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七十二章 不解風情的壞蛋!

第七十二章 不解風情的壞蛋!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那人已經把手伸進了腰間,不知道在掏什麼。他的目光狠厲,帶著一種讓人心神不安的感覺!

羅非距離甘甜足足有20多米,他剛下車的時候,那人已經從腰間掏出了一把手槍,對準了甘甜的後腦!

羅非的心瞬間跳到了嗓子眼,這是他完全想像不到的事情。這傢伙,難道瘋了嗎?

那人的目光冷漠的掃著甘甜,眼神中早已經失去了昔日對她的一切熱情,似乎把甘甜當做了自己的仇人!

他,終於把食指按在了扳機上!

「砰!」

「嗖!」

一聲槍響和一個奇怪的聲音幾乎是同時傳來!

下一秒,只見那男人目光驚愕的望著羅非,捂住了自己剛剛扣動扳機的右手,他右手的手背上已經是鮮血淋漓!

這一槍並沒有打中甘甜,卻也和甘甜擦肩而過,甘甜雪白的襯衣已經破了!

子彈打在了羅非那輛大眾車的玻璃上,玻璃瞬間龜裂!

甘甜的瞳孔都瞪圓了,機警的打了個滾。她猛然回頭,一眼看到了攻擊自己的人!

這一刻,甘甜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周斌?!」

周斌失手,一時間臉色驟變,連忙一個滾翻,要衝過去撿起自己的槍。而就在這一刻,一隻冷冰冰的手突然掐住了他的脖子!

周斌大驚失色,道:「羅非?」

羅非冷冷道:「你個畜生!」

周斌身後不遠處,有一盒沾染了獻血的鐵盒口香糖,那是羅非用來攻擊周斌的暗器。很慶幸,這一次攻擊又快又准,讓周斌的槍口偏移了不少。

周斌很高大,但卻仍舊被憤怒的羅非揪到了半空中。

刑警大隊里的刑警們聽到了槍聲,立刻沖了出來,很快把周斌等人團團圍住!

張隊長也快步走了出來,第一眼就掃到了羅非和周斌。這一刻,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絲失望:「周斌,是你開的槍?」

甘甜的眼眶裡已經籠上了一層水霧,聲音都有些哽咽了:「周斌,你怎麼這樣對待我?!」

周斌憤怒的瞪著甘甜,罵道:「你個臭婊子!要是沒有你,我也不會家破人亡!你知道嗎?我爸爸會被判死刑!死刑!我的前途已經被你和這個王八蛋毀了!」

周斌剛說完,羅非已經騰出一隻手,照著他的臉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啪!」的一聲,周斌的兩顆牙齒帶著血一起飛了出來!

羅非的憤怒更甚於周斌,他並不客氣,又一次揚起了手臂,朝著他的臉上拍了下去,這一次使出了十成力度!這一下如果打在周斌的臉上,非把他的腦袋打掉不可!

就在羅非這一巴掌即將落在周斌的臉上的時候,突然間有兩隻手伸出來,一起握住了羅非的手臂!

羅非側目一看,發現一人是張隊長,另一人則是甘甜。

甘甜的眼眶裡都是淚水,連連沖著他搖頭:「哥,他已經是罪犯了,我不想你防衛過當……也跟著他一起進去!」

因為憤怒,羅非的全身都在微微顫抖,他的怒火幾乎壓制不住,沖著甘甜吼道:「你知不知道我這是正當防衛,我就算打死他又怎麼樣?他差點要了你的命,你知道嗎?!」

「老弟!」張隊長雖然保持著冷靜,但眼眶也在微微顫抖,看得出,他的情緒也不太好,「老弟,冷靜點。你一向都是個冷靜的人!」

張隊長很有計謀,趁著羅非情緒分散的當口,立刻把周斌暫時解救出來,讓兩個刑警押著他走進了刑警大隊。而他本人則湊到了羅非的身邊,在他耳邊低聲道:「老弟,帶著甜甜好好過日子吧!她是個苦命的丫頭,應該有個好男人來疼她、愛她。」

張隊長也是甘林的老戰友,只不過他為人更加剛正不阿。由甘甜指揮破獲的91毒案之所以能大獲成功,就是因為羅非和他、林若心等利用自己的關係網和他取得了聯繫。而他也充分相信了羅非和林若心!

張隊長的話讓羅非慢慢地冷靜了下來。他沉默了片刻後,沖著張隊長恭恭敬敬的行禮,道:「謝謝您,張叔。」

張隊長望著甘甜,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絲不舍,他不由嘆了口氣道:「老實說,我真不想把她讓給你。你知道她是多好的苗子嗎?可是她的一句話感動了我,讓我利利索索的放人了。」

「呵,她說了什麼?」羅非問道。

「甜甜說,你曾經對她說過,不論她在社會的任何崗位上,都能為這個社會做出貢獻。」張隊長說完,沖著羅非敬了一個標準的警禮。

……

羅非和甘甜回到車上的時候,甘甜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突然間,甘甜笑了:「傻瓜!」

羅非沒有說話,只是伸出手狠狠地捏住了甘甜的小臉蛋。

甘甜笑著笑著,眼眶裡不由自主的凝聚了一層水霧:「非哥……我……我怕……真的好怕!」

羅非只感覺自己的心在流血。

其實說起來,甘甜之所以想當警察並不是因為甘林的原因。她最初的原因就是因為羅非!更確切的說,是為了童年時代被人販子拐騙走的羅非!然而,許多許多年,甘甜一直都過得很辛苦。特別是在養父去世這幾年裡,她一直活在了養父的死和羅非的離去的雙重陰影里無法自拔。但她始終還是這麼樂觀。

羅非忍不住了,他突然間捧住了甘甜的臉,不由分說把嘴湊了過去……

甘甜許久許久才醒過味來,拚命地掙紮起來,甚至忍不住捶打起了羅非的後背。

羅非卻近乎瘋狂了,剛才差一點就失去甘甜的那種苦