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五十四章 用自己的狗命為甘叔贖

第五十四章 用自己的狗命為甘叔贖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這一刻,甘甜的心裡一陣溫熱,只感覺有兩股熱流湧上了眼眶,差點沒哭出來:非哥,原來你都計劃好了……原來我真的是胸大無腦!

方正豪也看出了甘甜的情緒不對,頓時嘆了口氣道:「唉!怎麼漂亮妞都跟非哥這麼好啊!瞧人家這人緣混的!妹子,現在不是激動的時候,咱們都冷靜點!」

「嗯,我知道了……」此時的甘甜再也不敢任意妄為了,連連點頭。

……

10多分鐘後,雷虎終於忍不住走過來敲打車窗了。他等了大約一分鐘,車門才打開。方正豪襪子都沒穿好就慌忙的走出來了:「唉,意猶未盡啊!」

雷虎看著甘甜的頭髮都亂了,頓時明白了一切,不由大笑道:「你痛快就行了!這丫頭……」

方正豪掃了一眼甘甜,不由冷笑道:「該殺就殺!不過,虎哥,最好不要現在動手。我覺得,是時候測試一下某人的忠心了!」

雷虎也是一愣,隨後才明白過來,道:「你說得對,兄弟。你想問題可真周全!」

「走吧,咱們出發!」方正豪擺手道。

此時的甘甜總算鬆了口氣,方正豪並沒有對她做什麼,還是故意搖晃了車子,而她也跟著搖晃而已,造成了車裡的某些曖昧假象。但是方正豪此時說的話她卻有些聽不懂了。這傢伙到底什麼意思呢?

甘甜很快被押到了貨櫃車裡,門一關,裡面暗無天日。

差不多了過了兩根煙的功夫,天空終於下起了瓢潑大雨。

而就在這一刻,車子已經從天港四號碼頭開到了一座小橋的旁邊。

貨櫃被打開了,雷虎的幾個打手衝過去把甘甜拖了下來。

這輛車的迎面停了一輛很普通的大眾車。從車上走下了一個打著傘的中年人。這人帶著銀框眼鏡,快步走到了甘甜的面前。

此時,甘甜和他四目相對,頓時愣住了。

中年人也傻了眼,道:「你……怎麼你……」

「哼,周隊,這是你的人嗎?」雷虎和方正豪也走了過來。

周平不由閉上了眼睛:「是!」

雷虎目光鄙夷的望著周平,清冷的說道:「周隊,你可是要跟我們一起走的,怎麼屁股都擦不幹凈啊!」

周平艱難的嘆了口氣:「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甘甜的嘴巴上被堵著膠條,已經說不出一句話了,但是心卻已經是一片稀碎:周隊,你太讓我失望了!你怎麼會做出這種事來?

甘甜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五年前導致自己養父甘林犧牲的那一次走私案,頓時怒目瞪起了他。

周平望著甘甜,艱難的點了點頭,咬著牙說道:「別看了,你爸也是因為我!」

甘甜的眼眶裡湧出了淚水,和雨水混雜在一起,心中五味雜陳。

「周隊,快點吧,時間來不及了!」雷虎冷哼道。

周平點了點頭,一把按住了甘甜的肩膀。

這時,方正豪走過去,按住了甘甜的另一個肩膀:「周隊,別怪小弟不相信你,我要親眼看你弄死這丫頭!」

周平不由一愣……

雷虎笑道:「所以說,我一直覺得豪弟有做大事的潛質!我果然沒看錯!」

方正豪笑而不語。

很快,甘甜被方正豪和周平拉到了天河邊。

此時正值天河的汛期,河水洶湧,看上去讓人有些心神不寧。

周平拔出了手槍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手居然抖得厲害。

面前的女孩是他看著長大的。當年老戰友甘林去孤兒院收養她的時候,她只到他的下巴那麼高。這麼多年來,周平一直都很希望她成為自己的兒媳婦。特別是周平害死了甘林這幾年,他對甘甜的負罪感更深了。

周平已經流淚了,只是藉助雨水的掩護才沒看出來而已。他的槍慢慢地頂在了甘甜的心頭上,食指卻始終按不下扳機。

甘甜怒視著他,牙齒都要咬碎,她恨透了這個披著人皮的畜生。

「真麻煩!」看到周平舉棋不定,一旁的方正豪忍不住了,他掏出了槍,沖著甘甜的小腹狠狠地扣動了扳機!

「砰砰!」

瓢潑大雨遮擋住了槍聲……但擋不住周平的心碎聲。

方正豪一臉鄙夷的掃了周平一眼,朝著甘甜狠狠一推,將她推入了滔滔天河!

周平整個人都傻了,他沒想到甘甜的死法居然和自己的老戰友甘林一模一樣!

方正豪卻已經轉過了身,漠然道:「周隊,你他媽真夠慫的!一會兒別說是我乾的!」

周平連回應的力氣都沒了,他剛走了兩步,不由自主的一個趔趄,差點栽倒。

周平走回去的時候,自然得到了雷虎的肯定。他很快回到了自己的車上,開著車走遠了。

周平今天的任務很簡單,那就是用他方法讓這輛貨櫃車通過天港的東碼頭,讓這一船的東西進入一艘來自棒國的貨輪。到時候,雷氏兄弟會順利的和買家完成交接,並在海上完成拆分。而周平將在風平浪靜之後以肝臟不好為原因,辭掉公職,繼而和兒子一起離開天州這個是非之地,遠赴米國。

……

車子一路向東,過路卡的時候非常的順利。這讓雷虎也相信了周平的辦事能力。

很快,這輛貨櫃車一路開到了天港東碼頭,停在了指定的位置上。

今天暴風驟雨,狂風大作,對於一般人來說絕對是個糟糕透頂的天氣。但是對於這群惡貫滿盈的傢伙來說,卻是一個難得的好天氣。

方正豪把他們送到了這裡的時候,終於鬆了口氣,和雷虎一起下了車,和另一輛車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