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四十章 寸拳

第四十章 寸拳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毒狼微微一愣,道:「打了。」

「她怎麼說?」羅非目光如炬的盯著毒狼。

「她說……」毒狼面露難色,道,「這件事的確是鷹王接的活。目標並不是殺甘甜,而是車上的那名毒販。甘甜是比較倒霉的。」

「這麼說,是獵鷹動的手了?」羅非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絲寒光。

「這個……」毒狼嘆了口氣,道,「能不能聽老哥一句話?獵鷹畢竟是鷹團的團副,給他一次活命的機會吧!」

「沒戲。」羅非冷冷道,「他動了我的人,必須死。」

「老大,這是獵殺者下派的任務,這……」

「閉嘴!」羅非打斷了他。

「老大!」毒狼有些著急了。

「我再說一句,閉嘴!」羅非臉色非常難看。

這時,甘甜微微的皺了皺眉,呼吸有些急促……

毒狼看到這情形,頓時閉上了嘴。

羅非輕輕地拍了拍甘甜的後背,讓她睡得更踏實一點。

幾分鐘後,甘甜再次睡熟。

羅非望著獨狼,一字一頓道:「不管是她,還是你們,都是一樣的。你忘了我為什麼要置紅隼於死地嗎?還不是因為他和小鷹害死了秋狼和月狼?我不會放過獵鷹的,甜甜動手術之前我就說過,我要替她報仇!」

毒狼欲言而止,他想了好半天之後,才點了點頭:「老大,你養好了身體再說吧。」

「行,這句話我聽。」

……

晚飯的時候,甘甜已經醒了過來。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房間里已經飄散出了飯菜的香味,她定睛一看,只見自己的面前坐著林若心和羅非。

林若心端著飯碗,沖著她莞爾一笑,問道:「感覺好點沒?」

甘甜望著他,又看了看羅非,不由嘆了口氣:「羅非,謝謝你救我。」

羅非剛才已經跟林若心聊過了,大家並沒有把羅非為她獻血的事情告訴她,這也是處於對羅非的尊重。但是大家誰都知道血是羅非的,而且,是整整1200cc,一個很容易出人命的量。

不過,羅非還是嚇了一跳:誰的嘴那麼快?難道告訴她了?

「羅非,要不是你的那位醫生朋友救我,恐怕我完蛋了。」甘甜誠懇的說道。

羅非這才鬆了口氣,笑道:「你沒事就好。」

甘甜看看她,又看了看林若心,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表情有些尷尬。

林若心把一勺飯菜細心的吹了吹,才送到了她的嘴邊:「吃點飯吧!」

……

林若心術後的飯量並不算太好,只吃了一小碗飯菜,就再也吃不動了。

羅非端來了一杯酸梅湯給她,說道,「來,小甜甜,這個給力!」

「嘿嘿,你這傢伙最對我心思了!」甘甜拿過來喝了一口,頓時有一股清涼而爽口的味道席捲了全身,讓她舒暢無比。而心情好了,甘甜的情緒自然也好了很多,更加平和理智了,「我們夜間行動,逮捕了一個重要的毒.品走私案的嫌疑犯。可就在我們押送他回去的路上,在獅子橋遇到了一輛迎面開過來的車。車上那傢伙的槍法太可怕了,第一槍就打中了司機老郭,第二槍打死了毒販,緊接著又開了第三槍,我的同事老洛也……犧牲了。」

「你怎麼中的槍?」羅非問道。

「我一槍打爆了他的車胎,這傢伙被迫停了下來。這時,我們的車子掉進了河裡,我從河裡游上來的時候,中了他一槍。」甘甜深吸了一口氣,心有餘悸道,「當時我特別的疼,疼到幾乎失去了意識,只感覺到有一個女人撲過來救了我,但是她怎麼樣了,我就不清楚了。」

羅非望著甘甜,認真的問道:「這個毒販還有上線嗎?知道他的下家是誰嗎?」

甘甜不假思索道:「下家不知道,但是他的上線可能是三雷幫的雷氏兄弟。這個傢伙一死,線索全斷了。所以,這點可能性也許都沒了!」

林若心氣得攥緊了拳頭,道:「又是這個三雷幫!怎麼總跟咱們過不去?」

羅非道:「別急,這條線肯定不會那麼輕易斷掉!甜甜,你這幾天先好好養病,其他事情不要多想。」

甘甜望著自己大腿上的葯布,不由嘆了口氣:「我多少天大概能好起來?能幫我問問杜醫生嗎?」

「他跟我說過了,貫穿傷比較快,以他的醫術,10天就能痊癒。你這傷口沒貫穿,也許需要……」

「很久嗎?」甘甜眉頭緊皺,很急切的問道。

「半個月吧!」羅非淡淡一笑。

「你這傢伙怎麼總是說話大喘氣?」林若心沒好氣道。

「哼,因為他是個大賤人!」甘甜咬牙切齒的捶了羅非一拳,不過,就在下一秒,她就驚呆了,瞠目結舌道,「半個月?這麼快?這種傷一般來說得一個月吧?」

「他可是名醫!」羅非道,「普國柏市醫科學院的頂級醫生。自己會配製很多種藥物,你的腿對他來說是小兒科。等你傷口好利索了,連疤都能給你消下去,不留一點痕迹!」

「我的天,這麼神?」甘甜一陣唏噓。

「是啊,很神的。我現在已經和杜醫生合作了,非凡集團馬上就要給和他合作,只要這種葯過了臨床,就能批量生產!」林若心說道。

「嘿嘿,那大賤人替我好好謝謝杜醫生吧!」甘甜大大咧咧的笑道。

「你啊,最應該感謝的就是大賤人。你知道嗎?他比警察更快一步趕到了你的身邊,把你救走的,當時那種情況多危險啊!」林若心沒好氣的捏了一把甘甜的小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