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十七章 少跟我來這套!

第三十七章 少跟我來這套!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大鵬回頭一看這人是羅非,頓時警覺地握緊了拳頭,厲聲道:「你要幹什麼?」

羅非並沒有理會他,而是快步走到了椰子樹前,微微運足了一口氣,猛然間朝著椰子樹用力鑿擊!

椰子樹劇烈的晃動起來,一個碗口大小的窟窿瞬間出現在了粗壯的樹榦上!

「卧槽!」張少游和方正豪都張大了嘴巴,瞠目結舌的喊了起來。

羅非卻不為所動,又是一記重拳砸在了這棵樹相反的位置,緊接著補上了一腳!

椰子樹搖搖晃晃的倒了下來,上面的椰子經不住這樣的震蕩,掉了四五個下來,甚至還有一隻椰子蟹也掉落在地,摔了個七葷八素!

張少游臉色非常難看,咬著牙罵道:「姓羅的!別他媽裝逼!老子別接受你的恩惠!老子就算死也不吃你施捨的東西?」

羅非沒好氣道:「那你去死吧。」

羅非說完,乾淨利落的把上面剩下的葉子摘了下來,拿出一把刀,把上面的葉子也刮掉,哼著歌拖著樹榦走遠了。

「這他媽……什麼人啊?」方正豪不由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少爺,別說之前我們四個,恐怕就是四十個也不打不過這傢伙。他這拳頭的力量已經超過職業拳擊手了!」大鵬心有餘悸道。

張少游攥緊了拳頭,氣哼哼道:「這混蛋太他媽能裝逼了,老子就是看不慣他,老子……」

張少游話都沒說完,肚子卻「咕咕」叫了起來,唱起了空城計。

方正豪和大鵬都忍不住了,一時間笑出了聲。

大鵬笑過之後,突然間朝著羅非走了過去。

鳳凰看到他,頓時警覺,連忙擋在了羅非的面前,怒氣沖沖道:「你想幹什麼?」

大鵬虎軀一震,居然雙膝跪在了羅非的面前,「羅總,謝謝你救我們!」

在場的人幾乎都看傻了。

「你……」鳳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無奈的擺擺手,轉身走遠了。

方正豪望著大鵬,突然間鼻樑一酸,側過臉哭出了聲:「大鵬,你他媽給我起來!老子不吃他的東西!老爺們凍死迎風站!你他媽……」

「少爺……我受過挨餓的滋味。我跟你說過,那時候,我打黑市拳輸掉了所有的家產,老婆跑了,自己被人追.債。當時,我穿得人模狗樣,卻連吃一頓飯的錢都沒有……當時要不是方董事長,我已經餓死了。少爺。我知道你口袋裡還有好幾張銀行卡,裡面有的是錢。可是現在,它們連擦屁股都嫌硬。少爺,咱得活啊,活下來!回去!才有命去享受,您說對不對?」

方正豪只顧著哭,已經說不出話了。

羅非走過去,一隻手就把大鵬攙了起來,順手塞給了他一個錐子,道:「鑽木取火,椰子蟹至少烤個小時才能吃。」

「羅總,謝謝你。」

「呵呵,謝我幹什麼?你們的食物可是被我的小妹扔掉的!咱們扯平了!」羅非淡然一笑。

「我們罪有應得,因為我們本身就是帶著歹念來的。不怪你們這麼做。」大鵬實話實說了。

張少游指著大鵬,只感覺自己很想罵死他,可是,說不出口了。他們的確都是被盧漢陽忽悠來的,就是為了故意看著羅非等人出醜,在島上餓得不行的時候,求他們的。甚至,他們幾個都已經想好了如何用合理合法的方式,用食物和水源騙取幾個美女的身體……可是到頭來,救他們的居然是他們的敵人。

「我早就知道了,不過這無所謂了。反正大家都被困在島上了,難道不是嗎?」羅非很大度的說道,「需要什麼東西打聲招呼吧,不用太客氣。」

「羅總,那我不跟你客氣了,我想要調料、一把刀子。還有,你們有沒有飲用水?」在生死面前,大鵬顯然是更愛活著,「臭不要臉」的索求著。

方正豪的臉上火辣辣的疼,他望著羅非,一時間五味雜陳……

……

中午,三群人幾乎是同時開飯了。

吃得最差的莫過於那三個叛逃的保鏢,他們好不容易爬上了一棵椰子樹,摘下了幾個椰子,正在鬱悶的啃著。他們這種背主忘恩的傢伙別說方正豪等人不待見,就算是羅非也不喜歡他們。

而伙食最好的莫過於羅非他們,他們又是蛇肉又是烤海貝,還有一大鍋湯。

相比之下,方正豪他們的伙食也不差。此時,他和張少游一人拿著椰子蟹的一隻粗大的鉗子,正在大嚼特嚼。特別是張少游,一邊吃,一邊嘖嘖贊道:「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椰子蟹!簡直太他媽好吃了!」

聽到張少游的話,羅非等人都笑到肚子疼。

鳳凰更是站起身,裝出了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說道:「我王境澤就是餓死也不吃你們的飯!呃,飯真香啊!」

張少游頓時鬧了個大紅臉,他只敢吃,卻再也不敢吭聲了。

……

方正豪等人吃飽喝足的時候,張少游安逸的躺在了地上,笑了笑道:「豪哥,鵬哥,咱們晚上要不要改善一下伙食,吃點蛇肉啊?」

大鵬一陣心慌,連忙勸道:「張少,還是別了!這個島叫毒蛇島,島上都是毒蛇!萬一咱們被毒蛇咬到,可沒有葯啊!」

張少游氣哼哼的站起身,罵道:「你怎麼這麼慫啊?好歹也練過幾年,還怕蛇不成?」

「張少,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如果你想吃,我可以厚著臉皮去找羅總要。但是……」

「咱們已經吃人家嘴短了!」張少游陡然而起,怒目圓睜道,「怎麼還能找他要?不嫌自己的臉都丟光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