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十九章 捨命救甘甜!

第三十九章 捨命救甘甜!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毒狼很忙。今晚兩台手術,他一起進行。

羅非躺在了甘甜的身邊,他的手臂上插著一根管子,鮮血慢慢的順著管子湧入甘甜的體內。

「貝萊塔。」毒狼從胡美的肩膀里取出了一枚彈殼,冷冷道,「近距離速射,瞬間之內幹掉三個人,又把胡美和甘甜這兩個有功夫的人打傷,有這個能力的殺手,太像某人了。」

羅非很直接的說道:「別說某人,直接說是獵鷹吧!」

獵鷹,鷹團副團長,鷹王的拜把子弟兄。獵殺者的五大團隊之中,鷹團最盛產神槍手,鷹王、紅隼和獵鷹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只不過,鷹王和紅隼都是遠程狙擊手,而獵鷹則更偏愛手槍,他用手槍近身速射的技術平步青雲,而貝萊塔正是他的最愛。

「老大,有這種可能嗎?雷先生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使出這個幺蛾子吧?」毒狼問道。

「他不會,但不能確保小鷹那兔崽子不會。他愛錢如命的德性你還不了解嗎?如果不出我意料,他又接私活了!」羅非冰冷的說道,「如果讓我知道是他的人做的,那就太好玩了!」

「老大,這件事我幫你查!」毒狼說道。

「不用那麼麻煩了。」羅非說著,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沒多久,電話接通了,聽筒里傳來了月亮蕩漾的聲音:「小狼,想我了嗎?」

「月姐,我沒心情跟你開玩笑!」羅非一字一頓道,「我的女人甘甜受了重傷,我的手下胡美也受了傷,都是被貝萊塔手槍打的。」

月亮頓時一驚:「怎麼回事?」

「月姐,去查一下鷹團最近的任務記錄吧,出事地點是天州天北區獅子橋!」羅非說完,狠狠地掛斷了電話。

毒狼嘆道:「從沒見過你這樣跟月亮說話,那個騷東西可是雷的情婦,萬一她不買賬……」

「她不敢得罪我。」羅非的目光轉向了甘甜,道,「這次真的太巧,真沒想到,我剛回來,她就出事了……」

……

手術進行到了一半的時候,羅非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些發飄了。

這時,毒狼眼疾手快,直接把管子塞住了:「不能再輸了,已經毫升了,再來你會有危險的!」

「老毒,她還需要多少?」羅非問道。

「這……我已經讓肥仔出去聯繫血源了。」毒狼有些慌亂的說道。

「去聯繫,就說明血源還沒到,你覺得甜甜能挨到那個時候嗎?」羅非伸出手,一把打開了塞子,讓自己的血液繼續涌動,「老毒,趕緊給她把手術做好,其他的事情不要管!」

「可是……」

「這是命令!」羅非突然了吼了起來。

「……」毒狼說不出話了,獵殺者等級制度森嚴,不容許任何成員違逆上級的命令,哪怕上級讓他去死,他都要立刻執行。更何況,他自己都很清楚,如果此時羅非不給甘甜繼續輸血,甘甜會因失血過多而死,這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而就算是繼續輸血,甘甜活下來的可能性也不是非常大。這一槍打得實在太狠,距離大動脈太近了。

毒狼只能執行命令了,但是手已經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羅非歪著頭凝視著林若心,只感覺自己越來越不舒服,整個身子有一種要被掏空的感覺……他,不由自主地閉上了眼睛。

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羅非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偌大的庭院。

這是一個寧靜的夏天,天空中白雲朵朵,庭院的葡萄園裡長滿了紫嘟嘟的葡萄,一個個顆粒飽滿,惹人食指大動。

羅非和平常一樣,把甘甜背在了自己並不算寬大的後背上,用稚嫩的聲音沖著她喊道:「小南瓜,你快點啊!當心被院長發現了!」

「笨蛋,你再把我托高一點!我夠不到啊!」甘甜氣呼呼的罵道。

「我已經很用力了!快受不了了!」羅非說著,又用了一把力,但他腳下卻一個不經意,滑到在了地上!

「噗通」一聲,甘甜也落在了他的身上,小嘴不偏不倚貼在了他的臉上。

「靠!女流氓你非禮我啊!」

「臭小子,你還好意思說,看我不打死你!你哪裡跑!」甘甜揮舞著小拳頭沖向了羅非。

……

轉瞬間,羅非跑著跑著,眼前又發生了變化……此時此刻,他的小拳頭狠狠地落在了一個小胖子的身上,一邊打他一邊怒罵道:「你個死胖子,讓你欺負她!只有我才能欺負她!你給我死!」

「別打了!小狼你別打了,會打死他的!」甘甜的小臉蛋上全是淚水,卻還是倔強的拉住了羅非,放跑了欺負自己的人。

「你個笨蛋,欺負我的時候那麼有膽子,別人欺負你幹嘛不還手啊!」羅非怒道。

「因為你好欺負,別人不好欺負嗎!」甘甜撅著小嘴,倔強的爭辯道。

「我不管,以後再有人欺負你,你老公我還會幫你出頭的!」

「大笨蛋!誰要做你老婆,你再占我便宜我打死你!」

羅非又一次被甘甜追得到處跑。

而就在這一刻,一雙大手突然間把他抓住,硬生生的把他塞進了一輛轎車裡。

轎車開了,拚命地掙扎著,甚至狠狠地咬了那人一口。

「小兔崽子你老實點!」那人怒了,一把大嘴巴排在了他的臉上!

羅非被打的眼冒金星,卻仍舊咬著牙,慢慢的爬到了后座上,透過窗戶看到了遠處的甘甜和林若心等人。

「放開小狼!你們這群大壞蛋!」林若心一邊跑著,一邊追著,卻一個不小心摔倒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