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六十二章 美女幫主沈傾城

第六十二章 美女幫主沈傾城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這傢伙好強。他明明有打死阿七和阿八的實力,為什麼不這樣做?陳火的好奇心被勾起來了,心中一陣自問。

這種比賽生死天定,一張生死狀下,死生不必負責。之前陳火出手極重,幾乎快要鬧出人命來。

陳火也看出了羅非眼中那比他更兇殘的殺意,可他為什麼不殺一人?

就在陳火一陣胡思亂想的時候,他的兄弟一個接著一個的被打倒。他們在比賽鑼聲響起後最多堅持了5秒鐘,而且一拳就被打翻,再也站不起來。

藍天明身前身後的幾個堂主都在低聲吐槽——

「他們怎麼這麼弱?」

「是啊,阿火,這怎麼回事啊?你不解釋一下嗎?咱們藍幫可是不養閑人的!」

陳火的眉頭都凝成了疙瘩,他初來乍到,且不善言辭,根本說不過這些嘴巴刁毒的老油條。

藍天明聽到堂主們的議論,卻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怒道:「都閉嘴!勝敗乃兵家常事!你們哪來的這麼多廢話!」

「可是老大,莫南都被咱們弄到醫院去了,要是再打不過,可就……」突然間,藍幫在銅樓區的堂主肥狗突然間說漏了嘴。

藍天明先是一愣,隨即大怒道:「誰讓你這麼乾的?」

肥狗一時間慌了,道:「老大,我也是為了阿火和咱們幫派好啊!您和兄弟們買阿火贏,賣了那麼多錢。萬一……」

肥狗話都沒說完,藍天明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肥狗的臉上,打得他口鼻竄血:「你他媽給我閉嘴!老子再恨洪天幫也不會有這種手段!你這個下三濫!」

副幫主雷鵬怕事情鬧大,朝著肥狗的屁股踢了一腳:「滾出去!別惹老大生氣!滾!」

肥狗很識相,趕緊跑了出去。

此時,藍天明身邊的堂主們誰都不敢說話了。

陳火氣得臉色都變了,怎奈他剛加入幫派不久,人微言輕,只能強忍著。

老成世故的雷鵬連忙走過去拍了拍陳火的肩膀,好言安慰道:「阿火,別多想。其實兄弟們都是有口無心的!進入藍幫就是咱們的兄弟,大家都想幫你一把。要是不小心給你幫了倒忙,你千萬別介意!」

藍天明遞給了雷鵬一個感激的眼神,雷鵬特別會說話,這也是他二十年來一直能坐在副幫主的位置巍然不動的原因。

陳火不由嘆了口氣,微微點頭:「鵬叔,我沒事了,我知道肥狗哥是為我好。」

藍天明苦笑道:「但是方法不可取。比武場上講究公平,今天咱們其實還是輸了一陣。這樣吧,阿火!一會兒你要把這小子打敗,省得他這麼狂妄!」

陳火深深點頭,道:「請您放心,他在我手下撐不過三分鐘。」

陳火剛和藍天明說完,拳台上已經傳來了比賽結束的鑼聲。只是眨眼間,羅非居然滅掉了陳火整整一個隊!

陳火只感覺自己的心裡怒火越來越旺了。這些兄弟都是他帶入藍幫的,在之前的一次和其他幫派的拳賽中大出風頭。但是這一次卻遇到了這麼大打擊,整個二隊被羅非一個人滅了。而且所有人都被打成了骨折。每個人至少斷了一條胳膊,最慘的一個甚至斷了一手一腳。

陳火忍不住走下了拳台,快步來到了羅非的面前。

這一刻,羅非和陳火四目相對,眼神中露出了一絲淡然。

「摘掉面具,讓我看看你是什麼樣子!」陳火一字一頓道。

羅非微微打量了陳火一番,冷冷道:「等你把我打趴下,自己幫我摘吧!」

「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陳火攥緊了拳頭,突然間凝聚起了丹田氣。

羅非感覺到有一股強勁的氣浪在推動他的身體。心中一陣小小的興奮襲來:呵呵,這小子真有兩下子!很久沒有碰到這麼強的對手了!我怎麼過去沒見過他呢?

陳火的氣勢很足,本以為自己可以威懾住羅非,可是羅非卻巍然不動。正當陳火要繼續發力的時候,一群身強體壯的年輕人突然間來到了他的身後。

為首的是一個比陳火大了四五歲的男人,這人留著平頭,身材很敦實,全身的肌肉十分飽滿。他的聲音如同打雷一般,十分洪亮:「阿火,你不用著急,這傢伙交給我!」

陳火眉頭一皺,連忙轉過身,壓低了聲音說道:「哥,這傢伙很厲害,不容易對付。我第一個上,直接滅了他吧!不要惹出不必要的麻煩了!」

這人是陳火的大師兄王秋。而周圍的這些年輕人則是陳火的師兄弟,他們都是一個頭磕在地上,拜了一個師父修行武功的。後來師父去世,他們各自回鄉生活,卻都過得很不如意。

陳火在加入了藍幫之後,把他們都招到了藍幫。藍天明很器重他們,給了他們足夠養活一家人的待遇。

王秋聽到陳火的話,不由搖了搖頭,道:「兄弟,我們如果能打敗他。那麼殺雞焉有牛刀?如果我們打不過他們,至少也能耗費點他的體力。」

陳火有些不高興了,道:「哥,話不是這麼說的。這樣做不太好吧?」

「兄弟,你聽我的吧!」王秋笑道,「這是比賽規則。既然是車輪戰,那這小子就沒有休息的機會!你剛才不也打倒了他們六個人才休息嗎?」

「是啊,阿火!聽大師兄的吧!」二師兄王洛也說道。

「這……」陳火打心眼裡感謝自己的大師兄這麼說。這位大師兄粗中有細,對師弟們十分愛護。特別是對年紀偏小,但天賦極高的他。

「別怕了,兄弟!頂多是斷手斷腳!以前又不是沒斷過,不照樣好端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