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六十章 買我贏,就這麼簡單!

第六十章 買我贏,就這麼簡單!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山本直泰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紅,心中的怒火幾乎要爆發了:「羅先生,你太狂妄了吧?」

羅非冷笑道:「是你侮辱我在先。山本君,請你記住,我是華夏人,我絕對不可能成為霓虹人!更不可能繼承一個霓虹人的衣缽!」

羅非的話語裡帶著驚人的自傲和自尊,幾乎如同一把利刃,要把山本直泰的心撕碎了一般。

山本直泰已經不敢直視羅非了。但冥冥之中,他對羅非有一種恐怖的熟悉感,他低著頭,咬著牙問道:「羅先生,咱們以前見過面嗎?」

「你說呢?」羅非傲然一笑後,轉身走向了賭場外,「老洛,請我吃夜宵去吧!」

羅非一走,山本直泰居然癱軟在了地上。心腹連忙跑過來,將兩片心臟類藥物塞進了他的嘴裡,急切的說道:「老大!你振作一點!」

……

羅非等人走出賭場的時候,他的身後不遠處跟著賭場領班和洛雲天的心腹。

領班小心翼翼的壓低了聲音問了心腹一句:「哥,這位非哥也真有意思,明明贏了那麼多錢,為什麼只讓老闆請一碗二十幾塊的竹升面呢?」

「呵呵!」心腹笑了,他不慌不忙的整了整領班的衣領,說道,「這就是為什麼人家那麼小的年紀能和老大稱兄道弟,而你已經四十多歲了,卻只能當普金賭場領班的原因了。」

領班一時間面紅耳赤。

此時,陳翠蘭突然間走到了羅非的面前,突然間雙膝一軟。

這一刻,羅非側過了臉,不由搖了搖頭:「沒必要了。晶晶,善後的事情自己來。」

羅非說完,突然間把一張卡塞進了李晶的手中。

林若心和甘甜毫不猶豫的跟了過去。

李晶望著羅非的背影,只感覺自己的心頭一陣溫熱:傻哥哥,這分明就是你幫我善後。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眾人都走遠了,把時間和舞台都留給了李晶。

李晶的目光落在陳翠蘭的身上的時候,第一次感覺自己完全的輕鬆釋然了。她將羅非送來的心意完封不動的交到了陳翠蘭的手中,說道:「以後不用相見了。該還你的,我全部還清了。」

李晶說完這句話,很洒脫的轉身而去了。她不必去追問羅非這張卡里會有多少錢。因為她知道這張卡里的錢足夠讓陳翠蘭舒舒服服的度過殘生。當然,前提是不再爛賭。

陳翠蘭目光獃滯的跪在了原地,突然間痛哭失聲,但她的眼淚在這一刻壓根不值錢。

羅非看到李晶走到了自己的身邊,頓時微微一笑,立刻從甘甜的額頭上一把拽下了她的黑超,戴在了李晶的俏臉上:「吃完飯,回去洗個澡,好好睡一覺,明天咱們出發去雲城。」

「嗯!」

……

澳城的夜生活非常豐富,奢侈猶如高檔會所或大型賭場,簡單如同一碗二十幾塊的面、百來塊錢的燒烤。

羅非吃著地地道道的竹升面的時候,身邊只有三個美女和洛雲天以及他的心腹相陪。

洛雲天不假思索的說道:「兄弟,本錢我留下了。你贏的錢你全部拿走。姓洛的不能染指。」

「你瞧瞧,還沒到哪你自己先激動上了。所以說你這人沒勁。」羅非沒好氣道。

洛雲天頓時尷尬了:「那你說什麼有勁?」

「都拿著吧!」羅非道,「都是爺們,別跟我矯情了。我以後有用得著你的地方。」

三個美女坐在羅非的身旁,都已經啞然無語了。

35億米刀可不是35塊華夏幣。但是羅非對待它的態度卻那麼泰然自若!這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特別是林若心,她的心裡已經泛起了層層波瀾:羅非,你見過的世面到底有多大?以後有機會能不能給我講一講?

洛雲天不好意思說話了,只能把目光轉向了自己的心腹。

這位30多歲的瘦高個名叫陳山,他自幼跟著洛家,對洛家忠心耿耿。他曾經為了洛雲天坐過十年牢,洛雲天把他視為親兄弟,讓他參與自己幫派的一切事物。

陳山明白洛雲天的意思,洛雲天希望他開口,讓羅非接受這筆錢。

只是,陳山剛要說話,羅非已經把一個竹升面里的餛飩塞進了他的嘴裡,輕笑道:「閉嘴!」

陳山一時間哭笑不得,道:「非哥,你這樣辦事讓我們太過意不去了。」

羅非卻搖了搖頭:「老洛應該知道我眼前對賭的態度。你們這樣做是逼我犯錯。再說了,這錢不是白給的。關鍵時刻你得給我用在刀刃上,不能扯皮。」

「關鍵時刻?」洛雲天不由一愣。此刻,他和羅非沒有任何眼神交流,但卻非常默契的偷瞄了一眼林若心。

呵呵,臭小子,看來你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啊!洛雲天暗笑了一聲,不過說真的,這女孩真不錯,在那種場合下都能淡定從容,以後必成大器。

此時,聰明的林若心已經預感到了什麼,不由伸出了小手,在桌下捏了羅非的大腿一把:「哼,少來!」

羅非悠然自得的笑著。

洛雲天沖著林若心說道:「以後林小姐和兩位美女有什麼事都可以找我。我和羅非是生死弟兄,他的妹子,就是我的妹子。」

「錯了,我的錢可以是你的錢。我的妹子還是我的妹子。」羅非仍舊很正經的講著內涵的小段子。

「哼,所以天哥,這傢伙最欠揍了!」甘甜也輕哼了一聲。

洛雲天笑了笑之後,突然認真地說道:「以後有事的話真可以找他,他曾經是我的僱主。若心,你懂的。」

「呃?秒懂。」林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