伸出手揪住了兩個人的脖領。

兩人嚇得面如土色。特別是張少游,差點尿褲子:「你、你要幹嘛?你們不能殺人啊!殺人是要坐牢的!要槍斃的!」

「瞧你們這熊樣?殺你們我還嫌髒了手呢!」鳳凰說著,把他們的背包都從肩膀上拽了下來,「你們不是在這跟老娘炫豬食嗎?老娘讓你們炫!」

張少游和方正豪頓時摔了個七葷八素。

鳳凰也不客氣,把張少游和方正豪的背包都扔進了大海里。緊接著,她又把幾個壯漢的背包也扔了!

「別!別扔啊!」方正豪哀求道。

「我擦!這裡面都是帳篷!你扔了我們住哪啊!」張少游急匆匆的跑進大海里,要去把帳篷追回來。

鳳凰悠然一笑道:「小兔崽子,當心喂鯊魚哦!」

鳳凰這句話可不是糊弄人的,海裡面還真的浮現出了幾個黑藍色的魚鰭!

「媽呀!」張少游嚇得連滾帶爬的跑回來了。

鳳凰冷笑了一聲,開始翻起了快艇上的東西,不管是通訊工具還是其他有用的東西,全都扔掉了。她都扔完之後,不由笑道:「呵呵,你們的狗嘴裡還真的吐出了一根象牙呢!還真的沒有汽油。好哦,這下好玩咯!」

方正豪面如死灰,顫聲道:「你們、你們太過分了,我們剛才跟你們鬧著玩的!你們怎麼能這樣對我們?」

羅非終於站出來了,悠然一笑道:「誰跟你鬧著玩?你們慢慢等死吧!」

「媽的!你們沒吃沒喝沒地方住,照樣是個死!」張少游突然間站起身,冷笑道。

羅非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間,羅非開口道:「還等什麼,笑吧!」

「哈哈哈!」眾女再也忍不住了,都笑到了捶地。

「你們笑什麼?都他媽要死在這了!」方正豪也忍不住了,居然哭出了聲,「都要死在這了!你們這幾個沒有人性的!」

「誰跟你們死在這?」鳳凰艱難的止住了笑聲,沒好氣道,「頂多是你們死!來,過來吧,讓你們參觀一下我們的小別墅!嘿嘿,可舒服了!」

鳳凰沒有下狠手,所以幾個保鏢在地上掙扎了一會兒就慢慢地站起來了,跟隨著自己的主子一起,去參觀了羅非等人的住所。

當他們看到羅非他們那漂亮的「小別墅」的時候,都感覺到了匪夷所思。

「我湊,這什麼房子?」方正豪忍不住過去摸了摸,他本以為這房子弱不禁風,還故意推了推,可是這房子紋絲不動!

「這……這玩意我在電視里看過……澳洲小哥蓋的是這房子嗎?」張少游過去踢了一腳,結果房子照樣沒事,他卻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這時,方正豪聞到了一股誘人的味道,回頭一看,發現不遠處有一個木頭架子,架子上正掛著一個用椰子樹的樹皮做成的鍋子,鍋子里煮著很多好東西……有大塊的海魚肉,還有肥碩的海貝……看上去就讓人食指大動!

「這、這怎麼可能?」方正豪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了。

羅非輕笑道:「兩位大少爺也參觀完了,該幹什麼幹什麼去吧!」

張少游摸了摸自己嘴裡那幾顆被白五爺打掉的牙,想起了不久前自己被羅非打臉的經歷,一時間暴脾氣發作了:「媽的,別他媽得意!老子這幾個兄弟不是吃乾飯的!不就是野外生存嗎?不是問題!我們走!」

張少遊說完,轉身就走。只是,方正豪卻駐留在了原地。

「豪哥,走啊!咱們不是不能活!」張少游狠狠地拉了方正豪一把。

「呃,走!咱們走!」方正豪失魂落魄的跟著張少遊走遠了。

當這群人走遠之後,丁薇眉頭微微一皺,道:「羅非,會不會出什麼狀況?」

羅非還沒說話,鳳凰就怒了,氣哼哼道:「姐,你這人就是心眼太好了!對付這群賤人要這麼好的心眼乾嘛?他們死了才好呢!」

「可如果真的死了,咱們肯定攤上事了。特別是你,你剛才出手了……小鳳,姐不想讓你出事!」

鳳凰頓時俏臉一紅。她笑著走到了丁薇的身後,一雙小手在丁薇的身上揉了半天,「嘿嘿,姐姐最好了。先不管那幾個傢伙了,也該讓他們受點苦了!」

……

晚上,羅非滿足了丁薇的願望,帶著她一起,去抓了幾條毒蛇。隨後,他把毒蛇砍頭剝皮切成段,爆炒了一番。而用來爆炒蛇肉的材料,則是羅非和鳳凰從海里採集的鮑魚和生蚝熬出來的鮑魚汁和生蚝。這是最純正的頂級佐料。

至於飲用水的問題則完全不成問題,羅非和鳳凰都精通把海水過濾成淡水的方法。

一頓蛇肉大餐讓美女們吃了個飽,除了沒有主食之外,不能上網之外,這裡的生活像極了天堂。

到了晚上,大雨傾盆,羅非他們幾個人的房子正好在背雨的地方,幾個人饒有興趣的講起了鬼故事,互相嚇唬對方,笑著睡著了。

只是睡到半夜,羅非突然感覺有人摸他的臉,他睜開眼睛,握住了那隻手,這才感覺到這人是丁薇。

雖然房子不大,但是考慮到男女有別,羅非和幾個美女中間還是有隔間的。

丁薇走過來的時候輕手輕腳,唯恐吵醒幾個姐妹。

「姐,你怎麼過來了?」羅非輕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