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五十章 你們到底要幹什麼?

第五十章 你們到底要幹什麼?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羅非終於發自內心的笑了:小子,你今天說了一百句話,卻只有這一句是真的。不過,這也足夠了!

於是在這個晚上,方正豪過得很愉快。羅非給了他像極了兄弟一般的待遇。

……

吃飽喝足,開車回家的路上,林若心輕輕拍了拍羅非的肩膀:「謝謝你為甜甜做的一切。其實你本來不用這麼做的。」

羅非故作一愣:「不這麼做怎麼行?不這麼做怎麼整垮三雷幫?」

林若心輕笑道:「羅非,其實你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整垮三雷幫這麼簡單。因為以你的能力,既然可以把他們的賭場輕鬆搞垮,搞垮那三個傢伙也不難。」

羅非無奈道:「你知道的太多了。」

林若心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戲謔:「嘿嘿!是不是愛上甜甜了?其實甜甜還真是不錯,身材那麼火辣,規模那麼大,長得也漂亮。難怪你會喜歡她!」

「若心,你知道的太多了!」羅非聳聳肩,索性故意認了。有些事往往越描越黑,最好的方式就是反其道而為之。

「哼!你個大賤人!」林若心冷哼了一聲,不在理他。

……

第二天晚上六點,方正豪按照和雷家兄弟的約定,如約來到了雷家的秘密會所。

這是一個由別墅改建而成的會所,雷氏兄弟絕對不會招待外人,只會用來招待真正的自己人。

方正豪剛被雷家的心腹請進來,迎面就走來了雷氏三兄弟。

雷龍和雷虎推著手腳仍未痊癒的雷豹,來到了方正豪的面前。

雷氏三兄弟長相很相似,都是國字臉,寬肩膀,十分魁梧。只是雷龍的年紀稍大,有四十多歲的樣子。

方正豪沖著自己的心腹阿文一點頭,阿文立刻遞上了一個做工精美的禮盒。

雷龍不由一愣:「豪弟,這是什麼寶貝?」

方正豪走過去,輕輕地按住了雷豹的手:「這是我從藏區帶來的旺拉,雪線以上生長的東西。它天然無污染,是補氣活血的良藥。」

「啊,原來是旺拉!」雷豹頓時一陣激動,「兄弟,你也太費心了!」

方正豪卻搖了搖頭:「三哥,那年要不是你們幫我,我的手腳都被人剁了,哪裡還有孝敬你們的機會?」

「要不我說,豪弟最仗義了!」雷虎走過去攬住了方正豪的肩膀,大笑道。

「哥,不說這些客套的了。錢收到了嗎?」方正豪問道。

「嗯,收到了!整整一個億!兄弟,你可是幫了我們大忙了!」雷龍一向沉穩內斂,但昔日那張不苟言笑的老臉上居然也出現了一抹笑容。

這時,雷豹和雷虎對了一下眼神。雷豹會意的說道:「老弟啊,有句話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三哥,你不用說了。」方正豪望著別墅前方的過道拐角,沒好氣道,「王八蛋出來吧!你大爺的!」

這時,盧漢陽終於肯探出頭了,哈哈大笑道:「我就說正豪沒那麼小心眼!」

「混蛋!要是再有下次,看我不弄死你!」方正豪衝過去給了盧漢陽後腦勺一巴掌!

盧漢陽並不閃躲,而是大笑道:「所以說,你永遠是我兄弟!打起來也照樣是我兄弟!」

方正豪望著盧漢陽,許久才說道:「都因為一個羅非,把咱倆弄成這樣……馬勒戈壁的!」

盧漢陽也一臉感慨,道:「兄弟,我知道你喜歡林若心。你放心吧,哥們不再跟你爭了。咱們想辦法把姓羅的辦了,到時候林若心那邊,我會幫你出力的!」

方正豪深吸了一口氣:「為娘們生,為娘們死……咱他媽這日子過的真不容易!」

「兄弟,不說這些了!今天是個好日子,一會兒有個新朋友要過來,我介紹你們認識一下!」

「行,就這麼說定了!」方正豪說著,走過去推起了雷豹的輪椅,「豹哥,好好養身子,會好起來的!」

雷豹咧嘴一笑:「放心,兄弟。老子的手還得抓牌抓女人呢!」

「嘿嘿,你個老不死的!」

方正豪說著,推著雷豹走遠了。

這時,盧漢陽走到了雷龍雷虎的身邊。

雷龍低聲問道:「漢陽,你覺得豪弟現在可靠嗎?」

盧漢陽道:「別的我不知道,光是一句為娘們生,為娘們死。我就知道他一點都沒變!」

「這句話什麼意思?」雷龍問道。

「他一直都很喜歡林若心。」盧漢陽訕訕一笑,「要不然,他也不會答應進入非凡集團做林子雄的卧底。」

「那他和羅非那段……」雷虎也追問道。毫無疑問,兄弟倆對方正豪還是有些不放心。

「有件事你們恐怕不知道。他去非凡集團上任的當天,是被羅非攆出來的,屁股上還挨了一腳。他見我的時候,把這件事說了至少十遍,發誓說一定要弄死羅非。」盧漢陽篤定的說道,「所以,我敢說他一點問題都沒有。再說了,他就算對我還有點成見,對你們兄弟沒話說吧?誰會拿一億的籌碼打水漂玩啊!」

「這倒是!」雷虎點了點頭,「哥,你怎麼看?」

雷龍的目光落在了雷虎的身上:「兄弟,我覺得豪弟也夠意思了。畢竟他不是家裡的掌柜的,還得看他爸爸臉色,一個億對他爸來說不算什麼,可對他來說不容易啊!」

雷虎點了點頭,試探著問道:「那咱們的計劃照舊?」

「嗯,計劃照舊!」雷龍笑著說道,「說起來,這件事還要感謝漢陽,漢陽提供的渠道很好,貨很正,咱們這一次能賺不少錢。」

盧漢陽故意嘆了口氣:「唉!說實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