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十八章 甘甜遇險!

第三十八章 甘甜遇險!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盧漢陽瞬間栽倒在地,他疼得捂住了臉,臉上寫滿了憤怒和不解:「操!方正豪你他媽有病是嗎?」

「對!我他媽要是再聽你一句話,真是有病了?草尼瑪的盧漢陽,你他媽根本就沒想讓我們活著回來!你他媽安的什麼心?」方正豪惡狠狠地指著盧漢陽,大聲罵道。

「豪哥,你別這樣!漢陽哥不是這種人!」張少游連忙站出來說和,「你肯定是誤會了!」

方正豪冷眼掃著張少游,道:「你他媽就是一個狗腿子,還是一個不帶腦子的狗腿子!你就不想想自己到底是被誰利用了?」

「我他媽能被誰利用啊?」張少游也急了。

盧漢陽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指著方正豪道:「老方,你他媽今天情緒不對,老子可以不計較。要是你明天一覺醒來還這德性,別怪我從今往後不講兄弟情義!」

「去尼瑪的!」方正豪又是一拳轟在了盧漢陽的另一邊臉上,「你他媽什麼時候講過兄弟情義?你個假仁假義的王八蛋!」

盧漢陽又一次栽倒在地,這一次,他爬不起來了,趴在地上嚎叫起來:「方正豪!你他媽太傷我心了!」

「最好傷死你!」方正豪陰冷的說道,「我算是看出來你是個什麼東西了,你壓根就沒想讓我們活!一開始還騙我們說島上沒什麼危險!你他媽知道嗎?老子差點被銀環蛇毒死!」

「……」盧漢陽語塞了……

方正豪轉過身,信步來到了羅非的面前,毫不猶豫的低下了頭:「非哥,以前我做過對不起薇姐,也對不起若心的事情。希望你不要計較,從今往後,你是我大哥。我什麼事都聽你的!」

盧漢陽目瞪口呆:「你他媽真瘋了啊!」

「盧漢陽,以後有你沒我!」方正豪憤怒的指著他,道,「你給我小心點!」

羅非心中一陣唏噓:看來,我沒救錯人。這人渣還有救。

……

羅非等人回到了夏日群島的主島上卻並不輕鬆,因為布朗的死,羅非接受了當地警方的詢問。方正豪出面幫忙,讓羅非只是錄了一個小時的筆錄,撇清了自己的嫌疑。

不過,讓羅非有些鬱悶的是,旅行社老闆跟這件事沒有任何關聯,布朗只是單線行動。而且,因為他已經死了,所以死無對證,沒有辦法把盧漢陽繩之以法。

羅非和方正豪走出了警局的時候,他沖著方正豪微微點頭:「老方,謝了!」

方正豪卻搖了搖頭道:「非哥,別這麼客氣了。其實我欠你的地方挺多的。這一次真可惜,沒抓住盧漢陽的把柄。」

「不著急,以後有的是機會。」羅非的心態已經平和了,淡然一笑道。

「非哥,還有若心那件事……其實,林子雄的意思就是為了讓我進入非凡集團,想辦法搞破壞,以便他收購非凡集團的。」方正豪老老實實的說道,「還有,轟走薇姐,也不是我的主意,是林子雄的主意。」

羅非輕哼道:「這個老傢伙,動作真多。」

「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做。明明若心和雪兒都是他閨女,怎麼不能一碗水端平呢?」方正豪嘆道,「我承認,我以前對若心和薇姐都有非分之想,但說真的。我他媽就是一個人渣,就是一個紈絝,我對她們,其實就是床上那點事……這倆人都是好女孩,真正配得上她們的是你。」

羅非笑了:「快打住吧!越說越離譜了!」

「哥,我說真的,你就是把兩個人都收了,兄弟也會支持你的!」方正豪笑道。

「送你一個字,滾。」羅非沒好氣道。

方正豪笑過之後,不由深深點頭:「非哥,我還是那句話,以後有用得著兄弟的地方,儘管言語一聲。兄弟絕對幫你辦到!」

「不用那麼麻煩了。」老實說,這是羅非的心裡話。他這一次救方正豪,其實只是不想給林若心和鳳凰她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壓根沒想利用方正豪。但是,方正豪倒是認真了。這個人渣,的確還有救。

……

羅非等人在島嶼上又逗留了兩天,終於回家了。

再上飛機的時候,林若心還是和他坐在一起,而且不由自主的握住了他的手。

羅非調侃道:「若心,當你握住了我的手的時候,我連咱倆百年之後一起埋在哪都想好了。」

「滾!」林若心一拳捶在了他的胸口上,「你個大賤人最好別想歪了!我只是恐飛症發作,需要一個人肉抱枕而已!」

羅非笑而不語。

……

十多個小時後,飛機順利的在天州國際機場降落。

羅非開著車,帶著林若心、丁薇和陳靜找了個通訊營業廳去買了手機,補了電話卡。

此時,正值深夜11點。

羅非剛安裝上電話卡,手機就響了。

他看了一眼來電,發現上面居然是胡美的號碼,頓時一愣。

胡美是狼團新成員,羅非對她並無太多偏見,安排了她保護甘甜,她這個電話打得突如其來,到底有什麼事?

羅非戴著耳機,接通了電話:「喂,我是羅非。」

「羅非,出大事了,我……我對不起你!」胡美的聲音充滿了顫抖和恐懼。

羅非一時間瞪大了眼睛,道:「到底怎麼回事?」

「甘甜、甘甜出事了,她、她中槍了!」

羅非的大腦中頓時一片空白,他連忙問道:「你說的具體一點!」

「你別問了,你快來獅子橋,快啊!」

羅非的心跳驟然加速,最讓他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只是他沒有想到,這個受到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