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六十五章 真的只是因為她叫李晶

第六十五章 真的只是因為她叫李晶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沈傾城的身體中散發出了一種傲人的香,這股味道是她身上那股淡雅的花香所無法掩蓋住的。

羅非微微嗅了片刻,臉上慢慢地露出了笑容:「很好聞的問道。」

沈傾城走到了羅非的面前,突然間大膽的躍然於他的雙腿之上,就連整個身子都貼上去了。

火熱、柔和,熱情之中,還帶著三分嬌媚,七分羞澀。

「還熱嗎?」沈傾城的兩片櫻唇湊在了羅非的耳邊,甜蜜的聲音越發**蝕骨。

羅非突然間抱住了她,朝著床上而去,一把將她扔在了從床上。

沈傾城柔軟的嬌軀在床上微微顫抖,那曼妙的曲線更加勾人心火。

羅非的雙手緊接著按住了沈傾城的手腕,悠然一笑道:「寶貝,怎麼發抖了?」

「哼,我、我才沒有呢!」沈傾城撅著小嘴,嬌嗔道。

「不,你一直都在抖,心裡在顫抖。」羅非說著說著就伸出了手,朝著她柳腰之上而去……終於,他的指尖和那曼妙雙巒擦肩而過,微微的捋了捋沈傾城那略微有些凌亂的髮絲。

沈傾城的眼神一直沒有離開羅非的這隻手,直到此時才微微喘了一口氣。

羅非卻慢慢的放開了沈傾城。他走地上撿起了那火紅的旗袍,扔在了床上,道:「穿上吧!」

沈傾城不由一愣:「羅非,你……」

「我跟你回你家,是為了給你一個面子。因為你畢竟是一幫之主。」羅非淡然道,「我不跟你睡覺,是因為你並不是心甘情願的,強扭的瓜怎麼會甜?」

沈傾城強裝著笑容,調侃道:「你怎麼知道?你分明就是在胡說。」

「本身就不是浪蕩的女人,卻把自己包裹成浪蕩的樣子。必然是情非得已。」

羅非的一針見血讓沈傾城整個人都驚呆了。

「不好意思,失陪了。」羅非轉身就要走出房間。然而,他的耳邊卻傳來了沈傾城的抽泣聲。

羅非停住了腳步。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問道:「有求於我,所以才會勾搭我,對吧?」

「是……我想,也只有你才能幫我了。」沈傾城裝不下去了,索性承認了。

「那如果今天贏得不是我,而是那個叫陳火的男人呢?」羅非笑問。

「我會殺了他。」沈傾城還是不假思索的說道,只是她的話語里竟折射出了一絲驚人的殺意。

「穿好衣服,跟我說說具體原因吧。」羅非沒有回過頭,「我不太喜歡和只穿著內衣的女人談正經事。」

沈傾城俏臉一紅,不由吐了吐舌頭,道:「羅非,你不上鉤,是不是我不夠好看?身材不夠好?還是說我不夠優秀?」

羅非托著腮幫道:「怎麼說呢?我的眼裡有比你更優秀的女人。」

「比我更優秀的?」沈傾城笑問,「難道是那三個陪你一起進賭場的女孩里的一個?」

「也許是全部。」羅非對沈傾城還算客氣。

「呵呵,你胃口還不小!」沈傾城輕哼道,「你們男人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不過話說回來,羅非啊!既然你以後有了三個這麼出眾的女人,幹嘛不願意接受我?你們男人不是一向都喜歡多多益善嗎?」

「上帝說,得有愛。」羅非笑道,「我對你沒有愛,當然不會喜歡你。」

沈傾城的臉瞬間變得一片滾燙,不由拍了一下,鬱悶的說道:「呵呵,羅非你真夠打臉的!你第一次讓我失去了作為一個優秀女人特有的驕傲。」

「優秀女人?」羅非嘆道,「你比起某人還差得遠。」

「你……」沈傾城剛要發怒,卻感覺這個話題十分好笑,最終還是忍住了心頭的怒氣和那一絲絲的妒意。女人很善變,本來沈傾城勾搭羅非就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可是她沒想到本來應該上鉤的羅非居然成了柳下惠,這讓她非常不爽。而更不爽的是,這傢伙不是因為自己無能才拒絕她,而是因為他有了更好的女人!這才是沈傾城最憤怒的地方。

……

幾分鐘後,沈傾城終於穿好了衣服。她從酒櫃里拿出了一瓶威士忌,倒了兩杯,還刻意加入了冰塊。

「說說吧。」羅非喝了一口酒後,攤手說道。

「因為我爸。」沈傾城言簡意賅,「雖然沒有任何證據,但是藍幫在我爸爸遇害這件事上有很大的嫌疑。所以,我今天才會出現。你贏了,我勾引你,以你為死士,去幫我幹掉藍天明。如果陳火贏了,我會讓他在去我家的半路上死個不明不白,然後再和藍幫宣戰。」

羅非晃了晃杯子,微微搖了搖頭:「第一種可能性還算用腦子,第二種可能性……說得好聽,那叫匹夫之勇。說難聽一點,那叫腦殘。」

沈傾城嘆了口氣,道:「那你讓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能怎樣?」

「連七八歲的小孩都知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句話,你怎麼就不懂呢?」羅非像是在用長者的口氣責備沈傾城。

「呵,你和葉老的口氣真像!可是你覺得我能忍得住?你知道嗎?我和我爸相依為命二十多年了。我媽在我三歲那年去世後,我爸爸是我最親密的人,沒有之一!」沈傾城說著說著有些激動了。

「呵呵,為什麼這麼相信我,什麼都願意跟我說?」羅非笑問。

「不知道,也許是因為半年前就知道有你這個人存在,當時就對你很有好感吧!」沈傾城說道,「我爸和洛先生的爸爸也有舊交。此外……女人的直覺吧!我覺得你做事很講道義,所以……如果你今天把我睡了,你肯定會對我負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