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六十一章 拳台上的對話!

第六十一章 拳台上的對話!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澳城藍灣,遠離普金賭場的喧鬧角落,地下黑暗角落的中心。

羅非來到這裡的時候,立刻讓陳山安排他去了後場換裝。

只是,羅非剛走入後場,就能夠聽到地下拳市中傳來的喧鬧聲了。

這裡從來都很熱鬧,每周都會有一次大型的黑市拳賽。趕上特殊的情況下,甚至會一周雙賽。狂熱的黑市拳愛好者們此時發出的噓聲、掌聲夾雜在一起足足有一百分貝以上,震的人耳膜都在疼痛。

羅非在更衣間換好了運動背心和短褲後,又帶上了一層薄薄的面具。這是規則所允許的。

陳山望著羅非,不由笑道:「非哥,看來你對今天那幾個女孩動情了。」

羅非笑問:「你怎麼看出來的?」

「過去的你打黑市拳的時候可從不遮遮掩掩。這一次,你不但沒帶她們過來,還戴上了面具,肯定是不想給她們惹麻煩。」陳山一針見血。

「你說得沒錯。」羅非微微點頭,語氣中帶著不容置疑,「我在乎她們。」

羅非準備好一切,剛走出更衣間的時候,迎面就走來了幾個行色匆匆的人。

兩個洪天幫的小弟抬著一個全身是血的男人快步走了過來,這男人被打的已經昏迷,甚至連左腿都已經扭曲變形了。

兩個小弟的臉上全都是淚水,哭哭啼啼的來到了陳山和羅非的面前。

陳山看了傷者一眼,頓時大驚:「翔哥!翔哥!」

羅非的心頭也是一陣猛跳。面前這個留著連鬢鬍子,已經暈死過去的壯漢也是洪天幫的堂主,綽號飛翔。

飛翔平日里大大咧咧,最喜歡喝酒打麻將,羅非和他很玩得來。

羅非看到飛翔被打的不成人形,只感覺心頭一團火在燃燒。他壓著火走過去,翻了翻飛翔的眼皮,又摸了摸飛翔的鼻下……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非哥,還有救嗎?」陳山連忙問道。

羅非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小白瓷瓶子,把幾顆黑色藥丸塞進了飛翔的嘴裡,幫他順氣,讓他吞服下去:「趕緊送醫院!還有救!」

九轉玉蟾丸,毒狼用多種名貴的中草藥提煉出來的一種強效藥劑,可以減輕內傷和外傷的疼痛感,在關鍵時刻可以救人一命。這種葯極為珍貴,按道理說吃一兩顆即可,羅非卻一口氣給飛翔灌了五顆。

陳山連忙沖著小弟擺手道:「還不快去!」

兩個小弟趕緊抬著飛翔走了。

陳山拉住了後面的一個小弟,憤怒的問道:「怎麼回事?」

「山哥,他們不按套路來,居然打車輪戰!有個小弟連挑咱們八個弟兄,把咱們的人都打趴下了!飛翔哥氣不過,和那個傢伙動手了,結果……結果……幾下就被打成了這樣!」小弟說著說著聲音就哽咽了,「哥,那傢伙太他媽的囂張了!藍幫的人也太囂張了!」

「知道了!去休息一會兒吧!」陳山拍了拍小弟的肩膀。

小弟哭著進了更衣間。

陳山眉頭緊皺,道:「飛翔居然都傷的這麼重……對方不好對付了!」

……

羅非走進了地下拳市的時候,迎面撲來的不是掌聲,而是數不清的礦泉水瓶和爆米花。觀眾席上傳來了驚人的喝倒彩的聲音和噓聲,這裡儼然變成了藍幫的主場。

「哈哈!洪天幫又來了一個窩囊廢!」

「是啊!真特么夠裝逼的!居然還帶著個面具!」

「傻貨!你是不是見不得人?快把面具摘了!讓爸爸看看你長什麼醜樣子!」

「是啊,傻吊快滾啊!」

相比較藍幫的洶湧氣勢,洪天幫就弱了很多。

洪天幫跟藍幫斗的時候不含糊,但是素質卻高了很多,他們真的不善於罵人,嘴巴上顯然吃了虧。

這時,洛雲天撐起了一把傘,快步走到了羅非的身邊,擋在了他的頭上,不停地道歉:「兄弟,對不起!真不好意思!」

洛雲天剛說完,一個易拉罐就狠狠地砸在了雨傘上,傳來了「砰」的一聲悶響!

羅非不怒反笑:「呵呵,氣氛挺熱烈啊!老洛,我聽說今天改規則了?」

洛雲天臉色陰沉:「是啊,改規則了,改成車輪賽了。兩大幫都分成了兩隊,一隊剛輪完。咱們……慘敗。」

「另一隊呢?」羅非問道。

洛雲天望著羅非,一臉尷尬道:「只剩你一個了,對方還有5個人。」

「哦,如果我打贏了這五個人,有什麼說法?」羅非問得很仔細。

「如果你打贏了,就和藍幫的另一個隊打,再贏了他們所有人就算贏了。」洛雲天鬱悶不已的說道。

「哦,我明白了。」羅非笑問,「你投注了嗎?」

「投了。」

「明白了,等著收錢吧!」羅非說完就走向了拳台。此時,他已經嗅到了拳台附近散發出的血腥味。

這種比賽,拳手上台前必須簽生死狀,規則也簡單粗暴。羅非看這情形就知道今天一定出了不少事,甚至都出乎洛雲天的意料。

羅非從甬道走上拳台的時候,幾乎快「吃飽」了,那些狂熱的藍幫份子和一些不明真相的群眾不停地朝著他投擲爆米花。

洛雲天和陳山也是一片狼狽,情緒並不好。倒是羅非不停地安慰他們:「沒事,這都小意思。他們挺會體諒人的,怕咱們夜宵沒吃飽,還給咱們再湊一頓!」

「你倒是挺樂觀!」洛雲天道:「兄弟,我雖然下了最大限額的賭注,但是沒傷咱的本錢。你扛不住就下來,不用那麼拼。」

羅非望了一眼整個拳台四周,頓時悠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