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四十五章 動情

第四十五章 動情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林若雪並不知道一個多小時前在林若心的家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所以當她聽到羅非道出「薇姐」二字的時候,不由自主的撅起了小嘴。她並不是討厭丁薇,而是感覺自己和羅非的約會似乎泡湯了,心中有些小小的鬱悶。

羅非望著林若雪,不由搖了搖頭,笑著接起了電話:「喂,姐。找我有事?」

「羅非,晚上能一起吃頓飯嗎?就咱們兩個。」

羅非不假思索道:「夜宵行不行?晚飯我已經約出去了。」

「呃……好吧。」丁薇說著,不由嘆了口氣道,「羅非,我把甜甜罵哭了。其實這件事,真的有點說不清了。」

「給甜甜一點時間吧。」羅非說道,「晚上點見,沒問題吧?」

「嗯,沒問題。」

……

丁薇掛斷了電話的時候,身旁的林若心和甘甜都在用期待的目光看著她。

丁薇不無遺憾的說道:「他沒等我說完就掛了。」

「唉,都怪我。」甘甜鬱悶的攥緊了小拳頭,「如果我知道是他捨命救我,我……」

「甜甜,現在說這些都沒用了。」林若心問道,「姐,羅非怎麼說的?」

「我們約好晚上一起吃夜宵。」丁薇道,「你和甜甜到時候就不要露面了,我自己去吧。」

「好,我覺得你可以說服他。」林若心嘴巴上這麼說,可是她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心會加速跳動。她的大腦中,前幾天在毒蛇島上發生的那件事仍舊讓她記憶猶新。當時羅非剛給丁薇解毒,就已經淚流滿面,更是口口聲聲說要追求丁薇。

也許那只是一句安慰的話,也許羅非真的動情了。如果是後者,那該怎麼辦?林若心在心中發出了一聲嘆息,但片刻後,她又是俏臉一紅,氣哼哼的心道:死賤人,誰要管你?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最好別回來了!

甘甜望著丁薇,雙眼中充滿了期待:「姐……求你了,把他勸回來吧。我真的知道錯了!」

丁薇望著甘甜,不由搖了搖頭:「甜甜,你其實只是覺得你的態度錯了,但你忽視了最重要的問題。作為一個警.察、一個執法者,你的衝動不應該戰勝理性。」

「姐,你教訓的對。」

「傻丫頭,我不是在教訓你。我只是想告訴你,羅非在處理這件事上,是以你的生命安全為準則的。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周平真的是個壞人,如果真的和三雷幫同流合污,那這一次你被打成重傷,會不會是他從中作梗?如果是的話,那麼有第一次,肯定會有第二次。傻丫頭,羅非能救你一次,還能救你第二次嗎?」丁薇嚴肅而認真的問道。

甘甜頓時陷入了沉思……

……

晚上,羅非帶著林若雪去吃了佰金街上非常有名的脆皮烤魚,隨後他又帶著小美女去了千達影院看了一場愛情電影。

胡美終究沒有和他們一起玩耍,因為她打趣說怕自己成為電燈泡。

羅非和林若雪在散場走出來的時候,時間剛好是晚上點。

此時,林若雪的小手不知不覺的拉住了羅非的手。

「調皮!」羅非沒好氣道,「我對小女孩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哼!我對大叔有興趣行不行?誰讓我是大叔控!」林若雪露出了邪惡的小嘴臉,「羅大叔,我控定你了!」

「控定你個頭啊!」羅非一把捏住了她的小臉。

這時,林若雪嬌柔的身軀依偎在了她的懷裡:「哥,你背我吧,我累了!」

「欠揍是吧?自己不會走?」羅非對林若雪一直不怎麼客氣,這也是因為兩個人實在太熟了。

林若雪卻不依不饒,居然一下子竄到了羅非的後背上,兩隻小手緊緊的扣住了他的脖子:「嘿嘿!奸計得逞咯!」

羅非無奈了,只能伸出手摟住了她,只感覺到她那凸出的美妙觸感讓他的手微微痙攣。

羅非很久……很久沒有這麼好的感覺了。他悠然一笑,大腦中不由自主的聯想起了那些不成熟的年代,那些幸福的瞬間。曾幾何時,自己的背上背著的女孩,是林若雪的姐姐林若心。

……

「雪兒,謝謝你。」行進間,羅非突然間對林若雪說道。

「非哥,為什麼要謝我?」林若雪一陣詫異。

「我真沒想到你會在我和你爸之間挑選了我。」羅非故意調侃了她一句。

「笨蛋哥哥!」林若雪俏臉一紅,道,「你就知道調戲我!」

「呵呵,逗著玩的,別生氣。」

林若雪望著羅非,不由輕嘆道:「哥,其實我和我爸的關係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好。我爸這人重男輕女的觀念太重了,甚至都讓我這個親生女兒看不下去了。我記得在我十六歲那年,我們曾經吵過一次架。當時我爸毫不客氣的說,如果我是兒子的話,肯定會把全部家產給我。哥你知道嗎?那種話特別傷人……」

羅非聽出了林若雪聲音中的哽咽和傷感,不由搖了搖頭:「別說了,都怪我起了個不好的頭。」

「哥,不怪你。」林若雪深吸了一口氣,極力讓自己的情緒平和一點,「我從那一次之後,盡量不花他的錢了。我在國內讀很貴的私立學校,都是找姐姐借的錢。然後自己去當家教,還姐姐的錢,自己還有些盈餘。哥,你別以為暑假的時候我去夏日群島真的是去度假的,我只是去當高級導遊的。你知道嗎?我會國語言,我會烹飪六國菜肴,我跆拳道已經達到了黑帶三段!另外,我還會玩皮划艇、會駕駛快艇!我現在能和姐姐一樣養活自己。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