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六十七章 愛要不要!

第六十七章 愛要不要!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不到兩個小時的功夫,飛機已經在雲城機場降落。

「非哥,這個季節來雲城,什麼最好玩啊?」剛一下飛機,李晶就興奮的問道。

「好多地方都很好玩。版納、大理古城都可以去轉轉。不過我建議咱們可以去林區走走。」

「林區里好玩嗎?」林若心問道,「我以前沒去過林區的。」

「林區里挺好玩的。當然,不是來打獵,而是采松茸。」羅非道。

「對啊,我差點忘了,這裡是松茸的主產地!」林若心也興奮起來,「我要吃最新鮮的烤松茸!」

甘甜也是垂涎欲滴:「我還沒吃過呢!聽說很貴呢!」

「出口到霓虹國是很貴。如果在本地的林區里玩的話,摘到了算自己的,那就不用花錢了。」羅非說道,「不過,今晚先別想了,咱們今晚先找地方住下吧!」

……

當天晚上,羅非帶著三個美女住在了雲城偏向林區的一個酒店裡。酒店的規格檔次都不算高,但是住宿條件很好,住起來非常舒服。幾個人都美美的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覺睡醒,羅非幫三個美女準備好了所有進山需要的工具,隨後他們也換好了迷彩服,租了一輛越野車,一路開向了雲城林區。

半路上,三個美女撒了歡,不是唱歌就是胡鬧,讓羅非也有些小小的鬱悶:「一個女人等於250隻鴨子,三個女人……」

「哼,臭哥哥,你幹嘛?不耐煩嗎?」李晶雙手出擊,狠狠地掐住了他的脖子威脅道。

「呃,不敢,姑奶奶你還是鬆手吧,萬一出了事故我可不負責!」

「呸!你個烏鴉嘴大賤人!」甘甜照著他左肩捶了一拳。

羅非只感覺一陣疼痛,方向盤瞬間鬆開了。

甘甜嚇了一跳,連忙幫他扶住了方向盤。

羅非這才一把抓住。多虧前面沒有車,否則真容易出意外!

甘甜不由一愣:「非哥,你怎麼了?肩膀怎麼了?」

「沒事,一點事都沒有!」羅非矢口否認。

甘甜頓時不高興了,也不管羅非同意不同意,伸出雙手開始解羅非的衣扣了。她本來就坐在副駕駛位上,位置最好。

羅非因為要開車的原因,根本不敢鬆開方向盤,只能任由甘甜胡來了。

沒多久,甘甜就看到了羅非的左肩上的那一塊傷口。

「非哥,你到底怎麼弄的?」甘甜咬牙切齒道,「誰幹的?」

林若心也有些著急:「甜甜,怎麼回事啊?羅非受傷了嗎?」

羅非剛要把傷口遮擋起來,甘甜就厲聲道:「別動!我拍個照!」

說著,林若心用手機拍了一張照片給林若心和李晶看。

李晶當然知道原因,但為了配合羅非,也只能大呼小叫起來:「我的天!哥,你怎麼弄的?跟誰打架了嗎?」

林若心也吃驚不已:「怎麼都紫了啊!羅非,到底怎麼回事啊?」

羅非一時間語塞了,居然想不出一個借口來。

偏偏在這時候,甘甜一下子明白了,連忙問道:「非哥……是不是那天你去碼頭的時候跟毒販們打鬥的時候受傷了?」

羅非心中頓時鬆了口氣:這麼好的借口我怎麼都想不到呢?

想到這,羅非微微點頭:「是啊,那天不小心被槍托砸了一下。」

「你擦藥了沒有?」甘甜心疼極了,「都怪我!我怎麼也不問問你呢!」

「放心,我沒事。我已經擦過葯了。」羅非嘴上笑著,後背卻在冒汗,心道,不能讓這丫頭知道我去打黑市拳了,要不然非把我活剝了不可!

甘甜望著羅非,許久沒有說話。

這一路上,甘甜的情緒都不是特別好,似乎是被這件事影響了。

……

越野車很快開入了林區,在林區的休息區內停下來的時候。羅非擺手道:「若心,晶晶,你們先下去吧,我跟小甜甜聊聊人生的真諦。」

林若心抿嘴一笑:「不要藉機泡她,要不然我扁你!」

李晶連連點頭:「對哦!如果泡就連我一起泡了吧!」

羅非伸出了冰冷的拳頭,冷笑道:「又欠我非禮你們了?」

林若心和李晶嚇得轉身就跑。

羅非關上了車門,不由嘆道:「這倆小猴子啊!」

「非哥。」甘甜望著羅非,眼神中寫滿了感激,「今天下午一點多的時候,張隊給我打來了電話。」

「呃,都說什麼了?」羅非問道。

「周平和雷龍都認罪。」甘甜道,「盧漢陽也沒有跑掉。他被人扔在了刑警總隊門口。然後……」

「然後怎麼了?」

甘甜滿臉羞紅:「被人廢了,醫生說生育能力可能要受到很大影響。很長時間都不能接近女色了。」

羅非差點笑出聲。

甘甜撅著小嘴,一雙雪白的小手在羅非的大腿上狠狠捏了一把,道:「哼!大壞蛋,你笑出來啊!憋著幹嘛!肯定是你派人乾的!」

甘甜這番話其實只是猜測,但是換來的卻是羅非毫不遮掩的笑聲:「哈哈哈……好吧!我承認,是我找人做的。」

甘甜頓時面紅耳赤的問道:「為什麼這麼做?」

「省得他以後禍害廣大良家婦女。」羅非不假思索道,「還有,他曾經在萬麗酒店外買兇,要撞死我和若心。如果不是因為當時我把他也拽上車了,你現在就看不到我們了。我這算是報私仇吧!」

「你這傢伙怎麼這麼直接啊?你不怕我抓你?」甘甜沒好氣道。

「不怕。因為法理不外人情。」羅非一針見血道,「還有,你也是愛憎分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