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五十八章 大戰名古賭神

第五十八章 大戰名古賭神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按照賭場的規則來。不過我有個條件。」羅非淡然的說道。

「什麼條件?」山本直泰笑問。

「輸光就滾蛋,以後不準再來搗亂。」羅非言語犀利,絲毫不給對方留面子。

「哈哈哈!」山本直泰縱聲狂笑,「年輕人,你是誰家跑出來的小少爺?真不知天高地厚。我聽說華夏人一向謙虛謹慎,想不到年輕人還是那麼狂妄!」

「不好意思,對待你這種故意來搗亂的傢伙,的確不需要客氣。」羅非一針見血道。他早已認出了山本直泰。這人是霓虹國大幫派山本社的老大,一個對華夏國一直不怎麼友好的傢伙。在這些年來他經常無故來到華夏國南部沿海城市尋釁滋事。對於這種傢伙,羅非不會手軟。

周圍的賭客很多都來自華夏國,聽到羅非這樣說話,頓時深表贊同,不過……

「唉,這小夥子說的挺好的,可是這傢伙太厲害了,他根本不是對手啊!」

「真不希望他輸,可是他看上去就不像能贏的!」

「沒辦法,只能希望老天爺幫他一把了!」

這時,洛雲天走到了羅非的身後,壓低了聲音道:「兄弟,你是來幫我的,不能用你的錢啊!」

「死鴨子嘴硬!你一口氣輸給了這傢伙15億,你還有錢嗎?」羅非毫不客氣的問道。

「我還能給你湊兩億!」洛雲天咬著牙說道。他的心中一陣鬱悶,因為剛剛動用了大量資金收購了普金賭場,他的手頭資金本來就不多,加上今天輸給了山本直泰,更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現在洛雲天即便是說「湊」兩億給羅非,也只是找自己的朋友借。

「那還是算了吧!」羅非淡然一笑,「我壓根就沒想輸。」

「兄弟……」

「別說了。我問你個問題吧,澳城是不是有一家竹升面很好吃?」羅非笑問。

「呃,是有一家,就在咱們賭場後身的美食街里。」洛雲天說道。

「賭贏了請我們去吃吧!」

……

羅非和山本直泰的賭局正式開始。

這種高大上的賭局並非三雷幫賭場里的那種伎倆可比。撲克牌根本無法做記號,都經過了x光掃描過。不僅如此,就連發牌的荷官都是最優秀也是最公正的,避免了任何作弊的可能。

此時,洛雲天親自道出了這張賭桌的特有規則,那就是一次下注不低於一萬美金。

只是,洛雲天剛說完,山本直泰就擺了擺手,冷冷道:「一百萬怎麼樣,小鬼?」

羅非眉頭微微一皺:「你嫌自己死的慢?」

現場除了林若心、甘甜和李晶在笑,其他人都面如土色,甚至連洛雲天的態度都不樂觀:「這個賭注有點高吧?」

「我看小鬼的氣勢很旺。」山本直泰揶揄道,「不會連這點錢都捨不得吧?據說你那張卡可以大額透支,有這麼回事嗎?」

羅非笑道:「卻也可以大額儲存。來吧!別磨磨唧唧的了,你已經耽誤我吃夜宵的時間了!」

「狂妄!」山本直泰的一個隨從忍不住脫口而出,「就憑你也配跟我們老大較量,簡直找死!」

羅非對著人並不理會,而是把目光轉向了桌面:「開始吧!」

……

羅非用自己的黑龍卡兌換了5億米刀的籌碼。

荷官給羅非和山本直泰一人發了兩張牌。

山本直泰只是微微掃了一眼牌面,就亮出了一張黑桃a,冷笑道:「肯定比你大,一億!」

「哇!」場外一陣嘩然,誰都沒有想到山本直泰剛一上手就是這麼大的手筆!

羅非也是微微一愣:「老人家,你的套路這麼狂野?」

「少要矜持老要狂。年輕人,你是想矜持呢,還是想狂放一點?」山本直泰笑問。

「呵呵,小子,不敢跟就別說話了!」山本直泰的隨從嘲諷道。

羅非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不好意思,我不玩!」

「……」山本直泰的隨從嘴角都抽搐了。

賭場規矩,一副撲克只能玩一局。羅非就算不玩這一局,這幅撲克也廢掉了。荷官拆開了第二副撲克,洗牌之後繼續發牌。

這一次,羅非率先亮出了自己的底牌,一張草花a。

山本直泰亮出了黑桃k,頓時笑問:「叫多少?」

羅非不假思索道:「梭了!」

現場所有人都驚呆了。很多人心中的想法都和現場一位大叔忍不住說出來的話語是一樣的——

「這小子瘋了?」

山本直泰則一陣冷笑:「你沒事吧?」

「你也可以學我不跟啊!」羅非一臉無謂。

山本直泰上下打量了羅非半天,終於擺手道:「跟你梭這一把!」

山本直泰話音剛落,賭場的服務生們忙不迭的把五億米刀的現金往前推了推。

多虧這些現金全都放在了一輛手推車裡,否則他們要搬上一陣子了。

此時此刻,現場沒有人說話,都靜靜地看著荷官一張接著一張的發牌。

對羅非並不看好的那些人此時更是一陣嘆息了,因為羅非的牌很差,沒有對子也沒有順子,只是四張草花。而山本直泰卻有兩個對子。

山本直泰的確很張狂,狠狠地把老k甩在了桌上:「兩個對雖然不大,但總比你這副爛牌強多了吧?」

羅非看了一眼那四張慘不忍睹的草花,不由嘆了口氣。他慢慢的捏起了自己的底牌,道:「是很爛。」

此時,林若心等人也有些緊張了。

林若心稍微好一點,甘甜和李晶的眉頭都皺起來了。

甘甜已經不想去關心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