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五十五章 你對我的姐妹都做了什

第五十五章 你對我的姐妹都做了什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羅非沒有殺雷龍,因為他早已經透過方正豪調查到了殺害甘林的真兇。這麼大的仇敵,還是留給甘甜吧!

幾分鐘後,有備而來的甘甜很快帶著同事們把毒販們制服了。

此時,甘甜看到雷氏兄弟的老二老三都躺在了血泊中,唯有老大正氣喘吁吁的還要負隅頑抗。受了傷的朴則已經被她的同事扣押了。

甘甜快步走到了雷龍的面前,揚起了手槍。

雷龍怒極,飛起一腳踢向了甘甜。然而,雙手的重傷讓他的動作明顯變慢了很多!

甘甜輕鬆地側過身,避開了這一腳,繼而也是一腳,狠狠地踢在了雷龍的雙腿上!

「啊!」雷龍又是一聲慘叫,狠狠地摔在了甲板上!

甘甜憤怒的把腳踏在了他的胸口上,低吼道:「還記得五年前被你親手殺死的甘林警官嗎?」

雷龍艱難的喘著粗氣,問道:「你、你他媽是誰?」

「我是甘林的女兒!我叫甘甜!」

雷龍側過臉,望著自己的兩個弟弟,情緒瞬間崩潰。他哽咽道:「報應啊!好啊!既然你是那老警察的女兒,你就殺了我吧!」

「殺了你?沒那麼便宜!」甘甜冷冷道,「我要你接受法律的制裁!」

「不!你殺了我!殺了我吧!」雷龍哀嚎道。他的兩個弟弟已經死了,他活著的最大理由都沒了,只想求死。

然而,甘甜卻不給他一星半點的機會……

有的時候,死亡並不是最大的懲罰,而是一種寬恕。

……

雨一直下,甘甜一直站在雨中,任憑眼淚不停地流淌。她的大腦中像是過電影一般,一直都在循環往複著之前幾十分鐘內發生的一切。

方正豪根本沒有打死她,他放的是空槍,甘甜身上流出來的血都是方正豪事先讓她塞進自己襯衣里的血包。而她落水之後,第一時間把她救起來的,不是她的同事們,而是羅非的兄弟們。

當甘甜上岸之後,武警大隊的同僚和她的同事們才紛紛趕到。甘甜從他們的口中得知,原來這是市刑警總隊的一次越級指揮。

此時,甘甜能聯想到的人,還是羅非。

甘甜知道羅非已經露面,但他來無影去無蹤,低調的幹完了自己該乾的活,卻把最閃亮的舞台留給了她。

此時,平日里和她關係最好的小劉走了過來,沖著她微微點頭:「甜姐,還差最後一件事。總隊的張隊說,交給你了!」

「我知道了。」甘甜收斂了情緒,堅定地應道。

……

窗外仍舊暴雨如注,甚至打起了雷,讓周平有些心神不寧。

兒子周斌已經辦理好了離職手續,這幾天賦閑在家。情緒低落的他天天打遊戲,意志有些消沉。

而周平也忍不住拿出了一瓶陳年老酒,自斟自飲。這瓶酒本來是打算留到周斌和甘甜結婚的時候再喝的,可惜這個願望已經無法實現了。

周平剛喝了幾口,只感覺門外依稀傳來了門鈴聲。

周平一時間心跳加速了。

「來了!來了!」周斌聽到了聲音,連忙放下了手裡的遊戲,來到了門口打開了門。

當周斌看到甘甜站在門口的時候,不由一愣:「甜甜,你怎麼淋得像個落湯雞啊?快,快進來坐!」

此時,周平也走到了門口。當他看到甘甜的時候,他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這個唯物主義者都忍不住迷信了一次,低頭掃了一眼。

怎料,甘甜有影子,甘甜不是鬼!

「周平,你和一起毒.品走私案有關,請你回警局協助調查!」甘甜說著,從公文包里拿出了一紙公文,字字鏗鏘道,「這是逮捕令!」

周斌頓時瞪大了眼睛:「甜甜,你開什麼玩笑啊?這是我爸啊!是你的周隊啊!他怎麼會做這種事?爸,你們都逗我玩的吧?」

周平一時間面如死灰,頹廢的說道:「兒子,爸爸……的確犯了法……」

周平伸出了雙手,絕望的望著甘甜。

甘甜毫不客氣的給他扣上了手銬:「帶走!」

兩個同事走來,立刻按住了周平的肩膀。

「先等等!」周平艱難的說道,他把目光轉向了甘甜,深深地嘆了口氣,「唉……甜甜,你都知道了吧?」

「是啊,都知道了。周隊,你太讓我失望了。我真的沒有想到,教我那麼多刑偵手段的你,居然就是一個敗類!人渣!畜生!」甘甜越說越激動,沖著他吼了起來。

周斌大怒:「甜甜,你怎麼能這麼說我爸!這裡面肯定有什麼誤會!你們搞錯了!」

「兒子!什麼都別說了!」周平沖著周斌搖了搖頭,嘆道,「你甘叔叔的死和我有關……是我害了他。我也跟這起案子有關,我還差點害死了甜甜。現在一切都結束了……兒子,爸爸這幾年一直睡不好,一直做噩夢。我想今後我再也不會做噩夢了。」

周斌一時間淚流滿面,歇斯底里的吼道:「爸!你毀了我的一切!你毀了我!你為什麼要這樣啊!為什麼!」

甘甜面無表情的和周平擦肩而過,再也不願看到這一切。

「甜甜!我對不起你!」周平沖著甘甜喊了一句。

甘甜沒有駐足,只是冷冷的應道,「我永遠不會原諒你,你和雷龍一起接受法律的審判吧!」

……

甘甜默默地走進了雨中,小劉剛要為她打傘,卻被她無聲的推開了。他漫無目的的走向了前方,只感覺自己的世界一片空白。

就在這一刻,一輛銀白色瑪莎拉蒂突然間停在了她的面前。

車門開了,從車上走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