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五十一章 我今天還就欺負你了!

第五十一章 我今天還就欺負你了!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眾人的目光筆直落在了這人的身上。只見這人神情緊張,手都忍不住摸向了自己的腰間。

雷龍卻淡淡一笑:「周隊,用不著那麼緊張。我還是那句話,大家都是自己人。你瞧瞧這兩位小老弟,他們可比你淡定多了!」

周平的臉色一陣黯淡:「你們瘋了!」

「呵呵,五年前我們是怎麼起家,你都忘了?」雷虎笑問道,「當時要不是因為周隊的舉手之勞,我們兄弟三人又怎會有今天?」

周平的心跳驟然加速。

五年前,他和老戰友甘林一起合作偵破一起毒.品走私案,當時他已經和雷氏兄弟同流合污。而那案子正是他們三人所為。周平為了利益出賣了自己多年的好兄弟甘林,讓他慘死在了雷氏兄弟的手中。

甘林被雷龍打死,屍體沉入大海後,兩個星期才被打撈上來。等到甘甜去警局的時候,屍體已經不復辨認。從那一天開始,甘甜瘋了,她玩命地學習,後來終於考入了天州警官學校,並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成為了天西刑警大隊的一顆明日之星。

而那之後的五年,雷氏兄弟靠著這一筆黑金搞起了娛樂場所、夜總會和賭場,五年來一直風調雨順,直到他們遭遇到了羅非。

……

雷龍看到周平為難的樣子,頓時淡然一笑:「老哥,我也知道最近發生了很多事,你在天州也快待不下去了。這一次事成之後,你和我們一起走吧。我雷龍不會虧待你的。」

雷豹的目光也落在了周平的身上:「周大哥,拘留所里發生的事情就當是一場夢,不要再想了!從今往後,咱們還是同做一條船,富貴又團圓!」

「你們這是在找死啊!」周平面色慘淡的捶著酒桌,狠狠地嘆了口氣。

此時,雷龍的目光轉向了方正豪:「你瞧,豪弟都比你淡定。」

方正豪心中一陣冷笑:我他媽哪是淡定,分明就是嚇得說不出話了。非哥,你猜的太准了,這群王八蛋果然要干這種掉腦袋的事情!

方正豪很清楚,現在自己的處境已經非常危險了,不過也只能按照羅非的要求見招拆招了,否則自己肯定得玩完。

「呵,我當然很淡定。」方正豪冷笑道,「你們能保證我到時候全身而退就行!錢,我不是很在乎了!」

方正豪有很多的小把柄落在了雷氏兄弟的手中,他這樣說的時候,雷氏兄弟都笑了。方正豪簡短的兩句話,卻贏得了他們的信任。

……

簡短的餐會在一個小時後結束了。周平從後門離開,步行很久,才打了一輛計程車。此時此刻,他的身上全都是汗水,就連後背都已經濕透了。

半個小時後,周平到家了。他剛一下車,一隻手就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嚇得他一個激靈:「誰?」

「爸,你怎麼了?是我啊!」周斌一頭霧水的問道。

「你個臭小子,怎麼像鬼似的靜悄悄的?」周平一臉慍怒,道,「跟我進來,我有事跟你商量!」

「哦!」周斌看著周平的表情有些奇怪,又不敢多問,連忙跟著老爸回到了家裡。

父子倆剛一進家門,周斌就忙著給自己的老爸沏了一杯茶。

周平露出了一絲欣然的微笑。他老婆去世得早,他和周斌相依為命,周斌很孝順,平時不抽煙也不喝酒,做事很規矩,是他的驕傲。

周平打量了兒子半天,才說道:「斌子,爸爸有件事跟你商量。」

「爸,什麼事?很重要嗎?」

「嗯,非常重要,關係到你的未來。」周平嚴肅的問道,「你覺得你當刑警需要天賦嗎?」

周斌思考了片刻後才點了點頭:「需要。我感覺我的天賦比甜甜差遠了。她的觀察力、邏輯思維和偵查能力都比我強太多了。」

「咱們不說甜甜,只說你。你覺得你如果照這樣做下去,以後會有更好的前途嗎?」周平問道。

「這個……」周斌撓了撓頭,頗為不解,「爸,你問我這個幹什麼?難不成還不讓我幹了?可是我除了刑警,還能幹啥啊?」

周平望著兒子,一臉疼愛的表情:「兒子,做家長的沒有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成大事的。其實你當年之所以選擇警校,就是因為甜甜立志要當刑警。其實,你的腦子不適合做刑偵工作,反而更適合去考個mba什麼的。」

「爸,你今天怎麼和我談起這個了?」周斌一頭霧水的問道,「平常你也沒跟我說過這些啊?」

「爸爸最近碰到了一個下海經商的老朋友,跟他聊了很久。他有路子把你送到米國去讀mba。」周平用商量的口氣說道,「斌子,我知道你的想法。你希望自己將來能夠娶甜甜做老婆。可是以你現在的樣子,你覺得自己以後會有前途嗎?甜甜那麼心高氣傲的女孩,會跟你子一起嗎?」

「爸!」周斌陡然而起,咬著嘴唇說道,「我不能去!我要是離開了警隊,甜甜更瞧不起我!還有,去米國讀mba根本不是那麼一兩年的事。現在我和甜甜本來就已經疏遠了,再幾年不見面,我們還能在一起嗎?」

周平聽到這,頓時火冒三丈,狠狠地拍了下桌子:「你個混小子!滿腦子裡怎麼都是女人?甜甜,甜甜,你離開女人就活不了嗎?我怎麼會有你這麼沒出息的東西?」

「爸!我就是沒出息!您以前不也說過,要我娶甜甜嗎?你和甘叔叔那麼好的戰友,甘叔叔死了之後,您把甜甜當親女兒一樣培養,不就是為了讓她嫁給我嗎?您今天是怎麼了?為什麼要拆散我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