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六十六章 與陳火的會面

第六十六章 與陳火的會面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羅非進退兩難了。儘管懷裡的美女是他的兒時夥伴,感情上根深蒂固,但羅非不想傷害她。因為他給不了李晶任何她想要的東西。

李晶的入侵羞澀卻大膽,她那兩隻柔弱無骨的小手在羅非的胸前一陣撩撥。

羅非只感覺自己體內的熱血從未如此洶湧,身體的劇烈反應讓他已經有些無法堅持。他似乎不受控制一般的低下了頭,想要去觸碰那張俏臉上的唯一禁區。

李晶的小手不經意的觸碰到了羅非的左肩……就在這一刻,羅非突然間眉頭一皺……一股疼痛感突然襲來。

李晶定睛一看,頓時嚇得花容失色。她看到了羅非的左肩有一大片青紫,他顯然受了不輕的傷。

「這是怎麼回事?非哥,你怎麼弄的?」李晶嚇得一下子坐了起來。

羅非已經不能直視李晶了,現在的她完全可以用「一覽無遺」來形容了。這傷是羅非和陳火比武的時候被陳火踢的。

「晶晶,穿好衣服,幫我處理下傷口。」羅非終於鬆了一口氣,至少身上的傷口讓李晶轉移了注意力。

李晶的小臉已經紅透了,再也不敢撒嬌了。她拿出了羅非的醫藥箱,老老實實的幫他包紮起了傷口。

羅非感覺到了一陣陣的疼痛。雖然說陳火併沒有對他造成致命傷,但是這個比他年輕幾歲的男人的功夫的確非常出眾,而且人品也不錯。這也是羅非沒有對他痛下殺手的主要原因。

李晶幫羅非處理好傷口的時候,氣呼呼的看著他,顯然有興師問罪的架勢。

「昨晚我出去打了一場拳賽。」羅非沒有隱瞞李晶,「晶晶,這件事不要告訴甜甜和若心,別讓她們也跟著擔心了。」

「非哥,你這一次又是為了若心,對吧?」李晶問道。

「跟若心沒關係,是為了老洛。」羅非笑道。

「哥,我只是胸大,但不是無腦。」李晶輕哼道,「別以為什麼事情都能瞞得住我!」

「其實……」

李晶突然暴走了,伸出了小拳頭一個勁的捶羅非的胸口,恨恨的抱怨道:「我不管,你最偏心了!今天要是若心以身相許,你早就把她吃掉了!你對我不公平!」

羅非無奈的擋住了她的攻勢,苦笑道:「別說,小樣的身材還是蠻好的,感覺不輸給甜甜啊!」

「好啊!原來你對甜甜也圖謀不軌!就是對我沒感覺!我生氣了!我再也不要理你這個大壞蛋了!」李晶嘴巴上雖然這麼說,但她自己都很清楚,她這樣做只是為了掩飾剛才的尷尬。

非哥,其實我知道你對我好。我也知道你不想傷害我。所以你才會拒絕我的。可是你知道嗎?你這樣更讓我放不下你了。李晶在心中默默地嘆了口氣。

……

李晶考慮到羅非只睡了幾個小時的原因,讓他又好好的補了一覺。但是她自己卻不肯走了,而是抱著羅非也睡了。

而這一覺,羅非睡得很踏實。

羅非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到了早飯時間。此時他是被一個電話叫醒的。他拿起手機的時候,只聽見裡面傳來了林若心幽怨的聲音:「大賤人,你想餓死我嗎……」

李晶也被驚醒了,差點笑出聲。

羅非一陣唏噓:「我發現在我來到某人身邊後,某人的自理能力幾乎為零了。」

「哼!捨得用你是瞧得起你!你少不識抬舉!快滾出來帶本主公吃飯去!」林若心很拽的說道。

掛斷了電話,羅非沖著李晶無奈的攤攤手,道:「把你們都慣壞了!」

李晶的雙眼中寫滿了柔情,輕笑道:「非哥,我感覺你很像我們孤兒院的同伴,像小狼哥哥。」

「?!」羅非聽到這句話,心頭一陣猛跳,呵呵,臭丫頭,你知道的太多了!

……

羅非和林若心等人在酒店飯廳里吃過了早餐後,他感覺精神已經好多了。

林若心坐在他的身旁,雖然外形溫婉可人,但雷厲風行的總裁風格仍舊不改。她很熟練的在手機上點了一會兒後,說道:「我訂好了四張票,是今天下午3點的,如果之前咱們還有事,可以改到明天。」

羅非不假思索道:「我基本上沒什麼事了。」

羅非剛說完,手機卻在飯桌上震動起來。

「呵,所以有時候不能把話說得太死。」林若心笑道。

羅非拿起了手機,發現屏幕上是一個陌生的本地號碼。他接起了電話,謹慎的問道:「哪位找我?」

「羅非……大哥,是我,陳火。」

羅非聽到了聽筒里熟悉的聲音,不由淡淡一笑:「見面聊吧!不過最好是上午,我下午就要離開澳城了。」

「嗯,沒問題。」

「地點我定。」

「也沒問題。」陳火很痛快的答應了。

陳火會主動給羅非打來電話並不出乎羅非的意料。至於陳火是如何獲得羅非的聯繫方式的,羅非也不想多問,畢竟見了他的面一切都知道了。

於是,就在半個小時後,羅非和陳火在澳北區一個並不算起眼的茶館裡見了面。

澳城雖然是高度發達的繁華都市,但仍舊保留了一些原汁原味的舊時的感覺,像這種古香古色的茶館並不少。

一壺普洱茶,一盤白瓜子,兩個年輕人聊了起來。

「非哥,我不會……說客套話。」陳火頗有些尷尬的說道,「但我陳火不是不懂事的,我感謝你對我和師兄弟們手下留情。」

「呵呵,你怎麼知道是我?」羅非問道。

「因為我已經和洛先生化敵為友了。」陳火很直白的說道,「我以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