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四十八章 你是我的

第四十八章 你是我的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獵殺者的僱傭兵天生狡詐。他們在任務和生命面前會優先選擇後者。因為只有保存下這條有用的性命,才能繼續完成任務。

獵鷹也不例外,他順著屋村的備用樓梯撤退了。這條路是他早就設計好的路線,隱蔽性強,不易被察覺。

然而,令獵鷹難以置信的是,他剛跑到一半,羅非已經迎面站在了他的面前。

獵鷹警覺地揚起了手中的貝萊塔92,想要頂住羅非的腦袋。可幾乎是與此同時,羅非手中的槍也頂住了他的腦門!

獵鷹的心中襲來了一股微妙的恐懼。他不由自主的壓低了聲音,問道:「你的槍法什麼時候練出來的?」

羅非冷笑道:「兩年時間。不說了,你該上路了!」

獵鷹的瞳孔驟然收縮,憤怒的低吼道:「我現在要是開槍,咱們就得同歸於盡!」

獵鷹剛說完,羅非突然間伸出腿,閃電般的踢了他的手臂一腳!

獵鷹只感覺自己的手臂一陣劇痛,從不離手的貝萊塔居然輕易被羅非踢飛!

這一刻,獵鷹慌了神,連忙要折返回去撿起這把槍!

「別動!」獵鷹的身後傳來了羅非冷冰冰的聲音。

獵鷹很清楚,自己的確不能輕舉妄動了。現在羅非只要扣動扳機就能取走他的性命!

「天狼,你想怎麼樣?難道你忘了,我現在還是鷹團的副團長!你他媽只是一個編外!你要敢動我,雷、雷先生不會放過你的!」獵鷹的心已經跳到了嗓子眼,緊張到了極點。

「呵,既然你這麼大義凜然,為什麼說話的時候在顫抖?」羅非戲謔道,「是男人就別慫,上樓吧!我讓你死得痛快點!」

……

屋村樓頂,風更冷,空氣更讓人窒息。

羅非掃了獵鷹一眼後,不動聲色的把槍扔在了地上。

獵鷹知道羅非做事心狠手辣。現在的他已經沒有退路,只能拚死一戰。

羅非不慌不忙的勾了勾小指頭,道:「來,小子,我看看你的功夫有沒有退步!」

獵鷹瘋衝上前,那速度極快,只見他左手用力一擺,揮出了勢大力沉的重拳!

獵鷹練過幾年泰拳,手臂揮舞有力。他更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充當過半年黑市拳的拳手,創造了四十場連勝,打死三十九人的神話。而唯一倖存的人到現在還躺在床上沒有蘇醒。獵鷹的左拳了得,右拳更是足以斷金碎石!

只是,讓獵鷹意想不到的是,羅非並沒有出拳,而是把左臂凝聚為了手刀,朝著獵鷹的左手用力衝刺而來!

他媽的,這什麼招式?新練的嗎?天狼,你他媽未免也太瞧不起我了!真以為我的近身格鬥功夫不如你嗎?

強烈的自信讓獵鷹勇往直前,他沒有逃避,而是直勾勾的奔向了羅非的手刃,想要生生用自己的重拳鑿碎羅非的手掌!

只聽見「咔嚓」一聲脆響!鮮血已然飛濺半空。兩個人中,有一人目瞪口呆的站在了原地,許久之後,嘴巴里終於嘶吼出了一聲:「啊!!!」

疼,太疼了!只不過疼痛難忍的人,並不是羅非,而是獵鷹。

羅非的這一擊,極具穿透力,居然硬生生震碎了獵鷹的四根指骨!

獵鷹的臉都因疼痛而扭曲,但疼痛也讓獵鷹的獸性爆發,他不顧一切的伸出了右手,又朝著羅非兇狠的轟出!

獵鷹的這一拳是在自己中招後不到半秒鐘發出的,動作之快,令人愕然!

可是,就在獵鷹的這一拳即將命中羅非的時候,羅非卻壓低了身位,使出了平生之力,朝著獵鷹的肋部兇狠的打來!

情急之下,獵鷹只能用已經受傷的左臂去招架。

不得不說,獵鷹這麼做是非常明智的,左臂已經傷了,索性破罐破摔,用它來防守好了。萬一用了右臂,把右臂也弄傷了,今天自己是非死在羅非手中不可了。

可是,羅非卻沒有上當,這一招居然只是虛晃,自己很快繞到了對方的身後,照著對方的後背又是一擊!

獵鷹卻十分狡詐,明知道自己無法閃避開,後腿朝著地面猛然撩起,濺起了一片塵埃,想要迷離羅非的視線!

怎料,羅非突然一個轉向,居然再次來到了獵鷹的身前,一把握住了他沒有受傷的右手拳!

獵鷹大驚,急忙發力,想要掙脫束縛。只可惜,羅非的右手彷彿有千斤力量,如同石磨一般,狠狠的碾壓著他這隻主力手!

「咔咔……」

獵鷹聽到了絕望的骨節斷裂的聲音,毫無疑問,從力量上,他已經完敗給了羅非!

獵鷹雙手已廢,再無反抗的能力。羅非兇狠無比的兩記重腿踢碎了對方的迎面骨,讓對方四腳朝天的躺在了地上。

此時,獵鷹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氣若遊絲,一雙銅鈴般的大眼瞪著羅非發獃。

羅非面色冰冷的走到了他的面前,拔出了一把犀利的瑞士軍刀,對準了他的脖頸。

已經無力反抗的獵鷹淚流滿面,哽咽的求饒道:「天狼!看在咱們多年情分上,別殺我!」

「對不起,咱們沒有情分。」羅非漠然道,「如果有情分,為什麼明知道她們是我的人還要下黑手?」

獵鷹拚命地搖著頭道:「上支下派,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獵鷹,別讓我瞧不起你,像個男人一樣死去吧!」話音剛落,羅非已經用匕首狠狠的已經割開了獵鷹的喉嚨!

……

幾分鐘後,仍舊在太平洋的小島上安逸的享受著假期的鷹王,突然間接到了一個電話:「收屍吧,他已經涼了。」

「天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