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五十六章 他的破事還真不少

第五十六章 他的破事還真不少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林若心雖然坐在了床上,但是一臉慍怒,氣得似乎隨時都要暴走,衝過來狂揍羅非一頓。

羅非面無表情道:「我要起床了,今天最好別惹我。」

「喲!羅大爺很牛掰啊!」林若心說著從床上躥了下來,用力捏住了羅非的耳朵,「竟敢欺負我的姐妹!說吧,你想怎麼死?」

羅非冷笑道:「我看你們仨都活膩味了!」

……

十分鐘後,一場激烈的戰鬥終於結束了。硝煙散盡,三個美女一臉惆悵的走出了房間,每個人的腦門上都出現了一個小鼓包。

「若心,都怪你!」甘甜鬱悶不已,「明知道那傢伙聰明的像個大頭鬼似的,為什麼還要整他呢?」

「我哪知道這傢伙那麼快就快看穿了我的計謀?」林若心一臉頹廢,「晶晶,說起來應該是你的戲演得不到位吧?」

「哪有啊,人家都把自己的嬌軀快奉獻給非哥了!怎麼會不到位?」李晶大聲的喊冤。

她們正說著,身後突然間傳來了羅非的聲音:「剛才哪個死丫頭說我像大頭鬼,沒被揍爽是吧?」

林若心和李晶嬌軀一顫,紛紛把手指向了甘甜。

甘甜潸然淚下,道:「不帶你們這麼坑戰友的!」

羅非走過去,一把捏住了甘甜雪白柔嫩的脖子:「來,讓哥好好的寵寵你!」

「不要啊!救命啊!你們兩個沒良心的!」

……

吃過早飯,羅非開著車帶著甘甜出門了。車子剛開到天州刑警總隊的時候,羅非突然間遞給了甘甜一個白色的信封。

「呃?這是什麼?」甘甜不由一愣。

「請假信。」羅非說道,「甜甜,我幫你請了一周的長假。為了你,若心和晶晶也放下了手裡的活。走吧,咱們出去散散心吧,不要悶在天州了!」

甘甜頓時面露難色,道:「非哥,我不想走,我……」

「要親自審問雷龍?還是親自審問周平?還是你覺得審問他們能讓你有什麼成就感?」

羅非一連串的發問讓甘甜有些手足無措,她不由嘆道,「非哥,我之前沒有聽你的話,結果差一點就把自己折騰死了。這一次,我聽你的。我跟你們出去玩玩。」

「呵呵,這就對了。咱們今天就出發,機票我已經訂好了!」羅非欣慰的點了點頭。

「咱們去哪?」林若心問道。

「雲城。這個季節雲城好吃的很多,好玩的也很多,最痛快了。」羅非說道。

「嘿嘿,雲城好啊,我正好想去版納。以前出差去過一次,但是沒有機會好好玩啊!這一次我要玩個痛快!」

……

這一次,甘甜終於聽了羅非的話。她拿著羅非幫她打好的請假信,來到了天州刑警總隊請假。

昨天的案件被破獲後,她已經被總隊破格錄用了。

甘甜的請假信也得到了總隊張隊長的特批,很輕鬆的把假請下來了。

沒幾分鐘,甘甜走回了車裡,跟羅非一起回家了。

半路上,羅非給林若心打了一個電話:「喂,我這邊一切順利。」

聽筒里,林若心的聲音卻有些頹廢:「羅非,我這裡很不順,出了點狀況。」

羅非心頭一沉,忙問道:「出什麼事了?」

「晶晶的養母被澳城賭場扣留了,賭場來電話,讓晶晶12個小時之內過去贖人。要不然……她的命保不住了。」

羅非無奈道:「這個當媽的真夠不爭氣的。」

「羅非,你快回來吧。現在晶晶很慪氣呢,說不準備去贖她了,讓她自生自滅。」林若心焦急的說道。雖然她也非常恨李晶養母的這種行為,甚至上一次的時候氣得也勸李晶不管她了,但是終究她的心是善良的。

「哦?巧了!我也這麼想的!」羅非笑道。

「滾!不準胡說!」林若心生氣了。

羅非也收斂了笑意,果斷道:「若心。改機票吧!咱們飛澳城,越快越好!」

「嗯,我知道了,我正在訂票!」

羅非剛一掛斷電話,甘甜就是一副欲言而止的樣子。

羅非笑問:「想說什麼就直說吧。」

甘甜俏臉一紅,有些羞澀的說道:「我怕我說出衝動不著邊際的話,到時候你這傢伙又該笑話我了!」

「甜甜,你成長了。」羅非微微點頭。

「大混蛋,你說這話的時候能不能不盯著我的胸看個不停啊?」甘甜疵牙咧嘴道。

「是你想太多了……我根本沒看!」羅非沒好氣道,「願賭服輸。既然賭到欠債,那就必須還人家的錢。就算你以刑警的身份去干預這件事,也得這麼做,更何況澳城的博.彩業都是合法的。」

「那我明白了。」甘甜有些小小的鬱悶,「我就知道我的想法可能行不通。」

「甜甜,我正好帶你去見見世面吧。賭場里門道很多,也有人脈可以走動。如果帶著一顆平常心去玩,是很好玩的。」

……

羅非和甘甜回到了林若心家的時候,只見客廳里氣氛有些冰冷。林若心剛剛打完訂票電話,正在嘆氣,而一旁的李晶臉色陰沉,一雙小拳頭都攥緊了。

林若心一看到羅非,連忙沖他點了點頭。她知道李晶最聽羅非的話了。

羅非會意的點頭。他走到了李晶的身邊坐下,一把摟住了她柔軟而纖細的柳腰:「走吧,去澳城散散心!然後咱們改道去雲城。」

李晶撅著小嘴,一臉慍怒:「哥,我真的不想理她了。她每一次都給我惹禍,每一次都要我扛,我可以扛一次,扛兩次。可是次次這麼坑我,我真的……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