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五十九章 你永遠不是我的對手!

第五十九章 你永遠不是我的對手!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人們都被嚇呆了,當然說不出話來。

兩個小推車裡的錢已經堆積如山了。多到讓人都數不清有多少錢。兩輛小推車雖然都有小車輪,但推車的人卻仍舊十分費力……

甘甜已經忍不住握住了林若心的手。林若心發現

「賭場的規則是下一張牌的下注不能低於上一張。」山本直泰笑道,「羅先生,這張牌我出15億米刀。」

羅非剛要說話,山本直泰就笑道:「雖然說黑龍卡名義上可以無限透支。但據我所知還是有底限的。你的卡應該不能繼續兌換籌碼了吧?」

「這就不用山本君操心了!」洛雲天突然開口了。此時,他將一個文件夾生生按在了賭桌上,「這是普金賭場的地契和經營權。估計價值在45億美元左右!」

山本直泰故作一愣:「怎麼,洛先生要跟我拼了?」

「呵呵,山本君此行的目的不就是想要得到普金賭場嗎?總不想乘興而來,敗興而歸吧?」洛雲天坦蕩一笑。

羅非也笑了:「老洛,你要是輸得連內褲都不剩下,我可養不起你了。不,應該說,我連自己都養不起了。如果今天輸了,我就真成窮光蛋了!」

「我養你!」羅非剛說完,身後齊刷刷的傳來了林若心和李晶的聲音。

兩個美女說完,不由自主的對視了一眼,俏臉瞬間緋紅一片。

甘甜都哭笑不得了:「搞得像生離死別一樣。」

羅非的目光轉向了甘甜,突然變得嚴肅了:「甜甜,覺得這裡的氣氛怎麼樣?」

甘甜的臉色驟然間一片慘白,連連道:「非哥,我再也不想來了……」

即便不是主角,即便只是旁觀者,但甘甜已經嚇得夠嗆了。當金錢的數量達到了一個驚人的程度的時候。就連心理素質絕對過硬的麻辣女警也受不了了。

這不是幾十萬,這是幾十億,而且還是米刀。這些錢就明晃晃的擺在了她的眼前。贏了,固然是狂喜。但是輸了呢?這是她幾十輩子都賺不來的錢!

「非哥,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淡定,但是我……」甘甜自己不想,甚至想要堅強一點,不給羅非丟臉。但是她的眼眶已經出賣了他,變得一片紅潤。

羅非走過去,輕輕地送給了她一個同志般的擁抱:「沒關係,很快就結束了。對了,兩個丫頭都說要養我,你呢?不表個態?」

「不準烏鴉嘴!你個大賤人一定要贏了這個鬼子!」甘甜終於爆發了。

這群霓虹人全都聽傻了,一個個呆若木雞,居然找不到反駁甘甜的理由了。

山本直泰不知道該生氣還是笑了,不由搖了搖頭道:「唉,小女孩真可愛,讓我想起了我早年夭折的女兒。」

此時,荷官把第五張牌發下來了。

羅非是紅桃6,山本直泰則是黑桃a。

山本直泰道:「還是我養你們全家吧,20億,我要看你底牌。」

說著,山本直泰的心腹也拿出了一張銀行本票,放在了桌上。

洛雲天眉頭緊鎖:「你真捨得下血本,山本君。」

「不懷疑我這張本票的真實性嗎?」山本直泰笑問。

「不必懷疑,你山本直泰的名字就遠遠不止這個數了!」洛雲天說出了一句大實話的同時,也暗暗地將了山本直泰的一軍。

羅非深吸了一口氣:「我沒有20億了。」

「沒關係。你輸了,你歸我。」山本直泰望著羅非,雙眼中寫滿了貪婪。

山本直泰的話嚇得李晶都是臉色驟變,慌忙的問道:「你、你要對我非哥做什麼?」

「呵呵,放心。我不會對他做什麼奇怪的事。人才難得,我大霓虹國最喜歡的就是收藏人才。能夠和我戰到這個局面,羅先生已經非常難得了,更何況他還這麼年輕!羅先生,我有個冒昧的請求,不知道你能否答應!」

羅非笑道:「請講。」

「如果你輸給我。我希望你認我做義父。我會將我畢生所學毫無保留的傳授給你。我還會將我的義女嫁給你做老婆。等到我百年之後,我的社團由你來繼承!」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又是一陣嘩然。

人群中有個華夏國小伙頓時罵道:「媽的,這不是認賊作父嗎?」

此時,羅非笑得前仰後合:「哈哈哈,這也是我想說的。山本大叔,你要是贏了我,我必然答應你。不過你要是輸了,也請你永遠不要打普金賭場的注意了!不,應該說是永遠不要打洛雲天的主意!」

山本直泰已經從羅非的眼神中看出了咄咄逼人的殺意。但這個霓虹國大叔不但不害怕,反而非常興奮,他甚至激動地連連點頭,像極了一個偏執狂。他拿起了底牌,狠狠地拍在了桌面上,差點把桌子都拍翻了:「我是4條k!你現在唯一能贏我的機會,就是同花順!」

在場之人都震驚了。

「我的天!4條k!開什麼玩笑啊!好多年沒看到這樣的怪牌了!」

「是啊!這幾率都被他趕上了啊!」

「完蛋了,看來姓羅的朋友真要認賊作父了!可惜了這小夥子啊!」

此時,山本直泰的心腹走到了主子的面前,面色有些沉重。他欲言而止,眼神中帶著對羅非的不屑。

「小子,你不要這樣看人家。這位羅君非常了不起。有膽量,有擔當,賭術也是一流的。由他來繼承我的家業沒什麼不好!他肯定能把山本社發揚光大!」山本直泰笑道。

「可是老大,他、他不是霓虹人,他是華夏人!」

「呵呵!這有什麼?如果認了我做父親,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