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六十四章 我會融化你的!

第六十四章 我會融化你的!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羅非的全套內傳來了「撕」的一聲,包裹著拳頭的布條瞬間裂開!

羅非的雙手突然間伸直了,狠狠地朝著陳火發動攻勢的右小腿戳去!

陳火只感覺自己的右小腿如同一把犀利的刀子斬斷一般的疼痛,整個人凌空而起,飛向了拳台外!

這時,與生俱來的傲氣讓陳火猛然間伸出左腿,一腳勾住了拳台一腳的柱子!

然而,羅非卻以閃電般的速度沖了過來,又是一記重拳砸向了陳火的左腿!

陳火的心都冷了……就在剛才他的右腿受過羅非的攻擊之後,他就已經知道羅非的實力到底有多麼可怕了。現在如果羅非這一拳砸在他的左腿上,他的左腿肯定保不住了!

完了,吃飯的傢伙讓人廢了!以後我和兄弟們還怎麼在藍幫立足?陳火心如死灰。雖然他加入幫派的時間不長,但是對江湖上的黑暗面卻瞭若指掌。在幫派中,如果打手失去了自己的腿腳,那就等於廢物一個,會被掃地出門的!藍天明的確對他不錯,但是藍天明絕對不是善類,怎麼會允許廢物出現在自己的幫會中?

就在陳火一陣絕望的時候,他的耳中卻傳來了一聲怪響!

「咔!轟!嘩啦啦!」

陳火的左腿倒是安然無恙,只是整個人摔出了拳台。但那根倒霉的立柱卻被羅非的重拳直接轟斷了,零碎灑落了一地!

「噹噹當!」在觀眾們一陣駭然聲中,鑼聲驟然響起。

裁判快步走到了羅非的面前,高高的舉起了他的手,用洪亮的聲音喊道:「洪天幫勝!」

觀眾席上,大片的投注票扔在了半空中,化為了一片白色的花雨。很多買了藍幫獲勝的觀眾要麼哭喪著臉,要麼罵著街離開了。少數洪天幫的擁躉們則嗷嗷大叫著慶祝起來。

洛雲天激動地衝上了拳台,一把將羅非抱在了懷裡。陳山也興奮不已,差點流出眼淚:「天哥!非哥,我們又拿到了一個賭場的控制權!又拿到了一個!」

洛雲天笑逐顏開的糾正道:「是合作權!合作權!兄弟,別激動!」

羅非沒好氣道:「一群爛賭鬼,別忘了咱們的約定!」

洛雲天不假思索道:「你放心!我馬上捐一個億蓋孤兒院,決不食言!」

洪天幫這邊一片歡聲笑語,而藍幫那邊則是一片凄風苦雨。

王秋快步走到陳火的面前,把正在掙扎的他拉了起來。

此時,細心的王秋髮現陳火的右小腿上居然出現了兩個小小的血洞!他一時間憤怒不已,道:「媽的!這小子在拳套里動了手腳!是不是戴了指虎了?我要舉報他!」

陳火卻搖了搖頭道:「哥!面具哥沒作弊!也不可能作弊!要不然連賽前的檢查都過不了關的!」

「可是,你的腿怎麼傷成這樣?」王秋一臉詫異。

陳火面色一沉,壓低了聲音道:「哥,這是一指禪……不,是二指禪……好吧,我說不清了,我感覺他的所有手指都有這樣的功夫,這傢伙好厲害!」

王秋一時間無語了。

陳火望著羅非,不由艱難的嘆了口氣:「哥,我欠這傢伙一條命。他剛才本可以廢了我的!」

藍天明快步走了過來,也低頭看了一眼陳火的腿。他也是練家子出身,一時間也看出了一點端倪。此時,藍天明的額頭上已經冒出了冷汗:「阿火,你對付不了他?」

陳火搖了搖頭,卻也倔強的說道:「如果老大願意留我,給我半年時間!我一定會打敗他!一定!」

藍天明看到陳火還能正常的走路,心中總算鬆了口氣。他並非特別仁慈的老大,如果陳火真的廢了,他絕對不會留下陳火。但是現在……輸都輸了,他又沒有大礙,還是讓他戴罪立功吧!

藍天明走過去,主動攙起了陳火,好言安慰道:「阿火,不要擔心,回去之後好好養傷。半年後我會繼續幫你約他的!」

藍天明的身後,一群堂主也不敢多議論什麼,唯恐老大發飆。但他們看陳火的眼神中,卻是白眼球多,黑眼球少。

……

此時,沈傾城也帶著微笑走到了拳台旁邊,沖著洛雲天和羅非說道:「恭喜洛先生!恭喜這位面具大哥!」

這時,幾個正在拋起羅非的傢伙也放了手,讓他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羅非走下了看台,沖著沈傾城微微點頭:「謝謝你,傾城小姐。」

「面具大哥,有興趣和我一起吃頓夜宵嗎?」沈傾城笑問道。她的笑容之中帶著一股致命的誘惑力,讓羅非身旁的男人們都忍不住一陣興奮。

「哥,去啊!」陳山把嘴唇貼在了他的耳邊,「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在林小姐她們面前出賣你的!」

「呵呵,我也不會!」洛雲天也露出了一絲壞笑。沈傾城是澳城之花,無數男人心目中的夢中情人。如果有男人不想一親香澤,那個男人不是有病,就是擁有更好的女人。可是,這個世界上能有幾個比沈傾城更出眾的女人呢?

羅非淡然一笑,問道:「我應該去?」

洛雲天被羅非問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這個……我會替你保密的。你就算是幫老哥一次吧。如果你去了,傾城賭場的合作權就好商量了。」

羅非聳聳肩:「又被你賣了……得,我幫你一把。」

和洛雲天商量好了之後,羅非轉過身,沖著沈傾城說道:「傾城,等我一會兒,我去洗個澡,換身衣服。」

「不用這麼麻煩,去我家吧!」沈傾城的眼神中充斥著神秘的色彩,似乎在引導羅非一樣。

羅非卻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